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六十章:仪式

    接下来,陈守义又继续试验了一会掌控大气的能力,就彻底的放下了开发这种能力的妄想。

    它那点可怜的攻击力,连小小的贝壳女都吹不倒,也就只能对付对付蚂蚁了。

    原以为这种能力只是鸡肋,也就能装装逼。

    但没过多久,陈守义就发现这种能力并非一无是处。

    这是他在接下来练剑时发现的。

    ……

    他现在出剑的速度极快,在敏捷再次增加0.1点后,单纯的刺剑,在地球已经可以稳定的突破音速了,即便在这里三倍重力的异世界,也能接近三百米每秒左右。

    速度到了这种程度,事实上空气已经变得跟液态差不多。

    出剑时,他可以明显感觉到强大的空气阻力,严重阻碍了他速度的进一步提升。

    但在今天,他却发现,好几次,出剑时,阻力减弱了不少。

    在剑刺出时,似乎有些许空气就已提前朝两边自动避开,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分开了一切。而且完全不需要他有意控制,这种能力犹如他的本能,潜意识中就已经完成。

    ……

    “嘶嘶嘶!”

    他刺了几剑,停了下来,皱眉苦思。

    “为什么有时候阻力减少的多,有时候阻力减少的少呢,这肯定由某种关窍!”

    过了良久,他又刺出一剑。

    这次出剑的速度更快,但剑尖刺破空气所发出的声音却相差无几。

    接下来,他又刺了几剑,有的随意时,阻力就大,有的全神贯注,阻力就小的多。

    “看来越是全神贯注,精神越是集中,这种阻力削弱的就越多,出剑的速度也可以更快。”

    他敏锐的注意到其中的差别。

    发现这个现象后,陈守义立刻开始有意的集中精神。

    在这方面,他一向有着巨大的优势,无论是入静炼己身,还是优化的炼体三十六式,都有入静的要求。

    这让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容易就进入高度专注状态。

    他不断的刺剑,精神越来越集中,心中渐渐变得心无旁骛。

    不知练习了多久,他忽然全身精神高度凝聚,手中猛地刺出一剑,他感觉这一剑,他刺的酣畅淋漓,无论是速度还是技巧都达到了以往的颠覆。

    隐隐中似乎有一道淡青色的锥形劲气,从剑尖瞬间激发而出,飞了三四米后,才消散崩解,融入到空气中。

    “刚才是什么?”他敏锐的察觉到刚才的异状,心境再也无法保持,连忙停了下来。

    他这才感觉自己精神有些疲惫,头隐隐胀痛,仿佛有什么东西,随着这一剑流逝了出去。

    他扭头想找贝壳女确认一下,却发现她根本没关注这里。

    自拿到大玻璃珠后,就一直像打着鸡血一样,四处翻找金子。

    “算了,既然出现过一次,那肯定有第二次。”他心中暗道。

    他继续练剑,可惜这种状态似乎可遇不可求,直到异世界太阳西斜,他都没再次发出一剑。

    ……

    陈守义换好原来的衣服,把武器和背包都塞到岩洞里,又贝壳女重新装入公文包,随即走出通道口。

    地球这里还只是下午两点半。

    街上行人稀疏。

    随着停电的持续进行,东宁市不可避免的日渐萧条,再无往日的喧闹。

    陈守义看着两旁依然没电的商铺。

    没有多少意外。

    这次停电不是普通停电这么简单。

    也不是某条线路,某片区域的问题,而是大部分线路,整个全国都出现了问题。

    不说其他,光替换老化线路的电线估计已经成为市场上的稀缺品。

    陈守义都有些怀疑,东宁市是否能采购到足够的电线。

    就算能买到,光替换一遍,就不是简单的几天就能完工的。

    再加上,神秘力场的入侵,让电力在传播过程中损耗严重加剧,哪怕线路全部恢复正常,以前能供应全国的电力,现在估计也只有供应个百分之五六十。

    全国都将面临着大范围的缺电。

    而东宁市作为一个五六线的小城,既不是重要的工业基地,也没有什么战略地位,就算线路修复了,想要通电到这里,短时间内估计是别想了。

    ……

    十月中旬,气温已经带着寒意。

    陈守义提着公文包,匆匆往家里赶。

    穿过一条十字路口后,他忽然前面一栋办公楼门口外面围着一群人,透过人群的缝隙,可以看到不少警察。

    “出了什么事?”他心中自言自语道。

    随即快步走了过去,很快,他就远远闻到一股淡淡血腥味。

    他面色一变,这里离他家也只有几步路,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挤什么挤!吃老娘豆腐啊!”

    “啊,对不起,对不起,借过一下!”

    那个抱怨的少妇,看到陈守义一张英俊青涩的脸,本来想继续骂人的话,不由咽了下去。

    陈守义一边道歉,一边轻轻的拨开人群,朝前面挤去。

    他现在力量惊人,一个正常人百来斤的重量,不要说挤开,光单手就能提起,并且还能扔出数米远。

    没过多久,他就挤到了里面。

    办公楼的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几名警察面沉似水的抬着担架,从办公楼门口出来。

    担架上放着的是已经被放入裹尸袋的尸体,尸体很多,光看的这一阵,他就看到,五六具尸体被抬上了警用面包车。

    “真是可怜,死的都是十五六岁少女,尸体都有二十多具。”

    “现在社会是越来越乱,以前哪有这种。”

    “好像是在搞邪#教仪式,等发现时,人都已经死了,简直泯灭人性啊。”

    听到邪#教两个字,陈守义就心中一凛。

    这二十年来,邪#教一向是全球各国严厉打击的对象,特别是那些崇拜异世界神灵的邪#教,更是严厉禁绝,一旦发现就是大案要案。

    随着这些年来网络越发普及,监控更加严密,这些邪教,也渐渐消失匿迹,很少再有耳闻。

    没想到,又死灰复燃了。

    而且还在东宁市搞出这么血腥残酷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