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八十四章:拉拢

第八十四章:拉拢

    算了,不过只是一只“灵”

    陈守义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起木剑和公文包,再次出门。

    还是去练剑好,免得贝壳女又看一整天动画片,至少到晚上,他是不准备把她放出来了。

    没过多久,他来到那栋鬼屋。

    期间老妇人听到动静又来了一次,在门口站了一会,又提醒了一句,很快就走了。

    陈守义也没有管她,直到练到傍晚,他才重新返回宾馆。

    ……

    时间一连过去了五天。

    这几天陈守义日子过的规律而又简单,有时也会和陆伟峰出去吃个饭,或者去酒吧放松一下。

    至于魏程浩五天前返家后,就变得音讯全无,至今还未返回。

    这段时间,他的力量、感知以及意志,都再次增加了0。

    力量和感知增加,还有些理解,但意志增加就有些莫名其妙,他猜测估计是这几天每天待在那栋鬼屋练剑,渐渐克服对鬼屋残留恐惧所带来的。

    可惜练了五天的剑,剑术却只进步一点。

    达到(熟练9)

    ……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正在刷牙时,听到门口敲门声。

    陈守义咬着牙刷,打开一条门缝看了一眼。

    来的人陆伟峰,看着他一脸精神亢奋的样子,陈守义不由无语道:“用不着这么早吧?等我几分钟!”

    还没等他说话,他就立刻关上门!

    陆伟峰要不是本能的退后了一步,差点都被撞到鼻子了,顿时没好气道:

    “我说你里面又没女人,干嘛关的这么紧!咦,你竟然一大早,就在看小猪佩奇。”

    “你管得着吗,我爱看什么就看什么。”陈守义咬着牙刷冷哼道。没有理他,相处的久了,就会发现陆伟峰虽然长着一张粗豪大汉脸,性格却有些逗比。

    当然也可能在他面前故意为之。

    陈守义走到卫生间继续刷牙,洗漱完毕后,他就不顾贝壳女拼命的反抗挣扎,重新绑好,塞进公文包。

    然后打开门说道:“走吧!”

    ……

    武者俱乐部,位于市中心日月湖边上的一栋庄园别墅。

    占地不小,却也算不上大。

    比起一些富豪俱乐部,这里显得就有些寒酸。

    才刚准备进门口,就被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卫拦住了:“不好意思,这里恕不接待外客!”

    “两位,我们是来武者考核的!”陆伟峰笑着说道。

    “请问两位贵姓。”其中一名警卫问道。

    “陈守义!”

    “陆伟峰!”

    “两位请进!”

    警卫立刻放行。

    “好严啊!”陈守义感叹道:“门口竟还有警卫。”

    “这些人可能就是真的士兵,武者一向和军方合作紧密,要不是我们现在也算是准武者了,根本就进不来。”

    走进别墅,里面已经有三人了。

    这么早时间,显然是没有武者会过来,看来都是参加这次实战考核的人员。

    “我刚才说的那个变态来了,这是那个年轻的。”其中一人看见陈守义,便低声对另两人说道。

    那两人顿时隐蔽的朝陈守义看了一眼。

    虽然他说话相当小声,但以陈守义的五感还是听得分明。

    他装作没听到,一边打量别墅的陈设,一边和陆伟峰走了进去,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很快两名漂亮的服务员,就送上茶水。

    陆伟峰很自来熟的就和这三人聊上天了:“这位看着有些熟悉,应该在上次见过,你们两个有些陌生啊?”

    “我们体能测试是十月份考得,你们是十一月份。”其中一个剃着光头的男子,咧嘴说道。

    “怪不得,原来是两期合成一期了。”

    “这个看通过初试的人数,人数多的话,很快就能考核实战,少的话,有的等了,我们就等了大半个月了。”光头男一边说道,眼睛却频频的瞥向陈守义。

    被这么一个大老爷们,不时的小心翼翼的瞥上一眼,陈守义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光头大汉,问道:“干嘛一直看我!”

    “没……没有!”光头连忙道,微微有些紧张,好在开口后,话就顺畅了:“我听说过你,所以有些好奇。”

    “有什么好好奇的?”陈守义没好气道。

    “是!”光头立刻服服帖帖的说道。

    陈守义无语,这到底是这光头太胆小,还是自己的威名竟已经这么大了。

    ……

    随着时间渐渐逼近,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抵达。

    这次过来的依然三个武道公证员。

    不过除了那个公证处处长还在,另两人却换了。

    其中一个公证员打开里面其中其中一间房间,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冷兵器,说道:“每人挑好武器,然后出发,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河东市郊区的0233号通道。”

    ……

    大巴车上,陈守义抱着一把合金剑,闭目养神。

    这时坐在前座的公证处处长,突然转过问道:

    “你叫陈守义吧,考核过后,有什么想法?有要去的地方吗?”

    所有人顿时转过头来,一脸羡慕。

    这简直是**裸的拉拢啊,相当于已经是内定了。

    陈守义心思敏捷,很快就心领神会的说道:“估计回家乡东宁市吧!”

    “东宁市,不是我说坏话,东宁市是能开出的条件绝对不会有河东市好,河东市的武者津贴和安家费水平,都是全省最高的,而且东宁市现在情况可不怎么好,现在都已经戒严了吧。”

    “条件再好也买不起房啊!”陈守义一针见血。

    公证处处长听得面色不由一窒。

    这个确实是个问题,自停电后,周边的人都涌入河东市,房价发生暴涨,而且还在持续增长,完全是看不到头,以前的三百万的武者安家费还可以买套一百平的房子,现在也就买个五六十平了。

    他想了想,语气隐晦道:“确实,不过我们一向对人才都是高度重视的,有些事是可以特事特办的嘛,比如我们监察处,就会提供一笔额外的安置费。”

    “冒昧问一句,你们不是江南省武道公证处的吗?怎么变成监察处了。”陈守义疑惑问道。

    公证处处长笑了笑:“我们部门全名是江南省武道公证及风纪监察处,武道公证只是其中一项工作,主要负责的还是后者,处理并抓捕一些武者犯罪案件,权力可是很大的。”

    另外两名公证员面面相觑。

    这还是他们那一脸威严,不苟言笑的老大吗?

    为了拉拢这个少年,连脸都不要了。

    处长自然想不到他的两个手下正在暗地腹诽。

    一方面他是起了爱才之心,另一方面也是准备结个善缘。

    以对方十七岁就已经有接近资深武者身体素质,这种人只要不中途意外死亡,成为一名大武者,几乎是铁板钉钉,而大武者整个江南省才几个,包括他在内,总共也就十五个。

    虽然他也是大武者,但不要看他面相只有三十多岁,实则已五十多岁了,这些年他身体素质已有下滑的迹象,已经需要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