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八十一章:搜查

第八十一章:搜查

    “年轻人就是听不进劝啊,出了事就来不及,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老人说了一句,便颤颤巍巍的准备走。

    这时陈守义注意到她先前对方话中“这些年”的字样。

    不由心中一动,叫住老人,问道:

    “阿婆等等,我想问一下,这栋房子闹鬼多久了?”

    “你问这些干什么?十来年吧,年纪大了,都快有些记不清了,也是一件旧事了……”

    听着老人叨叨絮絮的说了半天,陈守义才总算了解大概。

    说起来这是一个子女都在国外,色心不死的老鳏夫和小保姆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最终小保姆不堪受辱,上吊自杀了。

    因为害怕暴露,尸体被这个老头藏在了地下室里,每天都装作正常生活,直到有一天,他再没有出来。

    后来这栋房子又换了数任主人,因为价格一次比一次便宜,总是不会缺少不信邪的买者,然而住在这里的人,无一例外,每次都是先身体迅速变得虚弱,接着缠绵病榻,然后莫名的死亡。

    渐渐的这里就变得彻底的荒废,再没有人进来了。

    老人说完后又再劝了一句,便走了。

    陈守义站在原地,心中暗暗琢磨。

    十来年,这时间可真够长的。

    在异世界神秘力场入侵前,这个世界有没有鬼?陈守义不敢完全否决,但大致是没有的,也没有任何手段证明这世间有鬼。

    至少从小到大,他都没亲眼见过,也没有身边的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鬼故事倒是不少,但大多是胡编乱造,或者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而且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这么强大。

    毕竟在异世界力场入侵之前,地球终归是神秘不显的世界。

    但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这就有些古怪了。

    他不由若有所思。

    他回头看了那房子一眼,许是心理作祟,即便此时烈日当空,整栋房子他都感觉有些阴气森森。

    这时他心中一动,要不去搜查了一下?

    他倒没什么惧怕。

    一来,现在是白天。

    二来,从那老人的描述来看,这个鬼还没强大到能一照面就能杀死人的地步。

    更何况,他是武者,血气远比普通人强大,强大的生物的磁场,一些弱小的鬼魂,甚至都无法接近他的身侧。

    微微犹豫了下,他便拿起公文包,朝那扇破烂的大门走去。

    房子的门锁早就是腐朽脱落,倒是省的他暴力破开。

    他推开房门,伴随着吱呀的响声,一片灰尘混合着浓郁的霉味扑鼻而来,房间光线暗淡,地面积累一层厚厚的灰尘。

    窗户是一种老式的木窗,上面的玻璃已经破碎,框架也有些腐朽,一阵风吹来,木窗微微晃动嘎吱作响。

    客厅里的前堂挂着一幅半边倾倒的巨幅山水油画,客厅中也摆着不少红木的家具,陈守义经过一把椅子,随手抹去上面灰尘,发现这些家具竟大致还保存完好。

    这间房子荒废了那么久,里面陈设却似乎都没什么动过。

    显然当初的最后一任房主,估计是吓得直接搬走了,根本不想再要这些东西。而且这些晦气的东西,其他人也没人敢动。

    ……

    陈守义走了一圈,每层楼每个房间都进去查看了一遍。

    最后,他还试图去当初保姆死的地下室看看,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地下室的位置,他猜测应该早已经被封住了。

    没过多久,陈守义便退了出来。

    这里的阴寒之气,确实很重,犹如蒙着一层阴影,待在这里让人很不舒服,他本以为这里很可能有个空间通道存在,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陈守义自嘲的一笑!

    如果真有空间通道,恐怕早就被发现并控制了,哪还会留到现在?

    他走到院子,继续练了半小时的剑,便返回宾馆。

    ……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陈守义来到武道考核中心的武者考核处。

    里面已经有十几人在了。

    有的坐在一起三三两两的聊天,有的则坐在一旁面色沉默。

    见到陈守义进来,大多数的人都纷纷看来。

    “哈,这个比你年轻啊,我儿子都有这么大了。”

    “估计是随便报名玩玩吧,反正也没什么要求。”

    众人说了几句,很快就不在关注陈守义。

    “老刘,这次我看你肯定能过的。”

    “哈哈,你还不是一样,这几个月我经常在异世界训练室里看到你。”

    “那里锻炼效果确实好,可花费太大了,一天就要两千,这几个月,都花了我二十万了,要是再不过,我都要一头撞死了。”

    “僧多粥少,没办法,而且这是投资啊,你要是成为了武者,这点钱你也看不上眼了。”

    陈守义走过去,在旁边坐下。听了满是疑惑,刚想请教,便听附近一个青年就已经替他问道:“不好意思,你们说的异世界训练室是什么意思?”

    “你们那边没有吗,就在河东市的留东区,那里有个空间通道直接通往异世界的地下,前几年被市政府开辟成训练室了。”

    “还是你们本地人好啊,不仅有电,空间通道也不少,我们那里一个空间通道都没有。”青年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可不是好事,空间通道多,隐患也多,万一发生点什么,就危险了。”

    “话是这个理,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武者学徒来说,就很难提升了。”

    ……

    “听说了吗,宁州那边的东宁市又发生邪#教血祭事件了?”这时一个中年人突然提起一件事。

    陈守义面色一怔,连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几天,你是东宁市的人?”中年人看了陈守义一眼,问道。

    见陈守义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这次可真惨,死了一百多人,这次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有,听说东宁现在已经戒严了,正在进行全力搜查。”

    东宁的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

    陈守义听得心中沉重。

    除了他父母和妹妹都不在东宁,可以放心外。

    他认识的所有人几乎都在东宁市。

    他的大伯一家,他的同学,他的朋友,还有张晓晓,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