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七十章:教授

    晚上。

    贝壳女如喝苦药般,舔了几口蜂蜜,抬起来看向附近的陈守义,闷闷不乐道:“巨人,什么时候去小岛啊?”

    这几天她实在是闷坏了,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公文包里睡觉,只有晚上才能出来透一下气。

    就算她再嗜睡,也睡不了这么长时间啊!

    一边陈守义把一遍炼体三十六式完整练完,感觉着全身的麻痒褪去,被一片酥麻取代,他轻呼一口气,敷衍道:

    “等过几天再说。”

    要是让贝壳女知道以后不去了,那还不得闹翻天。

    她的所有的宝藏还藏在那里呢!

    他继续练习,相比于神秘之力浓郁的异世界,在地球上锻炼的效果要差了不少,他决定每天多练习几遍,以数量弥补质量。

    只是现在的贝壳女可不好糊弄,一脸较真道:

    “一个日升日落,还是一一个日升日落,还是一一一个日升日落?”

    又练习了完一遍,陈守义喘着粗气道:

    “起码要十天!”

    天生拥有语言能力的异世界生物,就是有这种好处,即便陈守义说话方式和她不同,贝壳女依然能听得懂。

    贝壳女掰着手指,认真了数了好几遍,总算知道十是多大的数字,她无精打采的唉声叹气了下:“巨人,你就不能早一点过去吗?那里有有要的金灿灿的砂子,很多很多的。”

    咦,竟然还会诱惑了?

    陈守义听得差点维持不住心境,好不容易又一遍练完,说道:“最近不行,以后肯定会去的。”

    “#@#的巨人,你是个骗子!你这个#@%!你以前还说备齐去休息了,结果这么多的日升日落了,我也没见到。你还我宝石!你还我备齐!我要回小岛!”

    贝壳女终于发飙了,她站起来叉着腰,脚用力的跺着书桌,发出砰砰的响声,随即又看向难吃的蜂蜜,感觉真是受够了,一脚就把调羹踢飞。

    看着贝壳女大发脾气,陈守义连忙停了下来。

    这时他突然想起,前天新卧室时,抽屉里似乎放着一个小碗大小的水晶球,估计是上一任房主留下来。

    他连忙打开抽屉,拿出这颗水晶球,故意在贝壳女面前,抛上又抛下。

    只是一见,贝壳女眼睛猛地瞪大,紧紧盯着那颗水晶球,一眨不眨,随着水晶球上下移动。

    “现在能不能安静点?”陈守义问。

    贝壳女连忙拼命的点了点头。

    “这颗大宝石,能不能比得上你所有的宝石?”陈守义再问。

    贝壳女想了一会,又点了点头。

    不过这次点的就有些迟疑了。

    “那就不要再吵了!”陈守义大方的把水晶球往桌上一拍。

    陈守义本来以为,贝壳女会连忙扑过去,惊喜的笑出声来。

    然后完全没想到,等贝壳女一看清这颗水晶球,她就吓得尖叫一声,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缩在茶杯的背后,浑身都有些瑟瑟发抖。

    呃,怎么回事?

    他疑惑拿起水晶球,也没感觉有什么可怕的啊?

    不是挺漂亮的吗?

    里面还镶嵌了一个白雪公主,小女生不是最爱这种东西?

    等等……

    这时他看向里面的白雪公主。

    她不会以为,这里面是封印是像这样的生物吧!

    他看看里面的白雪公主,又看了看贝壳女,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失误了。

    “你别怕,里面这不是真的人,假的,都是假的。”陈守义看着根本不敢看自己的贝壳女,有些好笑的安慰道。

    “来,快出来吧,别躲了。”

    呼唤了好几次,或许是感觉没处可逃,贝壳女才怯生生的走了出来,双腿还在不停的打颤,再没有先前的那股乱打乱砸的疯劲了。

    “伟……伟大的巨人,我……我给你跳个舞吧?”她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

    看着贝壳女对自己畏之如虎又小意讨好的谦卑表情,陈守义好笑之余也不禁感觉有些心疼:

    “跳什么跳,我都说假的!假的!别怕!”

