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六章:谨慎

第七十六章:谨慎

    陈守义一进入通道,身周一两米内无形的风顿时自动朝他流转。

    他敏锐的发现自己的控风的能力,似乎进步了不少,以往他只能控制些许的微风。

    而现在……

    呃,他也只能控制些许的微风。

    当然,进步还是有的。

    以前他能吹飞一只蚂蚁,而现在应该吹飞一只苍蝇了。

    这么一比较的话,他的进步完全是神速。

    ……

    “你没事吧!”身后的周雪突然问道。

    陈守义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了一会了,他连忙放下对空气的控制,踩着台阶而下。

    心中叹了口气,先前操纵了半天的风,身后的人竟一点都没察觉。

    ……

    这个空间通道,并没有贴着地面,而是距离地面还有半米,为了方便进出,这里人为的砌着一条台阶。

    他走下阶梯,向四周观望。

    他有些不确定这是不是一座小岛,除了左侧两三百米外,可以看到沙滩,其余的地方都山丘起伏,树木郁郁葱葱。如果真是岛,那这座岛恐怕大的惊人。

    “都过来拿武器,没找到合适的,就自己回去仓库拿。”监考老师大声说道。

    看着前面一步步小心行走的众多考生,陈守义也跟着人群慢慢前进。

    他不想装逼,这没什么意义。

    而且他身份可能还有些问题,与其弄得锋芒毕露被人关注,增加风险,还不如随大流平平稳稳的通过考核。

    兵器被放成一堆,都是上一批考生留下的。

    弓、刀、剑、枪五花八门。

    不像其他考生挑挑拣拣,陈守义随手拿起一把剑,一把弓和一个箭袋。

    在身上装备好后,就站在一旁。

    旁边的一个年轻的监考员,看了一眼陈守义,面色有些诧异的说道:

    “你身体素质不错啊!”

    “考官好,我力气一向比较大。”陈守义连忙说道。

    再怎么伪装,一些细节也是无法伪装的,比如他的动作就显得相当自然,完全没有三倍重力下行走的僵硬,又比如神态,也没有如普通考生那样如临大敌。

    一边正拿着剑挂在身上的周雪,听到监考管对陈守义的称赞,不由好奇的瞥了他一眼。

    这时忽然感觉,对方似乎有些不同了,他的皮肤变得更加白嫩隐带着光泽,就连眼神也变得更加幽深深邃,带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人还是这个人,五官还是这个五官。

    如果先前他看着还只是小帅,但现在却仿佛加了滤镜美颜一样,一下子清晰明亮起来,

    周雪面色浮现一丝微红,躲闪着移开目光,轻啐了一口。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

    其实,连陈守义都没有注意到,一进入异世界,苏醒的自然之愈的天赋能力,不仅让他的自愈能力堪称变态,也让他容貌发生细微的变化,让他变得更有魅力。

    “想要到我这里来的过来的集合。”刚才出声的年轻监考官说道。

    他身上同样全副武装。

    顿时陈守义和周雪等一群已经穿戴好装备的,都走了过去。

    “你、你、你、还有你,去其他考官那里,其余所有人都跟我走。”

    监考官点了下人数,把几个多出来的清理出去后,便带着队伍,朝海滩走去。

    “路上走路小心点,先前有不少人就是运气不好,跌了一跤,不得不退出了考核。这样就太冤了。”监考官好心提醒道。

    监考官是个看着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长得有些面善。

    许是觉得很好说话,不少自认为有些姿色的女性开始各施绝招:

    “大哥,到时候可要关照一下小妹。”

    这还是比较矜持的。

    “等会考完,晚上我请你咖啡啊。”

    这是比较大胆的。

    陈守义看的目瞪口呆。

    随即他就注意到走在的监考官似乎轻笑了下,然后回头严肃道:“这次我会记你们两人警告,下次再骚扰考官的话,这次考核就是零分,需要关照的时候,我自然会关照,但等我关照的时候,也是你们考核失败的时候。所以千万不要求我关照。”

    两个女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一阵尴尬,原本想要套近乎的考生,顿时也熄了这个念头。

    监考官继续说道:

    “提醒一下,海滩上鸟很多,这种鸟攻击性很强,不要走得太近,否则会引来群起攻击,一下子来太多的话,到时候我也可能保护不及。

    而且只要等我出手,考核就算失败。

    另外千万记住,出现这种情况,立马抱头蹲下,否则你的眼睛可能都会被啄掉。”

    原本漫不经心的陈守义,听得也有些认真起来,如果真遭到群鸟围攻,还真有些危险。

    没过多久,他就已经能看到一大群灰色的鸟在浅海中悠闲的踱步,偶尔鸟喙啄入海水中,翻起一片水花,似乎是在寻找着食物。

    这种鸟比鸽子还要大上一些,鸟喙粗短,前端带着微微的弯钩,显然利于撕咬。

    以异世界生物的力量,普通武者学徒要是被它啄上一下,估计难免皮开肉绽,撕开一块血肉。

    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一些考生呼吸都变得有些微微急促起来,脚步越发踟蹰。

    短短两百米多米的路,众人走了将近五分钟,离海滩上鸟群也越来越近,最近的一只已经只剩下大约五六十米。

    “好,就在这里停下来吧,现在每次分五人过去,你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超过时间考核就算失败,有谁胆子大一点。”

