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一章:怒火

第六十一章:怒火

    这时,陈守义忽然想起妹妹,心中不由有些不安。

    十五六岁,不就是他妹妹这样的年纪。

    正当他打算尽快回家看看时。两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来,在人群附近停下。

    发出一声刺耳的轮胎摩擦声。

    随着一声声沉闷的关门声。

    八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各自车门走下车。

    “让让!都让开,不要围在这里!”

    这八人面容冷酷,气势强大,行走如风,让人望而生畏,一看就不好惹。

    人群连忙迅速避开,让出一条路。

    几人走过后,毫不犹豫的跨过警戒线,一个年轻的警察似乎准备上前阻止,就被旁边一个年长的警察拦住了,提醒道:“不要惹事,他们是那边的人。”

    那年轻的警察脸上立刻变色,眼睛带上一丝敬畏。

    “我们是第三类调查科的,这里由我们接手了。”一个领头的黑衣人,从胸口摸出一本证件晃了晃,冷漠道。

    他约莫三四十岁左右,身材高大,一张严肃的国字脸的脸上,给人一种正气凛然之感。

    很快一个似乎是领导的中年警察,快步走了过来,两人握了握手:“早就听闻夏会长威名了,闻名已久。”

    “郑副局长客气了,相比夏会长,我更喜欢你叫我夏队长。”黑衣人迅速收回手,冷淡的说道。

    中年警察面不改色,丝毫不在意的笑道,从善如流:“夏队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帮忙?不用了,这次事件非常危险,你们可以回去了。”

    ……

    陈守义看了一阵,就转身就走。

    这时领头的黑衣人,忽然看向少年离去的背影,眉头微皱。

    “怎么了,队长!”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他回过神来道,不由自失的一笑,看来自己是太紧张了,一个少年都能给他一种危险感。

    ……

    回去的路上,陈守义心中有些沉重。

    异世界力场的入侵,是否意味着异世界的神灵的触手,已经开始延伸到这里!

    人类危险了!

    一直以来,两个世界能保持近二十年的和平。

    并非两者都爱好和平。

    从人类短暂的文明史来看,人类也从来不是爱好和平的种族,战争几乎是永恒的主题。

    而对信仰有着永无止境追求的异世界神明,也同样也不是温和的素食动物。

    两个世界之所以能维持着长久的和平,是因为彼此环境的限制,导致无论哪一方进入对方的世界,都将受到严重的限制。

    即便强大如神明,一旦进入了地球,同样也是神力溃散,超凡褪去,充其量就是一个肉身极其强大的普通生物,面对人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而人类限制的就更大了,几乎所有的热武器,一进入异世界都将变成一堆废铁。

    这里说几乎,是因为还有一种武器,依然可以动用。

    那就是核武器!

    这种依靠原子裂变或者聚变方式爆发的人类当前威力最强大的武器,丝毫不受异世界神秘力场的影响。

    这也是人类唯一能够威慑异世界的武器了。

    然而投放能力的限制,也让这种武器的作用,大大下降。

    这些年来,人类武道发展日新月异,能成为武者依然只是少数。

    就东宁市这个人口近百万的城市而言,所有的武者,估计都不超过十指之数。

    至于更上面的大武者,一个也无。

    更何况就算大武者,也只能在异世界小心翼翼的探索,一个不好就要遭遇不测。

    如果一旦地球和异世界彻底融合,这个脆弱的和平,恐怕就会瞬间戳破。

    到时候,人类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而且面对异世界神明的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坚定不移?

    生死间有大恐怖。

    人类对死亡,以及死后的恐惧,这是每个生命最根本的恐惧。

    即便是一些虚无缥缈的神明,也有无数的人进行信奉,更何况是那种真实不虚的异世界神明。

    ……

    这几天随着农贸市场的稳定供应,今天家里的餐馆也恢复了营业。

    陈守义一回到家,好不容摆脱陈母的唠叨后,便立刻像父母询问妹妹的身影。

    直到陈母说起妹妹刚回家不久,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还好,妹妹没有出事。

    等他走到楼上时,他就看到陈星月一脸沉默的拿着合金剑在客厅练剑的身影,连他过来,也恍若未见。

    应该是附近发生的事情,给了她巨大的压力。

    陈守义看了一阵,正准备回自己房间放公文包。

    这时,陈星月忽然一剑朝他手臂刺来。

    陈守义下意识的身体一侧,就轻松避开。

    “干什么,有毛病啊!”

    以他如今的实力,像妹妹这样的武者学徒,早已不够看了,哪怕分心他顾,都能轻松避开。

    陈星月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又继续横剑平斩。

    还不依不饶了!

    陈守义有些恼了,要是不躲的话,受伤不至于,衣服估计就会锋利的剑锋割开了。

    他手如残影般瞬间捏住合金剑的剑脊,随即微微一震,又用力的一拉。

    下一刻,陈星月手上合金剑,便已经落到他的手中:“好好的,你发什么神经?”

    “哇!”陈星月忽然情绪崩溃,哇的大哭起来。

    他愣住了,自从升入初中后,陈守义就再没有看到陈星月哭过,而且还哭的这么厉害,这么歇斯底里!

    他忽然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

    “星月,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陈星月哭了足足大半钟,才抽泣道:“哥……呜呜呜!张倩茹和路舒媛死了!”

    陈守义一脸惊愕!

    这两人是陈星月的死党,当初陈星月在武道学徒考核时,他还见过一面,却没想到竟然死了。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怎么死的?”

    “被邪……教#徒害死的。”

    陈守义猛然想起刚才警察抬出来的一具具尸体,不由悚然而惊。

    但很快他就意识不对,这件事情才刚发生不久,他过来时警察才刚赶到不久呢。

    他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早……早上,她们……来我家找我一起去逛街,结果路上碰到有人发传单,说是一家化妆品销售公司最近要关门了,所有货都要低价处理,我们也没什么怀疑,所以……所以我们就过去了。”她抽泣着说到,脸色苍白。

    听着妹妹断断续续的讲述,陈守义总算明白过来。

    三人一到那里,就被立刻控制了起来,陈星月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听妹妹的描述,里面除了二十几个向她们这样被骗来的少女外,还有数十个邪#教#徒,每个人戴着神秘的黑色长袍兜帽,看不清具体面容。

    而且一些人实力相当强大,甚至还有真正的武者存在。

    陈守义神色凝重起来,他原以为只是些普通人,最多也就些武者学徒,却完全没想到竟还有武者参与,他连忙问道: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当……当时仪式的时候,我站的位置……靠近窗户,趁对方不注意,我就一狠心撞碎玻璃,跳了下来。好在……楼层不高,底层商铺的外面还有块遮阳布,这才没有摔死。”

    说到仪式时,她满脸惊恐,浑身都瑟瑟发抖。

    “但……倩茹和舒媛,却再没有出来,出来后我就去报警了,但已经来不及了。”

    陈守义听得一阵后怕,看着陈星月那张惊恐不安又满是悔意的脸上,心中转而就腾起一股强烈的怒火。

    PS: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