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九章:报名

第七十九章:报名

    半小时,陈守义办好宾馆的入住手续,走进房间。

    他仰身躺在床上,久久不愿动弹。

    过了良久,他才起身打开公文包,把贝壳女放了出来。

    “巨人,你睡觉的地方又换了?”贝壳女第一时间就打量了房间的环境,随即就问出最想问的问题:“这里有备齐吗?”

    “没有!”

    “肯定有,你骗人。”贝壳女看着房间的电脑,比了下手势:“巨人,你要在这里按一下,备齐就回来了。”

    学的还挺快。

    唉,算了,人生苦短啊,想看就让她看吧,就算看到近视,他也不管了。

    他打开电脑,找到她最喜欢的动画片。

    于是世界一下子就清净下来。

    他重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下一刻,心神便已经投入到记忆空间。

    他再次回到火车上的那一幕。

    ……

    “这个世界正在变化,战争就要来了,愚蠢者将坠入地狱,明智者将获得辉煌。”

    青年带着神秘的微笑,仿佛在说着某种箴言。

    不久前,在这个场景下,陈守义还如坐针毡,寒毛倒竖,浑身冷汗淋漓。

    但此时此刻,在这个记忆空间,以另一个视角观看,他心中却异常的平静。

    这个世界再怎么真实,它依然是虚假的,也只是他的记忆。

    他的心神如幽灵般在记忆空间游荡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心中猛地投入进去。

    没有多少意外,才接触的刹那,脑海便“轰”的一声,他的心神就被弹飞出去,等清醒过来,他就感觉头昏脑胀,心神枯竭,几乎已经无法思考。

    就知道会这样!

    陈守义心中有些惆怅。

    上次那颗大树时就出现过这种情况,结果这次比上次还要干脆利落。

    他心神昏昏沉沉的浮在空中,渐渐的,他忽然感觉记忆空间有些微微抖动。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心神恍惚下的错觉,然而很快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这个世界确实在抖动,入眼之处,车厢内所有的陈设和人物都有些不自然的扭曲变形。

    感觉就像这个空间即将濒临崩溃似得。

    不会吧!

    陈守义被刚才冲击的有些迟钝的思维,终于有些反应过来。

    还没等他做出应对,他心中就忽然生出一种恐慌感。

    不安、焦躁、心悸、压抑。

    所有的异样似乎都在警示他。

    危险!危险!危险!

    隐隐约约中他似乎感应到有一道威严的视线,正透过无尽的空间,投射而来。

    不好!

    他吓得心神震动,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当机立断,立刻退出这个空间。

    离开前他下意识的瞥了那个神秘青年,却震惊的发现此时他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而又暗淡,再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他仿佛正逐渐从这个空间中消失。

    陈守义猛地睁开眼睛,眼中充斥着余悸。

    他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心脏还在剧烈跳动,手脚都感觉一阵冰冷。

    听着动画片蠢萌的对话声,又看了看旁边专心致志的贝壳女,足足过来良久,他心中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还好,一切都没事,这里也是地球。”

    “异世界的神明还没有强大到能跨越空间投射力量把他干掉的地步,要真这么强大,人类早已引颈就戮了。”

    “只是,不就是心神入驻了下他的身体吗?”

    “有必要这样敏感吗?”

    “有必要吗?”

    不过这次的意外,也给他彻底提了个醒。

    以前决不能再随意用心神进入那些可怕存在的身体了。

    不,以后决不能再倒霉的碰到这些存在了。

    太危险了。

    还好这里是地球,若是在异世界,他这样的行为,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据说一些真正的神明,都有一些神秘莫测的能力,只要有人提到祂真名,祂就有会所感应,并根据其强大程度,少者听到一两个字节,多着甚至一句完整的对话。

    很明显,记忆也可能携带着某种他所未知的力量,在他进驻这些存在的身体时,这些存在便会有所感应。

    更何况,这个记忆空间中的记忆,也远非单纯的记忆那么简单。

    知识之书似乎有种强大的分析补全的能力,甚至有些全知的味道,让虚浮的记忆变得真实丰满。

    这与其说是记忆,还不如说是一个封禁在记忆中的投影。

    “咦!”

    这时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竟已经想不起那神秘人的容貌了,甚至连他是否存在过,都渐渐有些不确定。

    “要不再去记忆空间看看!”他心中一动。

    陈守义心中犹豫了一会,终于咬了咬牙,

    这里是地球,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再逃回来。

    随即他再次进入记忆空间,又回到原来的场景。

    他震惊的发现,这个神秘人已经消失,取而代之则是一团模糊暗淡的虚影,而当初的自己则在对着那团模糊的阴影,自顾自的说话。

    这一幕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至于那阴影是什么样的,是人还是动物,表情如何,说了些什么话,陈守义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而且回想的时间长了,要不是逻辑上感觉矛盾,他都感觉当初自己看到确实只是一团阴影,对方也从没有说过什么话。

    ……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来到河东市武道考核中心。

    走进大楼,乘坐电梯,直到位于顶楼的武者考核报名处,相比武者学徒考核报名的冰冷刻板,这里就人性化多。

    里面就像一家会所,装修素雅明净,靠墙边上摆着一排真皮沙发,茶几上放着各色水果和糕点,里面甚至还有个小酒吧。

    陈守义走进大厅,一时间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好在很快一个年轻漂亮的工作人员,摇摆的纤细腰肢,走了过来。

    “这里武者考核报名处,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她特意提醒道。

    主要是对方太年轻了,衣着也是休闲打扮,看着就像一名高中生。

    “是这里就好,我是来报名的!”陈守义说道。

    她愣了一会,好在训练有素的职业素质,让她很快就收敛了心中的惊讶,脸上微笑道:

    “好的,请您把你身份证和武者学徒证件交给我,我们会帮您登记办理手续,您可以在这里稍稍休息一会。”

    既然过来报名,陈守义自然早已准备好了,他拿出证件和身份证,递了过去:“麻烦你了。”

    “不麻烦!”工作人员双手接过后,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又走了过来:“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您的学徒证书的发证日期好像是昨天?”

    “是啊,我昨天刚考出的,难道考武者有时间上间隔的要求吗?”陈守义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没有要求……只是……”工作人员不知该怎么委婉的给这个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解释。

    “哦,我明白了!”陈守义心中不由了然。

    唉,都是年轻惹的祸,总是在这方面吃亏,而且自从被知识之书改造过后,他就更脸嫩了。

    “你是觉得我自不量力吧!麻烦你帮我提了一下公文包。”

    她下意识的接过陈守义递来的公文包,本能的还想说些什么。

    随即她就看到少年身影模糊了一声,用弓步直刺的手法,猛地挥出一拳。

    下一刻空气就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狂风呼啸。

    她吓得连忙的闭上眼睛,等再次睁开眼睛,前面三四米外的茶几上面,已经一片狼藉,大量的水果糕点,已经撒了一地。

    “呃,这个需要赔吗?”少年脸色有些不好意思道。

    这该死的天生破坏欲,总是忍不住想要破坏些什么。

    “赔……不,不用!”

    “那就好,把公文包还我,对了,报名没问题了吧?”

    美女迷迷糊糊的把公文包递了过去,随即反正过来忙道:“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