    陈守义迈出一步,很快又有三人大着胆子站出。

    周雪看了一下站出的陈守义,心中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先看看其他人怎么做再说。

    “还有一个,既然没有主动,那我就点名,就你了。”面对这种情况,监考官也是见怪不怪,直接点了他刚才出言警告的一个女人。

    那个美女脸色有些难看,但在这个异常严格的监考官面前,也不敢放肆。

    很快,五人就小心翼翼的朝前面走去。

    几只离得较近灰鸟,微微有些骚动,陈守义走的较快,看着最近的那只鸟,距离越来越近,就抽出一支箭矢搭弓拉满。

    弓太轻了。

    他皱了皱眉。

    他已经习惯了五百磅的重弓,再用这种三百磅的,显得不太习惯,也很难把握。

    他心中估算了这里的重力对箭轨的影响。

    为了保险起见,他又向前走了十几米,

    这时那只鸟,被陈守义惊动了,突然振翅跃起,凶猛的朝他迅速飞来。

    与此同时,陈守义也松开弓弦。

    鸟才飞起两米,就扑通落下,身体已经被一支利箭插中。

    “通过,可以回来了!”

    陈守义听到监考官的身影,就往回走。

    然后才走了几步,他就听到周雪喊声:“小心!”

    话音刚落,他的感知就已经感觉有模糊的东西靠近,他顿时也顾不上隐藏实力,瞬间拔出长剑,猛地回身一斩,犹如一道电光闪过,一只灰鸟,瞬间被分成两半,跌落在地。

    监考官缓缓松开已拉成弯月的长弓,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照道理,他早就应该在看到灰鸟袭击的时候,射出箭矢,只是他心中怀疑对方隐藏了实力,有意想要看看他的应对,没想到果然如此。

    回到队伍后。

    “真是太厉害啊,那一剑快的我都没看清。”

    “你后面长得眼睛吗,这都能斩中!”

    “现在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巧合,呵呵,我也没想到,竟然能斩中。”陈守义干笑道。

    妈的,太大意了,竟还吸引了一只鸟。

    ……

    没过多久,其他人也陆续回来,四个主动站出来都顺利通过了考核。

    毕竟能在第一轮主动站出来,本身就是对自身实力就有把握。

    唯有那个美女没有通过。

    在她一个箭射空,灰鸟愤怒的飞过来后,她就显得有些慌乱了,远远的就吓得直接蹲下身体双手护头,最后被监考官一箭射杀了那只灰鸟。

    监考官拿出笔记本,纪录下通过人姓名和身份证。

    然后又是第二轮。

    相比第一轮,第二轮就有些惨了,其中一人在躲避灰鸟的过程中,手忙脚乱摔了一跤,结果摔断的手骨,又有两人持剑乱砍,被灰鸟抓的头破血流。

    最终只有两人顺利通过考核。

    等第三轮后,周雪终于鼓起勇气上场了。

    她一边拿出一根箭矢,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等走了二三十十米后,她停了下来,拉弓射箭。

    然而,她还有太紧张了。

    结果一下子射的过远了。

    箭矢飞过那只灰鸟,直接射入灰鸟群中,一下子引来两只灰鸟。

    在射箭已经来不及了,周雪一把丢掉弓,她连忙拔出长剑,显然根本不想放弃。

    陈守义看的面色微变。

    看她僵硬的动作,显然是无法应对两只灰鸟了。

    如果放弃还好,大不了失败,要是强撑的话,脸上被抓上几下,恐怕就要毁容了。这对一名爱美的少女来说,不亚于毁掉她的人生。

    陈守义犹豫了一下,迅速开弓射箭,朝其中一只飞鸟射去。

    距离有些远,箭速也太慢了,没有射中。

    好在它被惊了一下,立刻就转移的仇恨,转而朝陈守义飞来。

    他动作没有一丝停顿,一箭射出后,又再次取箭搭弓射箭,两箭间隔时间不到零点三秒。

    “崩”的一声。

    那只灰鸟哀鸣一声,迅速笔直的坠落。

    被引开一只灰鸟后,周雪本来提着心也放了下来,看着那唯一接近的灰鸟,她敏锐的捕捉时机,猛地踏步刺出一剑,下一刻,灰鸟就她剑尖贯穿。

    旁边的监考官一边拉着战弓警戒四周,一边说道:“你小女朋友?”

    见周雪成功杀死一只灰鸟,陈守义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呃,不是,只是同来的。”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在作弊,是不予通过的。”监考官说道。

    “大哥,用不着这么严吧?”陈守义张了张嘴。

    “引来多少,就要自己杀掉多少!”

    “在异世界中谨慎是一种相当必要的素质,不谨慎的人,早就死了,不过算了,看在你小女朋友能杀掉一只的份上,给你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