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一零章:伐神(三)

第一一零章:伐神(三)

    此时四周的风已经不大,大约还在四级左右,再也不复当初无数的龙卷垂地的壮观场面。

    连巨树绿如翡翠带着微弱光辉的树叶,也已变得暗淡无光。

    它的力量显然消散了大半。

    但陈守义不敢丝毫放松,他摸出一支箭,拉开弓弦,射向不远处那根隆起的树根。

    “崩”的一声,箭矢就被树根弹飞。

    只在上面留下一个大约两三厘米深的浅坑,连皮都没破。

    真是可怕的防御。

    陈守义又向前走了几步,连续射了几箭。

    见那树根一动不动,只是风又大了一些,他心中倒是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这颗大树拥有着活动能力,此时见这颗树根毫无动静,他心顿时放下了一小半。

    他小心翼翼的一步步朝前面走去。

    刻意的避开,那一根根隆起的巨大树根。

    随着接近,气息越来越压抑。好在他在记忆空间早就感受过数次,而且相比记忆空间中大树全盛时候,如今这种气息已经微弱了很多。

    他把目光看着唯一还在祈祷的蛮人。

    这是一个垂垂老朽的蛮人,皮肤皱皱巴巴,瘦的皮包骨头,浑身都已没几两肉了,**着后背,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根根肋骨。

    等陈守义走进。

    他若有所觉的颤颤巍巍站起来,浑身晃晃悠悠,一双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陈守义,有些渗人。

    陈守义警惕的微微退了一步,拉开弓弦。

    “邪恶的渎神者,族人的杀戮者,你会受到惩罚的……”

    话音未落。

    “崩!”的一声,弓弦发出一声轻响,下一刻一根箭矢瞬间插入他的额头,身体又被弓箭的动能带飞了一米多远,重重的摔倒在地,再无声息。

    他呼出一口气:

    “废话真多。”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一种清冽而又微弱的光辉,从树根密麻交错的地面升起。

    恍惚间有个微弱的人影,从尸体拉扯而起,他在尖叫着,恐惧着,似乎在怒骂,又似乎在求饶。

    有丝丝缕缕的物质,从他身上散逸而出,融入地面微弱的光辉,顷刻间,人影越来越淡,最终消散无踪。

    风忽然变大了,如果说原本有4级,现在变成4.5级

    与此同时,陈守义仿佛有种被整个世界排斥的感觉,恍惚间似乎有无数细弱蝇蚊的声音,在不停的对他唾骂诅咒。

    然而等他稍一凝神,这种声音又变得悄然无踪,恍若错觉一样。

    陈守义警惕的好一会,等半分钟后,风渐渐再次回落。

    他忽然发觉自己似乎有些警惕过度了。

    树类的神性生物,果然是最弱的。

    当然也不能说弱,若是以能级来评估强弱的话,这颗树已经相当恐怖,它引动了整个小岛范围内,整个数十平方公里,近两个小时的狂风,根本不能说弱。

    只能说,它的攻击方式真的很无力。

    看着它还在锲而不舍吹拂的风,陈守义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更保险一点。

    他退后数百米,重新在树林中坐下。

    摸出一块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

    近八个小时没进食,他肚子早已经饿得火烧火燎,他撕开包装,吹着绵软的轻风,慢慢咀嚼着。

    吃完后顿时感觉更饿了。

    可惜,他的大部分食物还留在船上,身上也就带来一包,只能先垫垫肚子,聊胜于无吧。

    ……

    他一边和贝壳女聊天,一边等待。

    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期间没有一个蛮人回来。

    感觉着四周的风已经弱到只剩下些许微风了,他终于不再等待了。

    他站身来,扔掉战弓。

    “等会可能很危险。你留在这里!”他转头对站在肩膀上的贝壳女说道,一脸严肃。

    “那巨人你快点回来。”

    贝壳女早已对前面那压抑的气息感到极度恐惧了,听到陈守义一说,顿时如获大赦,迅速的飞起来,很快就钻到远处一颗小树的树洞里。

    陈守义深吸一口气,随即便提着长剑,朝前面一步步走去。

    这真是一颗令人震撼的大树,它树干的直径大约在十**米粗,如果把它横倒在地,它也有六层楼这么高。

    相比于森林里其他大树树干上长满苔藓以及杂草,它树干则显得相当干净,没有一丝其他植物能在它身上生长,也没有任何一个虫子在它身上爬行。

    树皮沟沟壑壑,大的地方甚至能伸进一个人。

    人走在面前,显得无比渺小,让人心生震撼。

    陈守义停下脚步,看向前面的一根树根。

    他从没有考虑过,如何砍断这颗巨树,以这颗神性巨树的防御以及直径,若是用剑砍的话,砍个一年,估计也砍不断。

    他心中寄希望于的是体内的那个用世界树树心制成的知识之书,既然上次能吸收那颗种子,那这次应该也能吸收这颗大树……吧?

    是成是败,就看此一举了,如果没有效果,他也只能转身无奈离开了,再不打这颗树的主意。

    想罢,他深吸一口气,把手按下这根凸起的树根。

    谁知他手掌的皮肤,才刚一接触树根,他脑海就“轰”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隐约中似乎有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在他心灵中响起。

    也许是数秒,也许是数分钟,他神智终于慢慢清醒过来。

    而先前的那声尖叫声已经彻底无踪。

    这时他注意到接触树根右手处,有一股汹涌的热流正顺着手掌涌向身体,他心中不由闪过惊喜。

    “成了!果然是这样。”

    在这种热意中,他的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鲜活起来,色彩越来越丰富,听觉也渐渐变得喧嚣,鼻子变得更加敏锐,与此同时,自身的力量也在飞快壮大。

    可惜热流仅仅持续了十几秒钟,便从倾斜的洪水,变成了涓涓细流,又过了一分钟后,就彻底消失。

    他意犹未尽的站起身来,无数的气流,温顺在他身周萦绕。

    他感觉浑身都有些轻飘,仿佛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属性面板。

    力量:14.3

    敏捷:14.1

    体质:14.6

    智力:13.8.

    感知:11.5

    意志:12.6

    ……

    “咦!”

    陈守义忽然感觉奇怪,自己属性增长并不多,当初就算是一颗种子,他各项肉身属性,也增长了0.3到0.4点,而这么一颗神性大树,提升一项力量属性也就提升了0.9点。

    最弱的敏捷,则只提升了0.7点。

    一颗大树相比一颗种子,体积足足相距数亿甚至数十亿倍,不说提升到相同的比列,但各个属性增长个几点,总该正常吧?

    却没想到才提升这么点。

    不过看到自己掌控大气的能力,从微弱变成初级,他才稍稍有些安慰。

    ……

    事实上,他想的有些误差。

    无论哪个世界万物总是平衡的,强大者掠食一切,却繁衍艰难,弱小者被强大者所食,却子嗣旺盛。更何况这种强大的神性生物,基本是极难生育的。

    这一点连植物都不例外,它诞生的种子,与其说子嗣,还不说是它耗费小部分力量而凝聚的特殊分身,本来就是为了探查预感中的危险,只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蛮人族长身死,连种子也被陈守义吸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