    “看我等会把它捏碎?”

    说着,他手用力一捏。

    水晶球轻易就碎裂了,这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水晶。

    外面是一层玻璃,里面是则是凝固的胶体。

    随着水晶球碎裂后,很快一个塑料制成白雪公主玩偶,就脱落下来。

    他从地上把这个玩偶捡起,然后放到贝壳女面前,示意道。

    “看看,这都是假的。”

    贝壳女双手紧紧的捂着眼睛,吓得怎么也不敢看。

    足足过了良久,她才手才缓缓张开一条指缝,透过指缝她小心翼翼的打量前面这个比她还小的多的玩偶。

    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生物。

    一看就有种虚假。

    她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放开捂着眼睛的手,长舒一口气。

    然后,她看向陈守义捏碎的水晶碎片,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的巨人,你……你陪我的宝石!”

    ……

    以一颗大水晶球为代价,他总算是安抚好了贝壳女。

    接着,他拿过扫把,清扫了下地上碎片,出门扔到客厅的垃圾桶。

    如果不扔掉的话,他都有些担心,晚上贝壳女会起来偷偷的捡。

    ……

    回来时,路过妹妹的卧室时,他听到里面传来呼呼的喘息声。

    这段时间,她几乎像疯魔一样,拼命的练武,神色也一天比一天冰冷,心中仿佛藏着浓浓的心事。

    显然那次的事件给她留下的阴影,到现在还没走出来。

    陈守义脚步一顿,犹豫了下,过去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开了:

    “哥,什么事?”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短袖t恤,浑身大汗淋漓,衣服都有些湿透了,隐现肉光。

    不过兄妹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跟你说件事情?”陈守义道。

    等陈星月让到一边,陈守义走了进去,相比她以前到处都是玩偶的卧室,这里无疑显得有点的简陋,看不出丝毫女生闺房的痕迹。

    感觉自从经历了上次那次事件后,她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在练什么?”陈守义很快收回打量的目光,问道。

    “炼体三十六式,我感觉自己实力太弱了,根本帮不上忙。”陈星月有些神色低落道。

    “其实也没人需要你帮忙,你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对了,上次我教你的‘入静炼己身’,你会了没?”

    “没有,我练了好多次,但真的控制不了潜意识,现在都在练原来的。”陈星月面色有些赧然道。

    “其实都一样,一个先难后易,一个先易后难,都差不多。我这里也有一套炼体三十六式,你练习的话,提升效果应该会好一点,你来看看。”

    说着,也不等陈星月疑惑。

    陈守义就从头到尾打了一遍。

    他教的是一次优化的版本,上手容易,动作在原来基础上增减不多,有原版炼体三十六式经验的人,很容易就能学会。

    而二次优化版就太难了,不仅身体备受折磨,还要保持清醒的入静,要不是优化后自带梦境中的记忆,而且他本身入静已经达到很深的火候,根本连练都练不了。

    与其像上次教的“入静炼己身”,妹妹完全无法练,还不如先教会比较简单的。

    他打了一遍后,就开始教第一式。

    “哥?”

    “先不要问,认真学,看我的第一式,这里动作有些变化,手臂要极力向后摆,摆到关节有触电的感觉为止。”

    陈星月只好放下疑惑,立刻跟着学。

    ……

    一个多小时后,陈守义离开房间时,回头告诫道:“这套动作是我根据自己的体会修改的,好好练,也不要跟别人说,记住千万保密。”

    “哥,我省得的。”陈星月用力的点了点头。

    如果是以前,她是打死也不相信她哥能修改炼体三十六式,但自从她哥表现出武者的实力后,她就开始有些盲信了。

    以武者对自身身体的了解和体会,修改一点炼体三十六式,不是理所当然吗?

    她也不想想真要这么简单就能修改,武道总局以及全球各国,也不会每隔几年才推出一个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