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三章:出发前

第六十三章:出发前

    天渐渐黑了。

    陈母点好蜡烛,就拉下卷闸门,一边抱怨道:

    “现在生意是越来越差了,都没几个人过来吃饭。”

    “你还想咋样,现在不知多少人失业,能赚一点就不错了。”陈大伟放下菜,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道。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总是眼皮子直跳,心都慌慌的。你说会不会那几笔借贷出了问题?万一收不回来就糟了。”

    江南地区自古重商,民间地下金融繁荣,投入其中获得的收益往往比银行利息要高的多,陈守义一家自然也把多余的钱投了进去。

    “那要不改天去收回来,损失点利息终归是小钱,现在这情况也不知什么时候恢复?风险有些太大了!”陈大伟也有些担心道。

    “等改天黄花菜都凉了,明天我就去拿回来。”陈母立刻说道,她行动力向来很强。

    说着她走到楼梯口大声喊道:“你们两个闷在房间不吃饭了?连吃饭都要催,还不快下来。”

    ……

    黑暗中陈守义睁开眼睛,换上一身黑衣黑裤,一把拿起桌上的长剑,打开房门。

    这时隔壁的门也开了,陈星月眼睛发红走了出来。

    短短几个小时,她变得憔悴了许多。

    “哥,你……”她看到陈守义手上的剑,吃惊道。

    她既惊讶他哥的果决,也疑惑这把剑的来由。

    “外面已经有人在监视,到时候可能会杀人,怕不怕?”陈守义一脸平静的说道:“至于这把剑怎么来的,你就不要问这么多了。”

    “哥,我不怕,他们都该死!”陈星月一怔,随即冷冷的说道。

    似乎想起两个惨死的好友,她眼中有泪光溢出,很快她转身就回房间,也拿上了她那把合金剑。

    ……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梯。

    “你们拿着剑干什么?”陈大伟看见两人怔怔道:“还有守义,你这把剑什么时候买的?”

    陈星月没有说话。

    “爸,先吃饭,等会我再跟你们说。”陈守义挤出一丝笑容。

    还是陈母心细,她注意到女儿眼睛红肿,脸色阴沉,儿子也是笑容勉强,顾左言它。再加上手上还拿着剑,顿时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脸色黑沉道:

    “你这个畜生,你到底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什么?你要是不说清楚,这饭就不用吃了!”

    也不怪陈母怀疑,任谁看到两人的神态,都会往这方面想。

    这是哪跟哪啊?

    即便此刻陈守义心中杀机凛然,听到陈母怒骂,也不由愕然的张了张口。

    另一边陈大伟也没有了笑容,一脸严肃的问道:“守义,你真做了这种事情?”

    “爸,妈,你在说什么啊?”陈星月忍不住嗔道

    “那你们拿着剑干什么?”见陈星月的反应,陈母终于感觉似乎自己误会了,顿时有些尴尬道

    陈守义满头黑线,感觉这话不说清楚,这饭是无法吃了,他看了已经关上的卷闸门,脸上变得严肃道:

    “爸妈,出大事了。”

    被陈守义凝重的神色影响,陈母和陈大伟听得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陈大伟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附近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应该知道吧!”

    两人立刻点了点头,这事在附近早已经传的如火如荼了,两人怎么可能不清楚。

    “星月本来也在其中,但她幸运的逃出来了,后来她报了警,泄露了信息,下午的时候,外面就开始有人监视了。”陈守义大略的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今晚,我们必须离开东宁市!”

    陈母见陈星月也是点了点头,有些慌了神,她再精明强干也是个普通人:“怎么有这么无法无天的人,不能报警吗?”

    “报警没用,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他们都是疯子。”陈守义毫无犹豫的否决道,随即看向陈大伟:“爸,车里油还够吧。”

    “够!够!上次加好油后,我就一直没开,跑个几百公里还是没问题的。”

    陈大伟觉得在自己老婆孩子面前,不能显得这么没用,他勉强镇定了心神道:“确实应该离开东宁市,该舍就得舍,一家人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大不了过一段苦日子。”

    “可是监视的人怎么办?”陈母又担心的问道。

    “妈,他们就交给我来解决。”陈守义一脸平静的说道。

    说着,他瞬间拔出长剑,只听到“铮”的一声轻鸣,犹如一道电光闪过,两人还未看清,剑早已经重新插回剑鞘。

    下一刻,餐桌的一角忽然脱离桌面,在地心引力下,径直掉落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四周顿时一阵安静。

    陈星月瞪大眼睛,一脸惊诧,下午时候,她就已经隐隐的感觉他哥的实力很强,却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强。

    就连她都有些看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插入剑鞘的。

    “哥,你……你现在是武者了吧?”她忍不住问道。

    “差不多!”陈守义说道。

    这种危机时刻,他已经顾不上隐瞒实力了,这时候自己表现的越强大,父母就能越安心。

    听着两人的对话,陈母和陈大伟彼此看了一眼,又看向陈守义,感觉都有些不认识自己儿子似的。

    “守义,你真是武者了?”陈母还是不敢置信的说道。

    迎着两人激动的目光,陈守义点了点头。

    这么说也算不上吹牛,至少光身体素质他早已远远超过武者标准了。

    陈母听得面色激动,原本提着的心也暂时放了下来,武者的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每一个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整个东宁市都没有几个。

    她转而又开始担心其他方面:“到时候,你可不要冲动杀人啊。”

    “放心吧,妈,我只是把他们打晕。”陈守义虽然早已心生杀机,但为了让父母放心,他还是这般说道。

    陈大伟回过神来,连忙打断道:

    “现在可不是聊天的时候,先吃饭!”

    “对对对,还有行李。”

    ……

    吃饭时气氛有些压抑,除了陈守义外,谁也没什么胃口吃饭。

    陈母匆匆吃了几口,就立刻拉着陈大伟,去收拾行李。

    家财难舍,更何况这次离开,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很多东西都要带走。

    十几分钟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到楼下。

    “你们的衣服,我都帮你收了,守义,你床底下怎么还有把弓?”

    “妈,你就别问了,到时候再跟你们解释。”陈守义头痛道。

    陈星月看着爸手上提着的这把长的有些夸张的巨弓,以及一大堆的实战箭矢,她偏头犹如看着怪物似的看向陈守义。

    哥,你最近到底都在暗地里干什么?

    “妈,我的公文包你有没有拿。”陈守义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

    “拿了,和你的衣服一起塞到你的背包里了!”

    什么?

    陈守义面色愕然,头皮都一阵发麻,他立刻放下碗,快步走过去道:“妈,还是我来拿吧,看有还有什么东西没带!”

    很快,他就接过背包,感觉里面鼓鼓的,显然已经塞满了东西。

    贝壳女不会被压死了吧?

    他背过众人,迅速打开背包,从里面不断的取出衣服,最后在底下胆战心惊的拿出一个已经被严重压扁的公文包。

    他暗暗吸了一口气,猛地拉开拉链。

    看着贝壳女虽然被公文包挤压的一脸惊恐,却依然安然无恙的身影,他长出一口气。

    “真是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