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百零五章:生死战斗

第一百零五章:生死战斗

    随即,枪声便如炒豆般密集的响起。

    然而,所有人只感觉眼前一花,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它的踪迹。

    “快,在树上。”陈守义立刻出声提醒道,面色凝重。

    这个异世界的怪物速度快的惊人,要不是陈守义紧紧的盯着这个身影,恐怕都无法捕捉。

    等枪口朝向那颗大树,却发现它早已灵活的跳到另一颗树上。

    这个小区是个高档小区,绿化搞得不错,里面到处都是树木,绿荫缤纷,只见它不行的跳跃爬行,不过呼吸之间,它就已经逼近人群。

    它獠牙微露,一脸狰狞,死死的看向这里。

    很明显,它并不准备逃离,而是打算杀死这些攻击它的人。

    这时,一个特警不知是经验不足,还是太过紧张,突然扔出一颗震撼弹,落地后发出一声震撼的巨响和刺眼的亮光。

    陈守义眼睛都被闪了一下,耳朵嗡嗡直响。

    他脸色剧变,暗道不好。

    等视线能再次看清时,他已经失去了那怪异生物的身影。

    忽然“啊”的一声惨叫声骤然响起。

    陈守义猛地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蹲在墙上的狙击手,脖子已经撕掉大半,透过那渗人的伤口,甚至可以看到一根带血的脊椎。

    离尸体十几米外,一个模糊的身影正连跑带爬的,朝另一个特警迅疾冲去,而此刻那个特警,还根本没反应过来,随即,他锋利的爪子,如闪电般朝那特警一抓。

    胸口被瞬间撕裂,尸体被甩飞空中。

    趁着它身体微微停顿,陈守义立刻搭箭开弓,射出一箭,没想到却被它身体微微一偏,轻松避开。

    它头微微一偏,朝陈守义看了一眼。

    那怨毒的眼神,陈守义只感觉脊背一阵发寒。

    他知道自己也被盯上了。

    说起来话长,其实从第一声惨叫开始,到陈守义射出一箭,才仅仅过去了零点五秒,直到此时,特警们从终于反应过来。

    “在墙上,快射击。”

    随即,密集的枪声又再次响起,然而这根本没用,普通人的反应速度实在太慢了,而这怪物又极度狡猾,显然清楚枪械的作用,才刚把枪朝这里瞄准,它就已迅速跳下围墙,不知所踪。

    恐惧的气氛开始弥漫,每个人都呼吸沉重,面色肃穆,一些年轻特警,枪口都已经抖动。

    陈守义面色凝重。

    妈的,早知道就应该及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既然任务已经取消,还凑什么热闹?

    现在要走都不好意思走了。

    而且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倒地,他也做不出转头就走的决定。

    局长急的满头冷汗,如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口中喃喃自语。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要出大事了!”

    魏翔也一脸凝重,他拔出一把接近一米五的似剑似刀的巨型兵器,他缓缓靠近陈守义,沉声道:“箭射的不错,到时候我主攻,你来干扰。”

    陈守义闻言瞥了眼对方如小巨人一样的身躯,这种体型的武者力量显然极大,但敏捷却无疑会相对薄弱,紧紧的盯向前方,他心中有些怀疑的问道:“这是会死人的,可不是开玩笑,你行吗?”

    魏翔看了周围依然在战斗中的特警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但给你这种新晋武者一个忠告,有时候人是不能逃避的。生死间的战斗!武者不就是为这个而生吗?”

    陈守义听得不由肃然起敬,原本对方态度上的些许芥蒂,也消散一空,他自认为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些。

    这时,惨叫声又再次响起,一个蹲在角落的特警,直接被爪子撕开了头盖骨,扑通倒在地上。

    陈守义立刻又射出一箭,但依然射空,他的箭术相比于剑术实在差的太远,特别是对高速移动的物体,估计比大部分武者都不如。

    “老黄,让他们退后吧,这样下去徒增伤亡,让我来吧。”魏翔沉声说道。

    黄局长面色凝重点了点头,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能挡一时就挡一时,希望崔总顾早点过来,一旦让这个怪物逃离小区,无疑是场巨大灾难,到时候不知道会死伤多少人。

    想到这里,他立刻大声命令道:“退后,所有人都退后二十米。”

    听着黄局长的命令,除了几个远处的狙击手,所有附近的特警都迅速退后。

    而魏翔提着巨刃一步步走了进去。

    陈守义脸色严肃起来,立刻摸出一支箭拉开弓,准备进行掩护,虽然彼此之间都有些看着不爽,但面对异世界生物,他们都是同一阵营。

    才刚走到门口,一个身影一闪而出,猛地朝魏翔扑来。

    他早有准备,大吼一声,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巨刃朝那那飞扑过来的模糊身影猛地一劈,感觉巨刃空空荡荡,毫不受力,他不退反进,再次进步平斩,可惜依然斩了空。

    怪物倏忽了退后了几米,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不停的绕圈,下一刻又如幻影般飞扑而至。

    两人动作极快,只是交战了十几个回合,魏翔身上已经多出两处伤口,鲜血不停的伤口缓缓淌落,最严重的一道位于腹部的伤口,入肉深达一两厘米,差一点整个腹部都被剖开。

    “妈的!”

    他心直往下沉,结果心神刚一恍惚,他就已失去对方的踪影,刚感觉不妙,后脑就传来一阵凌厉的狂风。

    “完了!”

    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下一刻“轰”的一声,一支利箭从而后脑勺擦着飞过,头皮都有些发烫,耳朵嗡嗡炸响。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瞬间而至。

    “掩护我!”

    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就见两个人影已在远处战斗成一团。

    一人一怪战斗电光火石,战斗的余波,甚至使周围引发了狂风。

    他目瞪口呆,好在才愣了一瞬,很快他便回过神来。

    “草,新晋的武者现在都这么变态!”

    立刻快走几步,捡起陈守义丢下战弓,弓对他来说有些轻,不过此时再拿自己的弓,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他拿起几支箭,插在裤袋上。

    取出一支,拉弓瞄准,箭头不停的摆动,忽东忽西,忽上忽下,箭却迟迟无法射出。

    ……

    此时陈守义才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数十个回合下来,他的剑连对方的毫毛都没有碰到。

    它对危险极度敏感,反应能力也完全是他的两倍以上。

    速度迅疾,动作快如闪电,行云流水,没有任何折转滞凝。

    要不是它身材矮小,手上又没有武器,再加上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斗的技巧,一些都靠本能,光赤手空拳,恐怕连半秒都撑不过。

    但即便如此,陈守义也感觉自己就像随时都被被海浪掀翻的小舟岌岌可危,随时都会步入险境。

    冷汗一滴滴从脸上滑下,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就在这时魏翔瞄了半天,终于射出一箭。

    魏翔的箭术,比陈守义高了不知几何。

    特别是这怪物分心和陈守义战斗,感知到危险时,才只来得及避过胸膛要害,箭便已瞬间射入它的肩膀,下一刻,它敏捷的动作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个僵直。

    “好机会!”

    陈守义目光一凝,脚下猛地用力,一个跨步,越过六七米远,身体还在空中,剑已凌空一划,一道无形的气刃,一闪而逝。

    怪物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倏忽后退,突然动作一顿,站立原地。

    额头一道细细的血痕缓缓渗出,它身体晃了晃,下一刻,扑通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