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七章:神秘人

第七十七章:神秘人

    两三小时的功夫,近千人的考核就已经彻底结束。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有一名女性考生在摔倒时,额头直接碰到石头,当场死亡。

    当满脸鲜血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相比于以前那种温情脉脉的考核,这次考核无疑显得血腥而又残酷。

    ……

    回去的时候,伤员最先上车离开,他们将不会再去武道考核中心,而是直接送去医院。

    坐在车上,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周雪忽然轻声说道:“听说,考核的时候是你帮我的。”

    “举手之劳。”陈守义耸了耸肩说道。

    “谢谢!”周雪说道,脸色微红,连忙偏过头掩饰。

    真是皮薄的小姑娘,估计这个谢字,心中已经酝酿了好久了。

    “谁让你是房东的女儿嘛,怎么也要关照一下!”陈守义说了一句,见她不怎么适应,便不再逗她,转而说起正事:“提前跟你说一下,等会回到宾馆后,我就不跟你一起回长门镇了。我要去一趟河东,替我爸妈报个平安。”

    “知道了!”周雪虽然心中有疑惑,却也没有问,她本就不是喜欢多问的人。

    “你知道怎么回去吧?”陈守义说道。

    “知道!”周雪面色冷了下来,说道。

    于是直接就把话题聊死了。

    ……

    大巴车很快就开到武道考核中心。

    接下来注册、领证、宣誓这些流程自是不提。

    原本陈守义担心的身份问题,结果证明只是虚惊一场。

    打量着这本小巧精致的证件,他终于感觉自己也是拥有政治权利的人了。

    要是在一个月前,要是能拿到这本证,他估计做梦都会笑醒。

    当然也只可能在做梦。

    那时候,他离武道学徒的距离,就如梦想和现实的差距那么遥远。

    但此时此刻,他却谈不上什么喜悦。

    很平淡。

    就像一个开黑车多年的老司机顺利的考到了驾照,一切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对于他而言,他现在追求的是武者证书了。

    一个武者学徒证书,他早已看不上眼里。

    和周雪回到宾馆,陈守义背起背包,又拿过公文包,拉开拉链检查了一下,见贝壳女睡的正香,便又重新拉好。

    出门后敲了敲对面的门:“我先走了。”

    “恩!”周雪在里面就应了一声。

    陈守义笑了笑,也没有在意,他已经有些习惯周雪较为冷的性格,更何况对一个小姑娘也没好在意的。

    ……

    他在宾馆服务台退了房,就打了个车,直奔高铁站。

    一个小时后,他便已经登上了去河东市的高铁。

    走到车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座位已经被人坐了,陈守义拿着票示意了下,说道:“对不起,这个座位是我的?”

    车厢很空,没有多少人,显然不会出现无座的情况,陈守义心中不由微微有些疑惑。

    “哦,对不起。”这个青年连忙站起来,坐在对面。

    感觉着口音有些怪,他不由多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对方早已看向窗外了。

    这是一个看着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皮肤细腻而又光滑,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容貌也并不怎么英俊,却出奇的有种奇特的魅力。

    他也没有过多打量,随即拿出一本通用语开始翻看起来。

    车渐渐开了。

    青年保持着这个动作,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才收回视线,看向陈守义:“打扰一下,你在看什么书?”

    如果忽略他有些古怪的口音的话,他声音竟带着一种磁性,听起来悦耳而又优雅。

    陈守义抬起头来,笑着说道:“通用语!”

    “通用语,这是什么语言?”青年似乎有些疑惑的问道。

    “异世界的语言。”陈守义并没感觉奇怪,毕竟学习通用语人的不多,只有武道学院或者一些专门研究机构,才会学习这种小众的语言。

    “异世界……”他嘴里低声念叨了一下:“不好意思,能给我看看吗?”

    陈守义也没有在意,递了过去。

    青年接过后,开始翻书,他翻的很快,一两秒间就翻过一页,感觉就像在儿戏,一两分钟后,他停了下来,还给陈守义:“很有趣!这是每个战士都必须学习的吗?”

    陈守义刚接过书,听到对方的问题,手不由微微一顿。

    然后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你应该不是大夏国人吧?在大夏国可不叫战士!”

    “你猜的没错,我来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至于为何能看出,因为这瞒不过我的眼睛,你比这里的普通人强多了。”青年微笑着说道,神态中带着一种强烈的自信。

    陈守义一愣,心中细细回味他说的最后一句,他的说法相当古怪,说的好像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

    这时他身体犹如一道闪电劈中,浑身都僵硬起来,背后忽的渗出一丝冷汗。

    “你有些紧张?”青年微笑着说道。

    他的神态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亲切温和,但此时此刻陈守义却清晰的感觉到,那笑容中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冷漠。

    “没有,应该是车厢温度打的太高了。”陈守义连忙掩饰道,心脏剧烈跳动!

    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清楚此时再紧张也无用,面对这种可怕的存在,他的生死只在他一念间。

    青年也没有继续揭破,以一种咏叹的语调叹息道:“这个世界精致而又脆弱,强大而又弱小。好在一切正在往好的变化,战争就要来了,愚蠢的将坠入地狱,智慧者将获得辉煌!”

    陈守义有心反驳,但最终还是没有张口,在一个随时能剥夺能你生命的强者面前,任何能激怒他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这时,乘务员走进车厢,身后还跟着几名乘警。

    “现在临时检票,请出示您的车票和身份证,如果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见谅。”

    车厢依次开始检票。

    陈守义心顿时提了起来,忍不住看了那神秘青年一眼,却发现他一脸若无其事,反而对他神秘的笑了下。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乘务员渐渐过来,陈守义从钱包里拿出车票和身份证,放在小桌前。

    没过多久,乘务员走过来拿起车票和身份证看了一眼:“请您随身放好。”

    陈守义慢慢收起身份证和车票,全身肌肉开始紧绷,心中已拉响警报。

    谁知那乘务员和几个乘警竟越过那神秘的青年直接走了过去,似乎在他们眼里,那青年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他又看向周围,发现其他附近的乘客对这一幕的异样,也毫无所觉。

    这是怎么回事?

    “很奇怪吗?”似乎看到陈守义的疑惑,青年微笑着说道:“用这个世界的语言,这只是一个简单心理暗示罢了,如果我不想让他们看到,那我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存在。

    “不过我也要走了,我已经预感到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这些讨厌的监控,以及那些烦人的追捕者。”他笑着说道。

    话音一落,随即伸出手对着车厢里的防弹玻璃,手模糊了一下,下一刻,狂风呼啸,玻璃瞬间炸裂,与此同时,陈守义就看到他身影一闪,人便已经彻底消失。

    他身体迅速探出窗户,眼睛看到的最后影像,是那个青年直接从高架桥一跃而下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