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九十五章:内部交易网

第九十五章:内部交易网

    河东市一家宾馆。

    陈守义在键盘上手指飞快的敲击完一行网址,然后按下回车。

    迅速跳出一个简洁的账户登陆页面。

    上面没有任何注册的选项。

    陈守义拿出武者证件,打开后扫了一眼,输入的自己武者编号,以及初始密码,一秒后,一个和普通网站没什么不同的网页顿时跳了出来。

    这是专属武者的内部交易网。

    在他注册武者的时候,便已同时注册了这个网址的账号,只是当初急着回家,到现在才得以登陆。

    网页只有两个板块,一个电子商务交易,一个是武者论坛。

    他先打开电子商务板块,发现里面又有三个分类。

    辅助药物、毒药、武器防具类。

    陈守义点开辅助药物的类别。

    里面东西并不多,总共也就一页,十几个种类。

    卖家大都是以某某实验室为后缀,比如价格最高的“神髓”和“神血”就来自京城超凡生物研究所,排名第三的“魂液”,则来自中海特种药物实验室。

    陈守义原以为这些东西会非常昂贵,但结果却比想象要便宜不少。

    其中“神髓”价格最高,也只有一百万,分量大约为二十毫升。

    一百万看着似乎已经很高,但任何一个武者的安家费,就可以轻松买上一份。

    早已闻名已久的“神血”,价格八十万,分量大约一百毫升。

    至于排名第三的“魂液”价格则只有六十万。

    但很快陈守义就发现,这些药物购买是有限制。就比如排名前三的药剂,每个武者最多只能购买三份,接下来就需要功勋值。

    陈守义想想也是,若是这个武者本身就是富豪的话,买个几十份,上百份都是轻轻松松。

    很明显,这些东西大夏国产量也不多,属于稀缺资源,若是转手倒卖,价格高个几倍甚至十几倍在正常不过。上面显然不会留下这个明显漏洞。

    接下来,他点开最为昂贵的神髓,小小的玻璃瓶内,一滴透明的液体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看商品介绍,陈守义发现,这并不是真的神明尸体的骨髓,只是脊髓液,效果看描述是能让极大的强化武者人体的反应能力,增强智力,并一定程度上的改善体质。

    陈守义神色一动,又看了一遍。

    其他效果,他倒是不在意,他二次优化的炼体三十六式,都能进行提升,唯有智力,是他炼体三十六式唯一锻炼不到的地方。

    要不是知识之书让他身体蜕化了一次,他的智力还只有可怜的十点左右。

    他看的大为心动,

    只可惜,他现在所有的钱加上黄金,也只有大约五十万的样子,只能等安家费下来再说。

    他又点开排名第二的“神血”

    这是一种透明泛着微弱金黄色光辉的液体,原料来自神明的细胞液。

    介绍中效果为强化人的力量和体质,增强人体的自愈能力,有一定几率可以诞生超自然能力。

    至于“魂液”,相比于前两种的光辉绚烂,它就显得平凡多了,这是一种透明无色的液体,据介绍是来自一种特殊生物的大脑提取物,能极大的强大感知能力。

    除了这三种,其余的药物价格就低了好多,低的只有几百,高的最多几万。

    比如内壮脏腑外强肌肉的强化液,比如修习辅助的炼体油,主药多为异世界强大超凡生物以及多种珍贵药物提炼而成,一大瓶都只有三万左右。

    这个内部网上的商品,显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为了增强武者群体的力量。

    在页面的最后,陈守义还看到几种强效兴奋剂,这显然是在战场上拼命中使用的。

    ……

    接下来,陈守义好奇之下,又点开毒药类。

    他顿时有种打开眼界的感觉,有蛇毒之类的生物毒素,有氰化物这类矿物毒素,甚至还有密封在铅盒中的放射性毒素。大都是以克卖,甚至以毫克卖,只要抹在剑上或者箭头,几乎是中者顷刻毙命。

    不过陈守义注意到,许是因为这些东西相当危险,一些还有挥发性和放射性,所以购买也有严格限制,不仅需要大量的贡献值,并且还要有探索者的身份才有权限购买。

    武器杂物之类,倒是没什么好看的,大都是一些著名冷兵器公司的产品,当然这里的折扣很高,比外面的冷兵器商务网站普遍便宜五六成。

    ……

    陈守义没有任何购买,就关掉了网页。

    他现在还住在宾馆,还没有固定的住所,到时候等快递来了,他又换了住所,也麻烦。

    他这才打开公文包,把贝壳女放了出来。

    随即他就感受她身上湿哒哒的,凑了鼻子闻了闻,顿时眉头微皱,质问道:

    “你尿床了?”

    贝壳女生气的别过头,用力的扭了扭身体,陈守义见状连忙拿起剪刀剪开绑着手脚的绳子,接着又撕开她口中的胶布。

    没想到她脾气比陈守义还大,站起来气呼呼道:

    “谁叫你把握关起来了,我不撒这里,撒哪里?”

    你把尿撒在公文包,这还有理了?

    “你就不能忍一会?”

    “忍不了,你再关我这么久,我以后还要撒,我还要拉屎,臭死你。”贝壳女哼了一声,气鼓鼓道,这几天她脾气是一天比一天暴躁,每天都要发泄一阵。

    陈守义手指颤抖的指了指贝壳女,一股邪火蹭蹭的往上窜,被气得够呛:

    “哼,本来还想给你看备齐的,现在看来不用了。”

    话音刚落,先前还怒气冲天的贝壳女,眼睛猛地睁大,表情定格。

    她看了看又变得陌生的环境,又看了看还在发光的电脑。心中惊愕欣喜后悔接连闪过,脸上阴晴不定。

    过了良久她扭扭捏捏道:

    “这……这个,我只是忍不住嘛。”

    “你刚才还说要拉屎?”

    贝壳女拼命摇头,大声道:“不拉!”

    “你还要拉尿?”

    贝壳女继续摇头:“不拉!”

    “那还发不发脾气?”

    “不发了!”随即眼珠一转,又道:“只要你给我看备齐,我就不发了。”

    陈守义指着贝壳女,被气笑了,他一把抓起贝壳女。

    贝壳女立刻尖叫:“#@#的巨人,放开我,我要看备齐!”

    “去洗澡,你都臭死了。”

    “不要洗澡,我讨厌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