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八十章:老房子

第八十章:老房子

    “您需要茶、咖啡还是其他饮料。”

    “给我杯白开水,谢谢!”

    “不客气!”女服务员微笑了下,很快就递来水。

    他靠在沙发上,拿起杯子抿了一口,一边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一边心中感叹,考武者就是不一样。像先前去考学徒时,哪有这么好的待遇,一大早,你就去得去排队的报名。

    而现在,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完全就是vip待遇。

    坐了大约三分钟,先前那名工作人员就快步走过来了:“您好,手续已经办好了,你的体能考核将在明天早上十点,地点同样在这里,不知有没有问题?如果明天不行,那就只能约在半月后了。”

    “没问题!”陈守义点了点头说道。

    武者考核不像学徒考核,它分为两次考试,一次是体能考核,考得是各方面身体素质是否已经达标。当体能考核通过,便会进行实战考核,一般都会进入空间通道,完成一些特定的任务,根据任务的完成情况,进行考评。

    他接过身份证和学徒证书,随即走出大楼。

    头顶的阳光有些刺眼,透过睫毛散发着七彩的光晕,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陈守义脚步一顿,走进一家开在武道考核中心附近的冷兵器店。

    没有去看柜台内的那些在灯光下闪烁着森然光泽的真家伙,而是走到摆在门口货架上的练习用的木剑,挑挑拣拣。

    他每根都掂量了下分量,没过多久就挑到一把比较趁手。

    “这把练习剑多少钱?”

    “这是来自异世界的硬木制成,质地坚硬沉重,堪比钢铁,因此价格也比较高。”一名服务员介绍道。

    “多少钱?”

    “要一千二!”

    陈守义付完钱,走出冷兵器店。

    他手指摩挲的粗糙纹理的剑柄,在大街上漫步目的寻找,忽然发现找不到练剑的地方。

    大城市太喧嚣了,到处都是人,没有一个能让他清净的地方。

    而宾馆的房间又太小,要是放开手脚练习,以他能爆出音速的剑速,不说扰民,练完后赔的钱的都要一大把。

    他倒不是紧张明天的考核,没什么好紧张的。

    他现在的力量和敏捷都已达到13.3。

    力量如果用数据大致表示,已经有380公斤,远远超过武者标准线的300公斤。

    而对武者而言更难提升的敏捷,只会增加的更多,以他不久前杀死的那个黑衣人战斗时的反应速度进行比较,当初他的反应比他快了大约三成,而现在,则已经接近四成。

    再考虑到对方早已经是武者,敏捷肯定超过武者的标准,意味着他的神经反应速度,很可能比武者的标准线快五成左右。

    相当于高了整整一点。

    而神经反应速度,是最能体现战斗力的一种属性,

    对于生死一线的战斗而言,当反应速度差距到五成这种程度的时候,无论对方战斗经验有多么丰富,无论对方肌肉掌控多么精微自如,只需一个照面,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把他秒杀。

    他实际战斗力早已远远超越那些新嫩的武者。

    ……

    他想练剑,只是单纯的练剑。

    自失去了空间通道后,就一直躲躲藏藏,每天也就拿着剑在卧室里细细体会打磨肌肉的发力,让肌肉一点点的铭记各种发力的方式,形成本能。

    当然这种文火细熬的效果也不错,比如他的剑术就短时间内提升了三点。

    但煎药还要文武相济,练剑同样需要动静结合。

    所有的打磨,都是为了一瞬间的爆发炸裂。

    ……

    他找了许久,忽然找到的可以练剑的地方,这是一间位于一条小巷的老房子。

    房子看着很有年些头,大理石的墙壁都已爬满的爬山虎,门口锈迹斑斑的铁门上缠着几把同样是锈迹斑斑的大锁。

    透过铁门的缝隙,可以看到院子里杂草丛生,大门都烂成了破烂的木板,显然已经长时间无人居住。

    只是让陈守义有些疑惑的是,这栋闹市区的三楼小楼,怎么会荒废到这个样子,稍微装修一下,进行出租也是好大一笔收入。

    不过,这不关他的事。

    这里正好可以让他练剑。

    趁着左右无人,他轻轻一跳,便跃过围墙。

    长满长草的假山,已经干涸的水池,几座爬满青苔的动物雕塑,这些细节说明当初的主人显然是个富裕人家,当然就算现在,这栋房子,也是值好大一笔钱。

    不过这关他毛事。

    他把公文包放到角落,先练了一套炼体三十六式活动开身体,便立刻开始练剑。

    他闭上眼睛,以那黑衣人为假想敌。

    信手就刺出一击高速刺剑,继而轻盈一迈,瞬间跨越四五米远,持剑横斩。

    不行。

    太弱了。

    必须加强黑衣人的实力。

    ……

    四周开始狂风四起,一个人影在风中飞快的移动,时而刺出一个音爆,时而划过一道剑光,附近的杂草,四处倒伏,烟尘飞扬。

    一根垂下来的树枝,摇摇晃晃,下一刻就被剑光波及,瞬间就变得光秃秃的,树叶已经被劲风绞碎。

    “砰砰砰,有人在里面吗?”十几分钟后,陈守义突然听到一个老妇的声音。

    他立刻停了下来。

    “阿婆,什么事?”陈守义走到门口。

    老人已经岁数已经很大了,脸上已经长满沟壑,目光都有些浑浊,她直勾勾的盯着陈守义,嘶哑的嗓门说道:“你跑在这里面干什么?不要命了!”

    “阿婆,怎么了,我看这里比较清静,想练练剑,这里不能来吗?”

    “这是鬼屋啊,这些年里面都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人,你还跑来这里,你不要命了。”

    “阿婆,没事,我不怕鬼的。”陈守义笑了笑说道。心中不由了然,怪不得,这里总感觉有些凉飕飕的,有种阴森之意。

    不过在地球的鬼,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