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四章:杀人夜(一)

第六十四章:杀人夜(一)

    夜渐渐深了。

    一轮弯月高挂夜空,给这片黑夜带来些许的光明。

    街道的拐角处,两个模糊的黑影百无聊赖的靠在墙边。

    烟头的微弱的光线,时明时暗。

    “徐哥,都守了快一天了,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一个青年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用力的碾了碾,有些沉不住气小声问道。

    “再等等!”那名称为徐哥的青年伸手看了看手表,小声说道:“等他们熟睡了再说,不然动静太大,会迎来巡警注意,这次行动必须万无一失。”

    “真的要全部杀掉吗?”青年似乎有些不忍道。

    “怎么,你下不了手?还是动摇了主的信仰?”徐哥偏过头,神色阴戾道。

    “不,没没有,我对伟大的狩猎之神的信仰无比坚定。”青年吓得连忙道。

    狩猎之神那可是真神,中午的仪式,他是真的感应到祂的存在。

    神威如狱,威严莫测。

    一些高层在仪式时,甚至还被赐予了神力。

    仪式上,彼此身份都是保密的,上下级之间更是只是单线联系。

    他也看不清他们的具体相貌,不过还是可以感觉到其中有几个高层都是风烛残年的老人,然而随着仪式过后,这些人满是皱纹的双手,转眼就恢复了青春和光泽,迟钝的步伐,也一下子变得矫健有力。

    虽然付出的代价,是二十四名少女的血祭。

    “那就好,我们是伟大的狩猎之神在地球的第一批信徒,只要坚定信念,以后都会是高层,就算死后,也会升入神国,享尽清福,这次任务就是主对我们的忠诚的一个小小考验!”

    “我当然知道!”青年神色变得坚定下来。

    徐哥点了点头,神色稍缓,继续道:

    “这次任务不难,这一家四口,除了那个小姑娘有点实力,其余人都是普通人,到时候那小姑娘就交给我对付,你去对付其他三人。”

    “行!”青年毫不犹豫的道。

    “记住,动手一定要果断,不要有妇人之仁”他说道一半,突然闭上嘴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另一个青年刚觉得疑惑,随即他就听到,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妈的,黑灯瞎火的,这么晚还不睡觉啊,找死啊?

    青年嘴角轻挑,无聊掏出烟盒,抽出烟,又点燃一支。

    刚吸了一口,一个身影就从街口出现,拐了个弯,就朝这条小道走来。

    在晚上朦胧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看着十七八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肤色白皙英俊。

    他似乎感觉到路边有人,下意识的朝这边看来过来,注意到两个靠在墙边的人影,顿时被吓得立刻收住了脚步。

    过了好一会,他才犹犹豫豫的朝这边慢慢走来,同时还一脸警惕的看着两人。

    “小兔崽子,看什么看,还不快走!”青年恐吓了一句。

    看着少年吓得连忙加快脚步,他不由哈哈大笑。

    两者距离越来越近。

    十米,五米。

    渐渐的,那名叫徐哥青年忽然察觉到对方有些不对劲。

    他发现那名少年虽然表现有些害怕,但走路却并没有靠向对侧的路边,反而走在路中央。

    最关键的是,他发现对方那一双眼睛平静的犹如深不见底的幽潭。

    他猛地一阵心悸,寒毛倒竖:“不好!动”

    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在他说第一个字时,对方还站在路上。

    但等二字在喉咙吐出,同时手伸向怀里准备取出武器时。

    少年的人影已经变得无比模糊,仿佛在在视网膜上出现了残影。

    与此同时,一阵激烈狂风凭空而起,吹得他头发肆意飞扬,脸皮剧烈的抖动。

    当他怀中的短剑才露出半尺,“动”子才刚刚吐出,他就看到一根细细的筷子,在他眼前急速放大,恐惧还没从心中升起,下一刻他的身体剧烈一震,瞪大眼睛,身体靠着墙壁,缓缓的滑倒在地。

    少年慢条斯理的拔出染血的筷子,筷子依然完好无损。

    他转身看向另一个青年。

    青年顿时被吓得惊恐连连后退,眼角余光的瞥了那徐哥的尸体,尿意阵阵上涌:

    “你你别过来,我我是狩猎之神信徒,你杀了我会倒大霉的。”

    少年轻嗤一声:“狩猎之神,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少年的身影便一个模糊,随即便转身往走。

    几步后,一具沉重的尸体,滚落在地,额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血洞,浑身都抽搐个不停。

    毫无疑问,少年正是陈守义。

    他瞥了远处还在巡逻的警察,一脸平静往家里走去。

    他出来时,是从卧室的窗户跳下,但现在显然已经不用。

    敲门前,他把这根沾血的筷子塞入街上井盖的小孔,又仔细检查了身上的衣服,

    所幸,身上没有沾上丝毫血迹。

    “爸!妈,快开门!”

    几秒后,卷闸门就被半拉起,陈守义立刻矮身钻了进去。

    他才进来,陈星月便迫不及待问道:“哥,解决了吗?”

    迎着所有人或紧张或激动的目光,陈守义点了点头:“现在监视已经没有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走。”

    “你没杀人吧?”陈母问道。

    “妈,放心!没有,就只是敲晕了。”陈守义心中微微迟疑了下,还是选择宽慰道。

    陈星月不由看了他哥一眼,见陈守义微微点头,一直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对于两人的小暗号,陈母一无所觉,念叨道:“那就好,那就好!”

    陈守义能理解他母亲的心态,每个父母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平安无事,而不是什么杀人犯,哪怕杀的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因为法不容情,杀人就是杀人,不会因为你杀的是坏人,而不受法律的制裁。

    “不要说了,快走吧!”陈大伟催促道。

    “对!对!对!”

    陈母连忙把卷闸门拉下,重新锁好。

    几人走出后门。

    车在后门的车库里,里面早已放好了的行李。

    此时监视一去,所有人迅速的坐上汽车,准备出发。

    由于做生意的缘故,有时候还要经常运一些货,家里买的车是一辆小型商务车,空间很大。

    不过即便如此,早已被拆掉的后座,也被如山的行李堆得满满当当。

    汽车点了好几次火,所幸还是顺利的发动。

    车缓缓的驶离车库,很快就进入街道,越开越快。

    陈守义和陈星月坐在后座,身边各自放着长剑,以及一把战弓。

    车里没有人说话,静悄悄的,只有发动机的声音嗡嗡的响起。

    陈守义默默的想着心事,他看向窗外,恰时正有一道火光飞入空中,紧接着爆发出一片美丽的红色光点,照亮半个的夜空。

    希望这一路能平安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