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五章:杀人夜(二)

第六十五章:杀人夜(二)

    此时已经快到十一点,路上车少的可怜,一路通畅。

    陈守义看了一会窗外,就收回目光。

    这时他心中闪过一个疑惑,这个时候谁会在大晚上不睡觉放烟火?

    他再次看向窗外,发现烟火已经停了。

    他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出声道:

    “爸,开快点。”

    “路太黑了,我已经开到六十码了,再快的话很危险的。”陈大伟说道。

    “慢点好,慢点好,出车祸就糟糕了。”陈母也说道。

    见父母坚持,陈守义也不好再劝,再说夜车开的太快,也确实危险。

    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

    陈守义心中暗道。

    十几分钟后,等车驶入国道线,路上车就更少了,往往几分钟都看不到一辆对面驶来的汽车。

    车逐渐远离市区,陈守义回望着背后那片黑漆漆的城市,心中有些感伤。

    这是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城市。

    这里留下了他无数的印记,这里也有他初恋的恋人。

    他不知道这一别后,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张晓月再相见。

    爱情对陈守义来说,就像炎热夏日中的一缕捉摸不定的凉风,突如其来,又悄然无踪迹。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边的建筑逐渐被农田取代。

    陈大伟把车速也适时地的把提升到七十码:“还要大约半个小时,就能到平丘市了。”

    “到时候晚上先在宾馆住一晚,明天就去找房子,就不知道到了之后,还能不能找到宾馆?”陈母说道。

    “大不了,在车上对付一晚!”陈大伟说道。

    许是快到了平丘市,自出发后,一直都有些压抑的气氛开始变得轻松下来。

    陈守义看了陈星月一眼,发现她已经有些瞌睡,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眼皮子都有些睁不开。

    想想也是,今天这一天,她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精神一直如绷紧的钢丝,此时稍一松懈下来,便再也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道灯光,照进后车厢。

    陈守义回头看了一眼,透过那雪亮的光线,隐约中看到一道汽车,正飞速朝这边驶来。

    这速度都有一百码以上了吧?

    他心没来由的一沉,推了推陈星月。

    她身体惊悸了一下,从瞌睡中猛地惊醒:“哥,怎么了?”

    “注意警惕!”陈守义道。

    话才刚落,后窗玻璃便瞬间碎裂,他耳边听到一阵枪声。

    他迅速的把陈星月头按下,下一刻,车身就是一震,好像是被打破了轮胎,车迅速朝一侧侧滑。

    车内发出一阵惊呼声,好在陈大伟反应很快,立刻猛打打方向盘,踩住刹车,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后,车终于停下来。

    “趴下,快趴下,在车里不要出来,放心,这些人都交给我。”陈守义伏着身体,一边大声说道,一边迅速的拿起手边的战弓。

    “你小心点!”陈母担心的说道。

    “哥,注意安全。”

    陈守义没有说话,他呼吸渐渐变得悠长,心脏剧烈跳动。

    枪响了一阵,就停了。

    随即,他就听到对方汽车停下的声音。

    就是现在!

    陈守义深吸了一口,猛地拉开车门,同时身体如一只猎豹般窜出。

    还未站定,他就拧身迅速拉弓开箭,猛地一箭射出。

    前面二三十米处,一辆黑色的汽车,车里坐满了人。

    一个坐在副驾驶的枪手,手伸向车门,刚准备下车,一支如闪电般的利箭就瞬间射穿了前窗玻璃,贯穿他的头颅。

    其余人见状,不由面色大骇,迅速趴了下来。

    陈守义面色冷厉,又迅速的拿出一根箭矢,对着驾驶室的一箭射出。

    五百磅的战弓,在短距离内威力超乎想象,汽车的薄薄铁皮面对这种强弓,简直犹如一层锡纸一样的脆弱,箭直接从汽车靠窗的前盖射出,又穿透塑料的操作台,余势不止的射入躲在后面的驾驶员的身体。

    陈守义接连射了十几箭,整辆车顿时如刺猬一般,插满了箭矢。

    他把战弓一扔,拔出长剑,朝那辆车走去,准备过去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然而才走了几步。

    意外发生了。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

    车门就被一股巨力撞飞出几米外,在路上发出哐当一声响声。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强壮男子,一手提剑,一手拿着一根箭矢,从后座走了出来,他扭了扭脖子,嘴里啧啧有声道:

    “没想到只是过来看看,也能碰到这种级别的高手。”

    他脚步不紧不慢,神态从容。

    走路姿势相当古怪,虽然一步一步的和常人无异。但若是细细观察的话,却能发现,他的身体丝毫没有上下起伏,平的就像一条直线。

    不去看双腿,完全就像是在滑行一样,但又给人一种无比的协调感。

    “果然那些垃圾就是靠不住,还需要我亲自动手。”他把手中的箭矢一扔:“哦,对了,刚才差点你就能伤到我了。”

    陈守义心中凝重,嘴上却毫不示弱,不就是装逼谁不会?

    “那你应该幸运多活了几秒,垃圾!蛮神的走狗!人奸。”

    “哈哈哈,走狗。”那黑衣人似乎被刺激到了:“果然还是年轻幼稚啊,可惜你活不过今晚。”

    “临死前话还这么多,来吧!”

    陈守义冷笑道,“铿”的拔出长剑,扔掉刀鞘,身体化为残影,迅疾刺向那黑衣人。

    “当”的一声响起。

    火星四溅,弥漫出一股浓郁的铁腥味。

    两剑一触即分。

    黑衣人荡开他的长剑,就进步一剑朝他喉咙撩来。

    他的剑法,千锤百炼,比之陈守义不知高了几筹,每一剑每一式,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又如惊鸿一逝,电光火石。

    好在陈守义反应更快,脚步往右侧一踏,身体一斜,同时反手一剑,朝他刺出。

    一直以来,他都有个认知误区,觉得武者的力量至少需要12.7点,以为敏捷也同样需要达到这种地步。

    事实上,相比于力量,敏捷提升的难度是力量数倍。

    这涉及到神经反应速度,而普通版炼体三十六式,很难对神经反应速度进行有效提升,除了不断进行反应速度方面的训练,就只能靠本身的天赋了。

    敏捷一般只要达到12.3左右,就已经是武者的标准了。

    而陈守义的敏捷已经13.2,哪怕对方早已成为武者,他的反应能力也足足比黑衣人快了三层,这三层完全弥补了他剑术经验方面的薄弱。

    黑暗中,两个人影如幻影般高速的运动,兔起鹊落,一道道剑光犹如电光闪过,偶尔爆射出一蓬蓬火星。

    战斗除了一开始,让陈守义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很快他就越来越轻松,开始变得游刃有余。

    数秒后,身体一晃避开对方切来的剑光,反手握剑,从他身侧一步飞快迈过,锋利的剑锋顺着身体的高速移动,轻轻一拉。

    战斗倏忽而止。

    两人站在原地,静止不动。

    “你……”黑衣人口中才刚吐出一个字,腹部就哗啦啦一声轻响,无数的肠子,淌落下来,随即他扑通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