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九章:意外

第五十九章:意外

    陈守义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心神已经被弹飞出数十米远了。

    他心中震惊,这还是他第一遇到这种现象,意识竟完全无法入驻。

    “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他忍着这股压抑的气息,又投入其中。

    结果依然和上次一样,这次被弹飞的更远。

    心神连续两次被弹飞后。

    他脑海就变得有些昏昏沉沉,思维都开始有些迟钝,仿佛有无数的信息堵塞着脑海,鼓鼓涨涨,但细细查看,却又渺无踪迹。

    发现自己的心神都有些枯竭后,陈守义立刻认怂。

    他退出了灰雾空间。

    等他睁开眼睛,只感觉头痛欲裂,大脑仿佛快要炸开了一样,一阵阵的发胀。

    足足过了良久,他的精神才渐渐缓了过来。

    “嘶!”捂着还隐隐作痛的脑袋,陈守义站起身来。

    走了几步,他面色微微讶异,不由停下脚步。

    不知道为何,他感觉到一丝异样。

    “错觉?”

    陈守义以为精神还未恢复,不由揉了揉脸,努力让自己精神振奋一些。

    随即又睁开眼睛,却发现依然如此。

    他似乎对四周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竟生出一种奇怪亲切感。

    就好似!

    自己可以控制空气似得。

    这时,他脑海浮现出那颗巨树的表现出来的异象:

    “不会吧!”

    他心中不由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试探的伸出手,轻轻一握,感觉着空气分为数股从指缝中轻柔滑过,他脑海本能的闪过这些空气流动的轨迹,以及下一刻的变化。

    他念头一动,很快奇迹就发生了。

    其中一股快要脱离的空气,竟忽然改变了方向,围着手指转一个弯。

    自己似乎真的能对其控制!

    感觉这股气流在手指间循环往复的绕圈。

    陈守义瞪大眼睛,心中激动兴奋的同时,也有些难以置信。

    这是超凡能力?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在记忆空间中心神暂时进入了那颗神秘的大树,而且还被立刻弹飞出去,脑海一片混沌,根本谈不上什么记忆或者感悟,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有没有坚持住半秒。

    更何况,超自然能力是这么容易学习的吗?

    他又不是没有在记忆空间中心神投入过贝壳女。

    事实上,对她的天赋能力,他早就眼馋已久。

    毕竟,这可是飞行啊。

    小时候要是梦见过自己忽然拥有飞行的能力,做梦都会被笑醒。

    对于陆地生物来说,这可是一直以来梦想。

    可是,根本一无所获。

    这是贝壳女的天赋能力,而天赋能力是根本无法像剑术那样通过身体记忆才学习的。

    ……

    陈守义怀疑这应该是自己吸收那颗类似果核的神秘物质的原因了,此时细细想来,这估计就是那颗大树的种子。

    这就说的通了!

    他心中猜测,这颗种子吸收后除了改造了一次自己身体外,同时也让自己拥有了大树类似的能力。

    只是或许是量太少的原因,自己的能力隐匿,一时无法激发,而这次心神短暂入驻,虽然脑海一片空白,但潜意识中应该还是吸收了不少对方身体记忆的感悟。

    这就像一个引子,一个诱因,他能力也就被顺利激发出来。

    陈守义心中惊喜,立刻打开属性面板一看。

    天赋能力栏后面,除了自然之愈外,果然又多了个。

    大气掌控(微弱)

    至于“微弱”的字眼,他余光一扫就被迅速忽略了。

    毕竟这可是超凡能力啊,有就不错了,你还想有什么奢求?

    尽管这并不是第一获得超凡能力,自然之愈同样也是超凡能力,而且能力远比大气掌控更加强大。

    然而对陈守义而言,这种被动低调的能力,哪又比得上的这种主动又能显化的能力。

    不能装逼,只能暗爽,有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

    他见猎心喜,立刻兴致勃勃进行试验。

    风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很难掌控,稍一干扰就会改变轨迹。

    但拥有大气掌控的能力后的陈守义,却仿佛有了某种冥冥中的直觉,他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些气流的流动轨迹,以及即将发生的变化,才练习了一会,他就已经可能初步的控制住风。

    等半小时后,他已经能在掌心形成一个半尺来高,歪歪斜斜,扭扭曲曲,不断旋转的小小气旋了。

    ……

    这好像……

    也没多大用啊!

    经过这段时间试验,陈守义发现自己的能力相当微弱。

    他只能控制身周大约一米,这也是他感知能达到距离,最大的威力,也就吹起一缕能把汗毛吹得东倒西歪微风。

    或许能让在走路上,让他头发更加飞扬一点,看起来更潇洒一些。

    当然,在地球可能连这点微风都做不到。

    这时,贝壳女大声喊道:

    “巨人,过来,好大,好大,我搬不动。”

    陈守义念头一个波澜,气旋就迅速崩解,他也没在意,立刻朝她看去。

    只见她正在使劲的搬着什么重物,弓着腰,脚步蹒跚,满脸涨的通红。

    他连忙走了过去。

    等走到近处时,才发现贝壳女找到了一块比鸽卵都大上一些的椭圆形天然金块,纯度很高,还没除去表面的沙土,就能看到闪亮的金色光泽。

    陈守义迅速的替她捡起,掂量了下,将近有一点五公斤,当然这是在这里的重量,换在地球,大约有一斤重,他瞥了还满是红晕的贝壳女。

    真是好大的力气!

    这块金子比她的身躯都差不了多少,这么个小不点,竟也能扛得动。

    “宝石!宝石!宝石!”贝壳女见陈守义光顾着打量金子,也没发放奖励,忍不住飞到他面前,大声道。

    本来按照分量本应该支付她五颗小宝石,不过这次陈守义看到这块天然金块,不由见猎心喜,大方的摸出一颗大玻璃珠,直接塞到她怀里。

    贝壳女本能的紧紧抱住后,瞪大眼睛,心中被一股巨大的惊喜击中,脑海都变得有些晕晕乎乎,身体在空中摇来晃去,陈守义都有些担心,她会不会从空中掉落下来。

    对大玻璃珠,陈守义一向是严格控制的,轻易不会流出。

    自上次买来一盒大玻璃珠,他总共也就给过贝壳女一颗,加上这次才是两颗。

    ……

    对于宝石,贝壳女自有一套朴素的衡量宝石价值的方法。

    首先,要看漂亮程度,越漂亮毋庸置疑,自然是越珍贵,相比于小宝石的颜色单调,大宝石就漂亮多了,里面色彩缤纷,仿佛冻结着一朵五彩的花朵,相当神奇。

    其次,要看大小,一颗大宝石足可以比得上十颗小宝石。

    毫无疑问。

    可以想象贝壳女此刻的惊喜。

    随即,她也不管陈守义了,紧紧的抱着这颗大玻璃珠,在空中如醉酒般,晃晃悠悠的朝草丛中飞去。

    忽然,她笔直的坠下。

    还没等陈守义惊呼,她又吃力的飞了起来,脑袋还不时朝他看来。

    陈守义立刻明悟了。

    他连忙避开视线,过了几秒后,就发现贝壳女已经消失在草丛中了。

    心中不由好笑,贝壳女显然又去藏宝了。

    ps: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