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八十八章:回家

第八十八章:回家

    车里一阵骚动,报到名字的面露喜色,没报道名字的则一脸后悔失落。

    十八个人通过了十二个,三分之二的人通过考核。

    相比于武者学徒测试,亦或是武者体能考核,这个比例无疑极高。

    武者实战考核,考得更多的是临战的心态,以及战斗的意志,技艺之类反而只是其次,只要不畏战,并且表现的不是太差劲,一般就能通过。

    陈守义一直以为自己会很淡定。

    但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还是感觉心神一阵波澜,涌现出一种兴奋之意。

    武者!

    自己真的成为一名武者了。

    ……

    回到武道考核中心。

    没通过人一脸失意的离开。

    剩余的十二人接下来宣誓、领证。

    但并没有结束。

    七天后,还有一个面向的武者见面会,到时候就会确认所有武者的意向。

    ……

    陈守义拿着证件和陆伟峰走回宾馆。

    “我准备回家一趟。”陈守义说道。

    “我也是!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怎么也要嘚瑟一下。”陆伟峰面色兴奋的说道。

    陈守义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是人之常情,他何尝不是。

    他打开房门,检查了下公文包里的贝壳女,拿过背包,在宾馆退好房,接下来便直奔高铁站。

    ……

    平丘市长门镇。

    “你哥也是,这一去都七天了,音讯也无,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以前还有手机能打打电话,现在连电话都不好打了。”陈母拿着拖把一边拖着地,一边唠叨道。

    旁边的陈星月在阳台收着衣服,闻言道:“妈,你放心吧,我哥的实力,肯定能过的。”

    “我倒是不担心他考核过不过,只是现在治安可不太好,这一去都过去这么久了……”

    “你就是瞎担心!”陈大伟拿着报纸,抬头看了她眼,冷哼了一声道:“你儿子都有武者的实力了,还担心这个。”

    没看到儿子现在杀人都杀鸡一样,有几个不长眼敢惹他,真是妇人之见。

    “我说几句怎么了?啊!我发现你最近脾气见涨啊?是不是最近我太好说话了!”陈母把拖把一放,怒道:“看看看,你每天看报纸能看出花来,你过来拖地!”

    “我说什么了?拖地就拖地,多了不起似得,每天菜还是我烧的呢。”陈大伟肚子的肥肉颤了颤,放下报纸,无奈的站起来道。

    “菜还是我买的呢?”

    这时,房门敲响了。

    陈母立刻过去开门。

    来的是房东太太,手上拿着一盆桑葚,脸上笑道:“呦,家里这么热闹啊!”

    “唉,我家那口子是越来越懒了,工作也不去找,就整天待在家里,你说气不气人,看他最近又胖了一圈。”陈母假意抱怨道。

    陈大伟拿着拖把呵呵笑道:“见笑了,快进来坐。”

    “像陈大哥那样顾家才好呢,现在工作也不好找,急不来的,今天买的桑葚有些多了,你们也尝尝。”

    “太客气了!”

    “上次我女儿能通过考核,还是你儿子帮的忙呢,对了你儿子去河东还没回来吗?”

    “唉,刚才还在提呢,这臭小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都去了这么多天了。”

    “对了,我还问,你儿子在河东去干什么呢?”

    就在这时!

    “爸、妈,我回来了!”

    一个兴奋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身影走进客厅:“阿姨,你也在啊?”

    陈星月一看陈守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哥,回来了,通过了没?”

    “当然通过了”陈守义笑道,说着拿出一本证件。

    陈大伟也顾不得拖地了,扔掉扫把,快步走了过来。

    但哪有陈母眼疾手快,一把抢过:“我来看看!”

    证件一看就做工细致,打开一下,上面就盖着江南省武道分局印章。

    照片名字都准确无误,这确实是儿子的证书!

    “真的,真的考出来的。”陈母激动的声音都微微发抖,眼睛都有些微微湿润!

    这些天,她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又有多少次在半夜辗转反侧,就连走在外面看到警察都心惊肉跳,生怕被人注意,而今天总算乌云散去,重见光明了。

    他们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

    “快,给我看看!”陈大伟急切的说道。

    “急什么?我还没看完呢。”陈母扭过身体,掩饰的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会,才总算轮到陈大伟。

    陈大伟打开,笑着连声道:“好好好!真是有出息了!”

    “爸,你看了够久了,轮到我看了!”陈星月迫不及待道。

    房东太太看着一家的悲喜剧,过了良久,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个是什么证书啊?”

    “武者证书,我哥现在是武者了!”陈星月骄傲的说道。

    自出事后,她的性格一下子就沉静了很多,很少再笑过,但此时此刻她终于露出笑容。

    房东太太眼睛微微睁大,上上下下打量着陈守义,满脸不敢置信:“这真是……这真是……你真是武者了?”

    ……

    房东太太很快走了,走时还一头晕晕乎乎。

    足足过了良久,众人激动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对了,儿子,吃过饭了没?”陈母突然想起来,问道。

    “妈,别弄了,在火车站里我就吃过了!”陈守义连忙说道,感觉着父母脸上喜悦轻松的笑容,他心中感觉由衷的满足。

    “爸妈,有件事情想跟你们商量一下,就是以后的分配安置问题?”

    “这东西我们也不懂,自己决定就好了。”陈母说道。

    陈大伟也点头说道:“你什么想法?”

    “现在平丘还是东宁,都还在停电中,治安也不太好,我是这么想的,一起搬到河东市或者宁州去,到时候生活和安全都有保障。”

    “那就去河东。”陈大伟干脆利落道,继续回东宁,总感觉让人没找落,更何况那里的邪#教还没扑灭呢,既然离开东宁,所幸找一个远一点的地方。

    经历这么多事,一家人早已没有故土难离的想法,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

    只是陈母有些担心道:

    “可是河东市房价这么高,听说都要三万多一平,家的借贷出去的钱都还不知道能收回多少,现在手上的存款也就二十几万,到时候房子怎么办?”

    “是啊,要是老房子能卖掉,倒是勉强够了?”

    三万已经是老黄历了,现在都五万多一平了,陈守义心中暗道。

    “爸、妈,放心吧,到时候会有一笔安家费的,应该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