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一章:打击

第七十一章:打击

    “8723号接警员为您服务。”

    “这里是长门镇派出所吗?”

    “是的,你有什么需要报案的吗?”

    “我刚从东宁市回来,在哪里发现了一个空间通道,位置在东宁市的东校街和宁安街十字路口附近的一栋烂尾楼的停车场内,希望你能及时提醒东宁市政府。”

    “信息已经记录。非常感谢您的义举,按照现有规定,公民发现隐蔽空间通道者,会由当地政府发放一笔奖励,请你现在或者明天到派出所来一趟,进行个人信息登记,一旦结果确认……”

    “喂!喂!你还在吗。”

    陈守义果断的挂断电话,听着发电机嗡嗡的噪音,从空无一人的话务中心快步出来。

    话务中心是自断电后为了方便民众拨打电话,而开设的便民设施,但只能拨打一些比如报警、医院、银行、政府机构等一些公共服务的电话,这里向来相当冷清。

    他走在街头,心中有些不甘,也有些轻松。

    仿佛卸掉了一副重担,他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背负压力了。

    他仰头看了一眼昏黄的太阳,叹了口气。

    该舍则舍,有舍有得!

    ……

    时间飞快流逝,一连平静了十天。

    他每天大都待在家里,努力的训练,这几天里,他的体质、感知和敏捷以及意志,又各自提升了零点一,而力量则提升了0.2点。

    所有属性已经变成。

    力量:13.3

    敏捷:13.3

    体质:13.9

    智力:12.6

    感知:11.3

    意志:12.1

    最高的依然是体质,敏捷和力量排在第二和第三。

    和十天前相比,一身的实力提升了三层不止,若是再和那个黑衣人战斗,陈守义相信只需两三个回合,他就能轻易把对方杀死。

    ……

    一大早,陈守义拿着报纸赶回家。

    “爸、妈,宁州的电力恢复了,而且报纸专门提了,两天后会有一场面对所有宁州辖区的武道学徒考核。”

    社会的形式在逐渐好转,根据今天报纸上的信息,不仅是宁州,全国所有的一二线城市,都已经陆续恢复电力,这意味着,只要一通过武者学徒考核,他就马上可以到省会河东市,进行武者考核了。

    一旦通过武者考核,他们一家就再也不用躲躲藏藏,担惊受怕了。

    “你的身份没问题吧?”陈母担心暴露问题。

    “妈,放心,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被通缉了,而且我们也总不能躲一辈子!”陈守义安慰道。

    陈母和陈大伟彼此看了一眼,心中沉重,最后还是陈大伟说道:

    “那就去吧,小心点,一见不对,就马上逃。”

    ……

    考核在两天后的早上,时间上比较紧张,陈守义也没有耽搁,回房简单的收拾了下行李,就准备去宁州。

    父母和陈星月三人一起送到院子门口:

    “哥,注意安全。”陈星月说道,以她哥武者的实力,她自然不担心是否能通过,只要身份不出问题,完全是毫无悬念。

    “放心吧,你们不用送了。对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到时候还要去一趟河东市参加武者考核,可能短时间内回不来。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小心点,特别是星月,平时少出门!”

    “哥,我知道了。”陈星月说道:“家里不用担心,有我呢。”

    “这几天天有点清冷了,晚上要盖好被子,不要感冒了。”陈母道。

    “知道了,妈!”

    其实以他现在的体质,就算想要他感冒都难。

    陈母还想再叮嘱几句,陈守义就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一会,房东太太和女儿就提着大包小包出来了,看到陈守义一行人,笑着问道:“哎呀,你们也要出门啊?”

    “是啊,儿子要去宁州一趟。”陈大伟笑呵呵道。

    “那真是太巧了,我女儿也要去宁州参加武道学徒考核,这样可以结个伴了,我本来还想陪她去,结果这妮子却非得要一个人去,真是太不省心了。”

    房东太太话是这么说,话里话外却带着一丝淡淡矜持。

    她自然有理由骄傲,不要说全镇就算全市,像她女儿年纪这么小就去考武道学徒又有几个?

    看着陈母忽然露出淡淡的笑意,陈守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唉,都一个样,当初我女儿考武道学徒的时候,也是不要我陪,结果闷声不响的就考出来了,倒害我紧张半天。现在儿子也要去考,我都没什么感觉了!”

    房东太太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了,微微张了张嘴,好半响才问道:“你女儿多大啊,这么小就通过了?”

    “都已经十五岁了,六月份生的,要不是已经保送了京城武道学院,我都想她好好考个大学。整天弄刀弄枪的,以后对象都不好找。”

    这年纪竟比她宝贝女儿还小五个月,房东太太顿时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却只能干笑的配合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京城武道学院可是数一数二的名校,多少人羡慕不来,如果能成为武者,你们就能享清福了。”

    “成为武者哪有这么容易,毕业后能在学校找到一份武道老师的工作,我就满足了。”

    她女儿面色微红瞥了眼在旁边面无表情的陈星月一眼,扯了扯她妈:“妈,别说了,我走了。”

    ……

    少女提着一只行李箱,板着脸,在街上快步走着,身后马尾辫一甩一甩的。

    陈守义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她上身穿着白色纯棉t恤,下面穿着深蓝色的褶子裙,白色长袜,脚下则是一双蓝白色运动鞋,看着清清爽爽又带着青春的活力。

    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公交车站,买好车票,坐在位置上等车。

    感觉着这么尴尬,也难受,毕竟还要一路同行,陈守义打破沉默道:“认识一下,我叫陈守义,你呢?”

    “周雪!”女生没有看他,声音清冷的说道。

    “还在读高一?”

    “恩!”

    “那跟我妹妹一样。”陈守义道。

    气氛立刻变得沉默。

    果然是个骄傲的少女,陈守义心中汗然。

    公交车很快就来了,周雪立刻起身过去排队上车。

    陈守义走进车后在她旁边坐下。

    “你能不能别坐在这里?”周雪冷声道。

    “我座位就在这里啊!”陈守义拿着车票示意了下。

    “这里空位这么多,随便哪里都可以坐吧!”

    “好吧。”陈守义感觉自己被嫌弃了,无奈道。

    他站了起来,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他悄悄打开公文包,看着眼正抱着她心爱的水晶球睡的正熟的贝壳女一眼。

    然后他调整座位,仰头躺下,开始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