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七章:落脚(二)

第六十七章:落脚(二)

    时间已经快到半夜十二点。

    皎洁的月光下,一家四人,快步的走着。

    远处的火已经越来越大,整辆车都被熊熊燃烧起来。

    好在这里属于农村,地处偏僻,又是深夜,丝毫没人注意。

    期间经过一条河流时,陈大伟把车牌果断的扔入河里。

    走了半小时后,一行人终于来到城镇,还没找到能住的地方,就被路上的巡警叫住了。

    “你们这么晚干什么?”一名巡警拿着昏暗的手电筒,扫来扫去。

    好在,路上早已对过口径,也有应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陈大伟强自镇定道:“车在路上抛锚了,准备找个住的地方暂时落个脚。”

    警察看着这几人大的大,小的小,每人都拿着行李,说的还是这边的口音,也没有怀疑,反而热心建议道:

    “现在这个点,住的地方可不好找啊,去小旅馆敲敲门,老板估计会开门吧!”

    “太谢谢了,那不打扰你了,我们先走了!”

    “恩,路上小心点,最近治安有些不太好,碰到坏人就大喊,我们一般都在附近巡逻。”警察说了一句。

    几人虚惊一场,迅速的离开这里。

    陈守义总算发现,一向在家里强势的陈母,其实完全是外强中干,面对这种场面,刚才她完全是懵了,表情僵硬。

    还好陈父有颗大心脏。

    要不然就只有他出面了,不过他终归不是成年人,容易引来怀疑。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

    接下来,一行人连续找了好几家旅馆,总算敲开了一家。

    旅馆的老板是个老头,他点上蜡烛,拉开窗帘张望了四人一眼,这才打开门,一边抱怨道:“这么晚,还过来睡!要几个房间?”

    “三间吧!”陈大伟道。

    “共一百二,还要交一百押金,对了,蜡烛要另外付钱?你们要几根?”

    “三根吧,打火机再给我两个。”陈大伟道。

    “你给我三百三,蜡烛最近涨价了。要开水的话在这里拿,厕所在走廊里,这根蜡烛你们也拿走吧。”

    自始至终,老头都没提身份证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

    40元一晚的旅馆,自然就不用想着有多好了,或有多卫生。

    不过,对陈守义这一家来说,此刻只要有能个睡觉的地方,就已足够满足了,哪还会奢求太多。

    陈星月房间。

    陈母拉着陈星月的手有些不放心道:“不要想太多,早点睡,事情已经过去了。”

    “是啊,等稳定下来,我们家就再开个饭店,到时候,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陈大伟说道。

    陈星月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有些湿润道:“爸妈,还有哥,我没事了,你们也早点睡。”

    陈母和陈父又说了几句,就起身走了。

    陈守义也回到自己房间。

    他仰身躺在有些异味的床上,微微叹了口气。

    就在一天前,他还在考虑,如何彻底的解决空间通道的隐患,清缴蛮人所有的独木舟,一天后他就被迫躲在另一座城市的一个不知名小镇落脚。

    人生从来不会以你规划的路线前进。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无根的浮萍,稍稍一阵微风或者波澜,就让他四处飘荡,无处可依。

    归根结底,他还是因为没有什么社会影响力。

    他空有武者的实力,却没有武者相应的社会地位,他说的话一文不值,若是他是注册的武者,邪#教#徒还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对付他家?更用不着如此躲躲闪闪,生怕暴露。

    害怕暴露的应该是那些邪教徒才对,而不是反过来!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憋屈。

    可惜,他不仅不是注册的武者,连武者学徒都不是。

    甚至从年龄上,他还是个没什么政治权利的未成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武者学徒考核。”

    倒不是陈守义不想直接考武者,而是只有通过武者学徒,才能有考武者的资格,而且武者也不是东宁或者平丘这样的小城市能考的,他必须去江南省武道分局去考。

    ……

    这时,他终于想起了贝壳女。

    从今天下午开始,他都没检查过贝壳女有没有受伤。

    他立刻拿过公文包,拉开拉链,却发现她睡的正熟。

    他从里面捞出贝壳女,解开绑带,撕开脸上的胶布。

    “#¥#的巨人,你吵醒我了。”贝壳女被惊醒了,生气的大声道。

    贝壳女作为异世界生物,她的睡眠时间相当长,一口气睡个十七八小时,那都是正常睡眠时间。

    陈守义本来还以为,她会提先前被差点压死的事情,却没想到她竟烦自己吵醒她,看来一点事情都没有。

    果然异世界生物,就是皮实。

    “你不饿吗?”

    贝壳女想了一会,说道:“饿!”

    那不就得了。

    陈守义从背包里,找到蜂蜜用开水泡了一调羹。

    贝壳女思维简单,气来的快,消得也快,这时也床上站了起来,好奇打量了下四周:“巨人,你的家怎么又换了?”

    陈守义不想回答这个悲伤的问题,把调羹放在床头柜前:

    “快吃,吃完就睡觉!”

    贝壳女立刻迈动小腿跑了过来,然后跳到床头柜上。

    等她吃完后,陈守义就把贝壳女放到靠墙的床边,吹灭蜡烛,便躺在床上。

    他闭上眼睛,修习完“入静炼己身”后。

    他又忍着困意,进入记忆空间,观看和黑衣人的战斗。

    先前这场战斗,他看似赢得很轻松,但实际上却惊险万分,稍微一丝松懈,稍一丝出错,死的就很可能是他。

    就算是现在,他以第三者的角度,观看这场战斗,他都捏着一把冷汗,感觉就像在地狱边缘走了一遭。

    相比于那次和蛮人族长的生死狙击,这种冷兵器格斗,无疑更加惊险刺激,没有丝毫的喘息之机。

    这个黑衣人剑术水平高的不可思议,各种招式信手拈来,没有多少定规,一些标准的剑式,在他身上已经模糊,招式之间的衔接顺畅自然,没有丝毫艰涩刻意之感,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他看了一阵,立刻就把心神投入黑衣人的身体。

    第一感觉就是略微有些虚弱,比自己的身体弱了不止一筹。

    第二感觉就是协调,身体无比的协调,全身肌肉仿佛上了油一样,每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带动全身的肌肉进行运动。

    显然,黑衣人对身体肌肉的掌控能力,已经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已经完全化为本能。

    事实上,想要成为武者有两个基本标准,一个身体素质达到武者程度,另一个是完成入静炼己身的炼肉,前者他早已经达到,后者却还差不少火候。

    当然,这两个标准,只有前者是硬标准,而后者,只是成就武者强大战斗力的途径。

    像陈守义这样,都能一对一的战斗中,击杀一个武者,毫无疑问,自然也就是武者。

    他细细的体会了会这种对全身肌肉精准掌控的感觉,很快就熬不住心神的疲惫,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