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八章:问话

第七十八章:问话

    巨大的动静,让车厢内一片惊呼,四处飞溅的玻璃,撒了周围一地。

    “怎么回事,车窗怎么破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好大的声音,爆炸了吗,吓了我一跳!”

    先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没有一个人能看到。

    陈守义看着那神秘青年消失,终于松了口气,从车窗外缩回身体,瘫坐椅子,仿佛虚脱了一样,一动都不想动。

    后背有些凉飕飕的,显然被汗水浸透。

    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这次简直是死里逃生。

    这个神秘人,就像一头洪荒巨兽,给他的感觉的太可怕了。

    倒不是什么气势,而是那一种高高在上视万物如蝼蚁的神态,那一种遗世独立游戏红尘的姿态,普通的生命在他眼里,估计犹如肥皂泡一样脆弱。

    哪怕在这个超凡不显的地球,以他可怕的肉身实力。如果他放开杀戮,不要说这个车厢,就算整辆高铁,都将血流成河。

    ……

    陈守义的位置周围很快就围满了人,

    “车窗怎么破的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身材有些发福中年人问道。

    见有人问他,陈守义回过神来,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摇了摇头。

    “这就怪的,我看你刚才身体都伸在窗外,以为你看到了?”中年人心有余悸,刚才的声音太响,仿佛爆炸了一样,吓的差点心脏病发作。

    “是啊,你都坐在这里,怎么会没看到?”

    “不会是他砸的吧?”有人小声道。

    “这是防弹玻璃,他用什么东西砸?而且光砸的话,也不会一下子把整块玻璃都砸碎了。”

    人群在他附近议论纷纷,很快连其他车厢的人都跑了过来,一时间如无数的苍蝇一样,在陈守义耳边嗡嗡直响,听得他脑仁隐隐胀痛,心中生出一丝烦躁。

    而且破了一扇窗户后,风变得极大,吹的他眼睛都有些不舒服,他站起来拿过行李,准备换个位置:“麻烦让让!”

    说着他用力的挤开人群。

    “这不会是心虚吧!搞不好还真是他干的?”

    陈守义不由脚步一顿,神色冷了下来。转身循着声音看向那位说风凉话的带眼镜的青年: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请再说一遍!”

    他本就刚刚感觉死里逃生,正是情绪不稳,无比烦躁的时候,此时被人无端指责,心中顿时忍不住腾的生出一股邪火。

    陈守义长得身高马大,身体虽然看不出多强壮,但稍稍一动,胳膊就有纤细密集的肌肉显现,而那个眼镜男,则显得干干瘦瘦,身材单薄。

    光比身材,眼镜男气势就弱了三分,他没想到只是嘀咕了一声,就被人抓个正着,他目光躲闪,强自镇定道:“我……我说说怎么了,我还不能说话了。”

    “没人管你可不可以说话,但你他妈的没什么证据就空口白牙的污蔑我,我就要管了,车厢内就有监控,你说我心不心虚?”陈守义被气笑了。

    感觉人群或鄙夷或厌恶的目光,眼镜男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立刻便灰溜溜的走了。

    ……

    没过多久,就有两个乘警过来了:“不要意思,可能要耽误你们一点时间,有些情况我们想找你们了解一下,希望你们能配合。”

    陈守义干脆利落的拿过背包和公文包。

    “所有人都要去吗?”

    “在这节车厢的人,全部都要去,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警务室。

    一个乘警拿出播放着监控视频的笔记本,放在桌上:“大家看看,是否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

    “没见过,这里还坐着人吗?”

    “我也没印象,我还以为那里只坐着那少年一个人呢。”

    “我也没印象,警察同志,难道是这个砸的玻璃。”

    ……

    所有人一个个看过来,却都摇了摇头,所有人这才惊讶的发现,靠着破窗的位置,原来还坐有一个人,他们竟一直都没有察觉。

    特别是旁边的离神秘青年不过一米左右的那个中年人,更是仿佛见鬼了一样。

    “其他人可以回去了,你还要留一下,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其中一个乘警对陈守义说道。

    “没问题!”陈守义说道。

    他早有心理准备,见状也没有意外。

    “你是怎么发现他了?”一个乘警严肃问道。

    “当时他就坐在我座位号了!”陈守义说道。

    他有些怀疑,要不是这种情况,他可能也发现不了这个人。

    “我看你们几个有对话,你们当时说了什么?”

    ……

    半小时后,陈守义离开警务室,再次回到车厢。

    车厢内议论纷纷,一片嘈杂。

    陈守义选了个空位,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

    “列车前方到站的是河东高铁西站,在河东高铁西站下车的旅客,请您提前做好下车准备,列车将在河东高铁西站停车五分钟……”

    陈守义走出车站,迅速钻进一辆出租车:“师傅,武道考核中心。”

    车很快就开了。

    陈守义默默的看着窗外。

    高耸的大楼,密集的车流,脚步匆匆的行人。

    他看着这依然繁花如锦的河东市,自遇到神秘人后,心中笼罩的阴霾,不由冲散了一些。

    “师傅,这里什么时候通电的?”

    “你说通电啊,五天前就通电了,你不是这里人吧!你们还没有吗?”

    “还没有,我们那小地方,估计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司机顿时来了聊天的兴趣:

    “要我说,最好还是搬到大城市,你们那地方想要通电,再过半年都别想了,我一个在电网工作的哥们说起,现在国家电力供应已经极度紧张,连供应一二线城市都还不够,等要轮到小城市,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可是这里房子买不起啊!”陈守义附和道。

    “那倒也是,以前就够高的了,结果这电一来,最近河东的房价又疯长了一大截,好在以前拆迁,补偿了两套房子,要不然儿子结婚的房子都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