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百零二章:效果

第一百零二章:效果

    陈守义心砰砰跳动起来。

    这可是神髓啊,虽然只是脊髓液,而且已经退化了不止一星半点,但也是神明的脊髓液。

    以后的自己智商,就基本靠它了。

    ……

    他把玻璃瓶放到一边,拿起一本小小的服用说明书,仔细看了一遍。

    发现服用也简单,直接用温水稀释口服即可。

    人体对这种物质有着极其惊人的吸收效果,只要一吞下,就会人体疯狂吸收。

    陈守义放下说明书,顿时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拿起热水瓶,倒了小半杯的开水。

    水是昨天烧的,到现在已只剩下五六十度了,但还是微微有些烫手,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耐心的等了几分钟,直到水杯感觉不到烫意,他才拿起这个装着神髓的小玻璃瓶。

    剥去表面的封蜡,然后捏住瓶塞轻轻一拔。

    随着“啵”一声闷响,下一刻一股难言的气息,从瓶子口弥漫开来。

    微微有些压抑。

    感觉就像夏日暴雨来临前的低气压,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令人不怎么舒服。

    但慢慢的,他心中就生出一种奇怪的饥饿感。

    他不久前才去自助餐吃过午饭,要说没吃饱,那是根本不可能。

    然而闻着这股气味,陈守义却越来越感觉饥饿,胃部都开始微微蠕动,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他不敢迟疑,立刻把神髓倒入水杯。

    液体略微有些粘稠,散发着微弱的辉光,随着气味扩散,心中的饥饿感顿时变得更强烈了,眼睛都有些发绿。

    好在他的理智还在,这种饥饿感足以控制。

    他用力的倒了倒瓶子里面剩下的液体,又小心的拿起水杯,把水灌入瓶口,反复冲刷了几次,直到没有一丝都没有浪费,他才放下玻璃瓶。

    他拿起杯子,微微迟疑了,一饮而尽。

    温润的液体,顺着喉咙迅速滑下,直到胃部。

    陈守义砸了咂嘴。

    味道怪怪的,好像也不怎么好喝。

    陈守义快走到床上,仰身躺下。

    本以为起作用的时间会很长,然而没想到才不过数秒,身体就瞬间就被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和愉悦感淹没

    头皮如过电般酥酥麻麻,全身上下无一不舒服。

    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数秒,就如突如其来一样,又迅速的消失了。

    等他回过神来,心中不禁有些怆然若失。

    这就结束了?

    才刚刚躺下啊!

    他继续躺了一会,发现身体再没感觉到什么异样,这才打开属性面板。

    智力直接提升了0.4点,达到13点,其余什么敏捷,力量,体质,倒是一点都没有增长。

    他看着心中欣喜的同时,又微微有些失望。

    这种物质等级极高,他能感觉到身体对这种物质,有种永无止境的渴求,不要说一管,就算五管六管,身体估计也无法满足。

    关键是,这个剂量对他而言实在太少了。

    好在智力能增长这么多,他已经满足了。

    他站起身来,准备测试一下自己的智力。

    他左右看了一眼。

    随即,拿起那本上午赠送的那本探索者生存手册,翻到第一页,第一章:

    “如何在异世界辨别方向”

    他以朗读的速度,看了第一页。

    然后迅速合上,闭眼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内容。

    半分钟后,他睁开眼睛,又拿起书和回忆对照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记忆离过目不忘,还差不少,但文章的内容却是大致不离。

    他把书放到一边:

    “可惜这实在太贵了,为了买神髓花了一百万后,存款就只剩下五十万了。看来要赚钱了。”

    他拿出那张‘异世界基本情报收集’短期速成班的听课证,看了一眼,上面没有写开课日期,显然随时都可以上课。

    “明天就去江南武道学院看看。”

    ……

    接着,他把贝壳女放了出来。

    “巨人,你在吃什么?”贝壳女不停的嗅着鼻子,眼睛左右右看。

    “没有!”

    “你骗人,你肯定在吃好东西,我已经闻到了。”她嗅着嗅着,就嗅到了水杯。

    下一刻,她就抱起这个比她身体还大了四五倍水杯,便对着嘴里倒去。

    真是好大的力气!

    玻璃杯里面还残留着几滴的水,她一点不剩的倒在嘴里,犹自不满足晃着水杯。

    没过一会,她便如醉酒般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陈守义吓得连忙接过水杯,从她手上夺了回来。

    “给我,这是我的。”贝壳女一边笑,一边撕扯着陈守义的衣角大声道,神智似乎都有些不清醒了,走路都开始打晃。

    “好像有点‘雅咜’花的味道。”她迷迷糊糊说道。

    ‘雅咜’花!

    陈守义听得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贝壳女口中,孕育出她的花吗。

    呃,后来又被她吃了。

    难道这种花,也有类似的效果?

    这可是神髓,虽然本质已经退化,但同样非比寻常。

    如果这种花有类似的效果,那恐怕绝不简单。

    而东宁背后的空间通道的那座荒岛能长出雅咜花这种东西,也恐怕不是普通的小岛那么简单,看来无论是不是完成探索任务,都必须再去一趟了。

    几秒后,等贝壳女清醒过来,陈守义立刻问道:“你刚才说,雅咜花也有这种味道?”

    贝壳女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用力摇了摇头。

    看着她一脸迷糊的样子,陈守义没好气道:“你的意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一点点。”贝壳女偏着脑袋,想了想说道:“雅咜花,是甜的,这个不好吃,雅咜花好吃,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那你刚才还喝着这么起劲。

    “你最聪明了,再想想,除去味道外,还有什么相同的?”陈守义循循善诱道,

    “这是感觉,说不出来?”贝壳女说道。

    “你再想想!”

    贝壳女又想了一阵,很快就不耐烦道:“我不想,我不想,我要看备齐!”

    真他妈的暴脾气。

    想想当初贝壳女多乖啊,自己说一,她就不敢说二,要是声音大一点,恶声恶气一点,她都要瑟瑟发抖,哪像现在,简直就是大爷。

    如今是一点都不怕他。

    见问不出来,陈守义也只能无奈放弃了。

    他打开电脑,给她点开动画片,然后捞起贝壳女,放到床上。

    迟早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