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九十一章:物是人非

第九十一章:物是人非

    这时远处有一辆军车飞速驶来。

    一个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声响。

    二三十名士兵迅速的从车上跳落下来,有的持枪警戒,有的迅速的查看倒在血泊上的士兵,不少人枪口都纷纷瞄向持剑站立的陈守义。

    好在误会很快就解除。

    为首的军官看着那么尸体神色悲痛,但还是振作精神,和陈守义用力的握了握手:“非常感谢您的援手。”

    “遇到这种事情,我想每个人都不会束手旁观,不过这次我和家人一起来的东宁市,希望你们能保密。”陈守义说道,毕竟邪教还没彻底清除,若是暴露身份,很可能会迎来报复。

    ……

    陈守义回到公交车。

    车内极其安静,所有人看向陈守义时都面色敬畏,目光躲闪。

    武者离普通人遥远而又陌生,仿佛就像是天边的人物。

    面对这种能轻易剥夺人性命的强者,没人能感觉到轻松。更何况不久前,他们还亲眼目睹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陈守义坐回位置,陈母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可不受丝毫影响,儿子再厉害,那也是她儿子,还能反了天了?

    好在似乎被车内安静的气氛影响,她最后也没有说什么?

    然而好景不长,半小时后,车终于靠站。

    ……

    “啪!”

    “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耐了啊?”

    陈守义后脑勺一疼,缩了缩脖子。

    “这么危险的事情,也往前冲,不要命了。”陈母气不打一处来。

    她可没这么高的觉悟,对她而言,儿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

    “其实,也算不上危险。”陈守义试图辩解了一句,结果后脑勺又被挨了个巴掌。

    陈星月在一旁幸灾乐祸。

    “好了,好了!他已经武者了,不是小孩了,也不是普通人,相信他心中也是有分寸的。”陈大伟劝了一句。

    “分寸的屁,我看就是傻,怎么生了这么个傻儿子。”

    “先别说了,很多人都看着呢!”

    ……

    东宁市到处都是警察和士兵,戒备森严,但人心还算稳定,两旁的店铺大部分都在开业,行人也不少。

    众人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一家离家较远的宾馆。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再精神大条的人也已养成了基本的警惕心,毕竟现在邪#教势力还没彻底清除,谁也无法保证,还有没有人关注这里。

    办好宾馆入住手续后,陈守义回自己的房间放下行李。

    他拉开窗户检查了周围,这里处于闹市区,前面的街道上有数名军警在来回巡逻。

    这里应该比较安全。

    他看了看时间,还只有早上九点,离中饭还早。

    他敲开父母的房门,找了个借口拿着公文包便溜出宾馆。

    ……

    走在路上,经过一座小学。

    看到操场上,正上着体育课的小学生。

    陈守义忽然恍然,原来东宁已经是复课了。

    他心中不由波澜起伏,他连忙拦了辆出租车。

    “去哪里?”司机问道。

    “五中!”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陈守义一眼,说道:“迟到了?”

    “赶时间!”陈守义不耐的说道。

    “马上!”司机笑了下,很快就开了。

    看向窗外的景物迅速的褪去,他心砰砰的直跳。

    十几分钟后,陈守义递过一张百元大钞,便打开车门。

    “还要找你钱?”

    “不用了!”

    陈守义快步朝校门走去。

    校门原本的电拉门已经拆掉了,取而代之是一扇巨大的铁门,两边站着四个保安。

    这段时间里,学校显然也加强了安保。

    当然那扇大铁门是用来供校职人员通行车辆的,学生都是在小铁门中经过。

    “大爷,开一下门!”陈守义敲了敲保安室。

    保安室的门卫仔细的看了看陈守义,迟疑的问道:“你找谁?”

    这少年看着年轻,却气场强大,隐隐间给人一种压力感,让他有些判断不出这到底是学生,还是校外人员:

    “我是高三七班陈守义。”

    门卫一脸狐疑的带上老花镜,拿过名册开始翻找,却发现真在高三七班找到这个名字。

    陈守义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本学生名册自他休学后就没换过,否则他只好从墙外翻进去了。

    看到对方是学生后,门卫态度就变了,气势也上来了:

    “你看看时间,都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你过来登记一下。”

    陈守义无奈,只好签上名。

    重新走进校园,他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学校还是那个学校,他已不是以前的他了。

    他快步走到七班的走廊,透过窗户,朝里面扫了一眼,却根本没看到张晓月身影,他以为漏过了,又一个个的看过来……

    此时还是上课时间,陈守义经过高三七班的窗户,班主任曹丽丽正在讲台上,口沫横飞。

    “这个的月考,你们看看考得都是什么成绩?

    我们七班都快垫底了!

    我教书教了六年了,带应届班也带了三届。

    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了。”

    这时看到有人频频看向窗外,挤眉弄眼,曹丽丽心火就控制不住嘭的往上窜:

    “孙鑫,窗外有什么这么好看的,你站起来给我们说说看……你上次月考就是班级最后一名,这次倒没有再退步,成绩稳定……”

    孙鑫早已经是死猪不怕烫,大声说道:“报告老师,是陈守义在影响我!”

    曹丽丽打开门,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少年:

    “陈守义!”

    虽然没看到张晓月心中有些乱,但陈守义还是挤出一丝笑容道:“曹老师好!”

    曹丽丽惊讶道:“真是你,你今天回来是办理复课手续吗?”

    “不是,我就过来看看同学!”陈守义说道。

    随即又道:“另外,我已经考出武者学徒证书了。”

    他没有说出武者证书,这毕竟太惊世骇俗了。

    但即便如此,曹丽丽也惊讶的张了张嘴,全班同学都有些沸腾。

    “先不把打扰您上课了,等下课后,我再来!”

    陈守义心情沉闷的一步步走到楼下,在花坛沿边坐下,默默发呆。

    张晓月不会出事了吧?

    他越想越是不安。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声终于响起。

    陈守义快步走到班级,顿时就被一大群人围住。

    “你变化好大,我都认不出你了!”

    “陈守义你真的通过武者考核了?”

    “真羡慕终于解放了。”

    好不容易应付热情的同学,陈守义一把扯过孙鑫,来到走廊,问道:“怎么没看到班长啊?”

    “靠,怎么一开口就问起班长,你们不会有一腿吧,果然有异性就没人性!”

    “快说!”

    见陈守义连忙难看,他心中莫名感觉到一股压力,连忙道:

    “她转学了,她父亲工作调动,到其他地方上学去了。”

    “她有说去哪里吗?”陈守义连忙问道。

    “她人都没来,我怎么知道,是班主任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