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八章:落脚(三)

第六十八章:落脚(三)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就陪着父母去寻找出租的房子。

    房子并不难找,在如今没电以及缺少订单的形势下,大部分工厂都已经关闭,不少外来打工者,也已经赶回家,因此待出租的房子并不少。

    “哎呀,大姐,这可真不能便宜了,要在以前,一千五都抢着人租,现在才一千二,已经便宜好多了。”房东是一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打扮得体中年妇人,斯斯文文,看着像是个文化人。

    不过讲价可无关斯文不斯文,这是每个中年妇女的天赋能力。

    “你也说那是以前,现在谁还来租房子呀,要是我们不租,你就只有空在这里,一千不能再多了。”当然陈母的讲价能力,也丝毫不弱道。

    “哎呀,这不是暂时的吗,还能一直停电不成,等电一来,房价就马上涨了。”

    “买卖看的都是市场价,可不看有没有升值能力,等电一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

    两个女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价还价。

    陈守义两兄妹以及陈大伟则是傻愣愣的站在旁边,根本插不上口。

    十几分钟后,最后还是陈母技高一筹,以一千每月顺利成交。

    房子是五层楼的自建房,四层往上是房东一家居住,第一层租给了另一户人家。

    其余二层和三层还空着,陈守义一家选的是第三层。

    为了专门出租,房东特意在房子外侧建了露天楼梯,倒是无需麻烦的从一楼通过。

    因为行李较少,搬家并没有花没多长时间。

    但接下来的采购却花了一整天,无论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还是各种生活用品,枕头被套,都需要重新购买,甚至就连入秋后的衣服,也要重新添置。

    晚上吃饭的时候。

    陈守义看着陈母愁眉不展的眉头,忍不住问道:“妈,没钱了吗?”

    “这都是大人的事,你就不用管了。”陈母下意识的说道,但说完就立刻感觉有些不妥。

    昨晚她翻来翻去一夜都睡不着,也不全是因为担惊受怕,大部分时间,反而一直在想儿子杀人后的那种若无其事,视人命与无物的态度。

    虽然儿子从小就帮着家里杀鸡杀鱼。

    但杀人终归是不同的,哪怕是她和她丈夫远远看的,都看的心慌意乱,提心吊胆。

    结果自己的儿子,事后却仿佛没事人似得,不仅一脸冷静的清理了现场,还把箭一根根的从尸体中拔了出来。

    她就感觉到儿子肯定不是第一次杀人了,不然根本不会表现的那么平静。

    既然能杀人,抢劫就更简单了。

    要是觉得家里没钱了,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去抢劫?

    她越想越不安,连忙道:“现钱短时间内还够,我就担心存款取出来,会不会有麻烦?”

    陈守义毫无所觉的说道。“暂时还是不要取了,以免泄露信息,如果没钱的话,我手上还有一些。”

    “你有多少?”陈母连忙问道。

    “将近一万吧!”这一万块还是他上次从银行取出来的,这几天一共也就花了几百块钱。

    陈母听得才松了口气,就听陈守义又接着道:“另外我还有几块黄金,如果卖了的话,也能卖个两三万吧。”

    他没敢多说,就怕吓着父母。

    事实上,这段时间他积攒的金砂已经两公斤多了,哪怕这些金砂的纯度只有八十多,在黑市也足可以卖个三十万左右,如果加上存款的话,他现在小小的也有五十万了。

    “黄金你哪里来的?”陈母立刻脸色严肃的说道:“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会有弓和剑的?”

    陈星月忍不住看向他哥,就想看看,他能编出什么理由。

    “呃,黄金其实是天然金,在溪边捡的。卖了点钱,就买了弓和剑。”陈守义一怔,连忙把早就想好的借口,大略的说了一遍。

    “花多少钱?”陈母将信将疑道。

    现在对于这个儿子的话,她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了。

    以前这个儿子还是很乖的,最听她的话,叫他往东不敢往西。

    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要不是出了这次的事情,谁能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还有这一面,估计昨晚监视他家的两个人,也并不是被他打晕了,而是被他杀死了。

    “十万多吧,都是二手的。”陈守义为了证明,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背包的小口袋,找了几块稍大的金块返回,放在桌上,发出哐当的响声:

    “当初发现了不少,现在就剩这点了。”

    “那你买剑和弓干什么?”

    陈母看了几颗黄金一眼,还待再问,被陈大伟出声打断道:“

    “别问了,守义啊,黄金你拿回去吧,你爸你妈还没老,足以养活这个家。

    你现在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秘密,我们也不多问了,而且你爸你妈都是普通人,也管不了了。但做人一定要遵守自己的底线,违法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陈守义听的心中动容,连忙点了点:“知道了,爸!”

    ……

    晚上卧室里,陈守义坐在椅子上,屏住呼吸,紧紧的盯着蜡烛。

    蜡烛微不可察轻轻晃动。

    “竟然还有微弱的力量存在,虽然几乎已经变得跟没有一样。”陈守义心中暗暗的想道。

    一到了地球后,他的属性面板关于“掌控大气”的天赋能力就已经消失。但他发现这种能力并没有完全消失,他还是能微弱的干扰空气的运行。

    只是由于能力实在太弱,导致属性面板上没有显示出来。

    过了一会,他拔出剑。

    他心中回忆着上次激发气劲的那种感觉,全神贯注,一点点的靠向火苗。

    当剑尖接近火苗时,火苗顿时剧烈的抖动,仿佛剑尖出有一股微风正在喷射而出。

    他停了下来,再次以同样的速度,一剑缓缓刺出,和第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心神放松。

    这一次火苗至始至终都没有多少抖动。

    “这是掌控大气的能力?还是一种其他未知力量?”他心中疑惑:“不过就刚才火苗的偏离程度,似乎远远超出自己操作大气的力量。”

    这时他心中一动,走出卧室,从厨房找来一盒豆腐。

    然后撕开包装,倒干水,切了一小块后,竖着放在书桌上。

    随即凝聚心神,用剑尖对准豆腐,再次一点点的刺出。

    他敏锐的注意到,当剑尖离豆腐不到三厘米时,豆腐表面开始微微颤动,当逼近到一厘米时,一条条细如发丝的豆腐细丝,不断的从表面掉落下来。

    陈守义立刻收回剑,对那块豆腐仔细的看了一会,面色惊讶。

    只见豆腐表面似乎被某种力量反复的割裂,出现一条长约三四厘米,厚不到半毫米的狭长缝隙。

    当他剑把豆腐竖着一片片的切开后,发现最深处竟有一厘米深。

    “莫非这就是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