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七章:虚张声势

第五十七章:虚张声势

    传言在传播的过程,往往会变得放大扭曲。

    陈守义不知道上次逃回的蛮人,回去后是如何宣传和渲染他的可怕。

    总归等他冲过去的时候,发现除了寥寥五人,还留在原地,有胆气应战之外,其余的蛮人都早已吓破胆的拼命往森林中逃跑。

    这些人追是追不上了,陈守义索性速度慢了下来。

    从猛跑,到慢跑,最后开始走路前行。

    原本急跑一阵,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渐渐喘匀。

    与之相对的是,对面的蛮人呼吸越来越急促。

    五个蛮人手持长矛,结成一个半圆阵。这或许是面对强大野兽的防御手段,但面对手持弓箭可以远程攻击的陈守义,这样的应对简直就是送死。

    进入百米后,他手就迅速的抽出一根箭矢,缓缓的拉开弓。

    走进七十米后,他手指便松开弓弦,一箭激射而出。

    下一刻,一个蛮人闷吭一声,手捂着被射穿的胸口,缓缓倒地。

    接下来,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他不停的开弓射箭,节奏稳定而又高速。

    中有蛮人试图冲过来,旋即就扑通倒在地上,头颅被利箭洞穿,有蛮人试图逃跑,但同样躲不过利箭在背后追魂,稍稍有些威胁的是一个蛮人死亡前投掷出的长矛。

    然而,陈守义动也没动,这根长矛在距离他还有十几米处,就已插在沙滩上。

    这种长矛不是便于投掷的短矛,他也没有当初那名族长那么强悍,每根长都有三米左右,相当沉重,本就是应付野兽的,根本投掷不了多远。

    几秒的功夫,五人蛮人就已经全部倒地。

    他走过去,刚准备拔插在蛮人尸体上的箭矢。

    空气就起风了。

    先是微风,很快又变成狂风,不远处的森林里树枝摇晃,树叶簌簌作响。

    与此同时,一种无比压抑的气息弥漫开来。

    陈守义察觉到气氛不对,立刻站了起来。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起,四周已经变得阴沉下来。

    头顶并没有乌云,太阳依然高挂当空,但光线穿过这里后,似乎变得的微弱了许多。

    “巨人,我们回去吧!”贝壳女声音发颤道,浑身瑟瑟发抖。

    陈守义没有说话,面色凝重,心中同样也是胆战心惊,他迅速沿着沙滩退后了几步。

    他发现这颗“圣洁的树”,比他想象的更家强大,光是气势,就让他生不出丝毫的抗拒之感。

    他很快双脚,就已经没入海水中,准备一旦发现不对,就立刻跑向大海。

    作为一个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江南水乡人,他自然熟悉水性。

    在他想来,就算那颗“圣洁之树”,追杀而来,他也能顺利逃脱。

    树总归不会是游泳吧。

    这时他敏锐的发现一个现象,越是靠近大海,光线似乎越亮上一些,压抑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微弱。

    或许是发现,这样没有多少效果。

    狂风很快就渐渐平息,光线迅速重新恢复正常。

    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

    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陈守义在海边,精神紧绷的站立了许久,见再无动静,才终于松懈下来。

    刚才气息实在太可怕了,让他感觉就像面对一头愤怒的蛮荒凶兽,心中有种强烈的恐惧感。

    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未免有些雷声大雨点小,总感觉有些虚张声势的味道。

    ……

    树神很烦躁。

    这些天来,自己的信徒在迅速的减少。

    短短几天的时候,信徒就少了将近十分之一。

    这可是近十分之一啊。

    从它开始被蛮人部落崇拜,并渐渐有了神智到现在,从没有出现过这么巨大的损失。

    但它却拿那个入侵者,根本无可奈何。

    它不是动物,而是一颗树,一颗只是长得极其庞大的树。

    巨大的形体,可怕的重量,让它根本无法移动。

    虽然自诞生神性后,它变得愈加强大,树身更加坚硬,感知的范围也越来越大,逐渐覆盖整个小岛。

    它也有了一些超自然的能力,比如它已经能改变一定范围内的气候,让区域内变得风调雨顺,减轻自然灾害的影响。

    它甚至拥有一定预知祸福的能力。

    并通过蛮人的信仰,初步形成信仰领域,驱逐那些阴森的自然灵。

    这些能力,让蛮人迅速的发展壮大。

    在短短百多年的时间,这个原本不过百余人,苟延残喘的蛮人部落,就迅速成长为一个三百多人的大部落。

    然而这些能力,面对强敌,却毫无效果。

    最多只是进行下恐吓,恐吓无效后,就只能无可奈何。

    ……

    此时大树底下。

    大量的蛮人纷纷跪倒在地,为树神的忽然发怒而恐惧的瑟瑟发抖,一些孩童妇人,甚至吓得小便失禁,哇哇大哭。

    年迈的老巫师恭敬的趴在地上,不停的和树神沟通着。

    忽然他神思恍惚,变得半睡半醒,没过多久,他清醒过来,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悲声道:

    “邪恶者来了,不要靠近大海。”

    ……

    所谓麻杆打狼两头怕。

    陈守义足足观望了好一阵,才稍稍放下心来,看向森林越发感到畏惧。

    他重新从尸体上拔出箭矢,放回箭袋。

    随即一边继续沿着海岸前行,一边紧紧关注着不远处森林的风吹草动。

    不过自爆发过一次后,那里便再没有传出什么异常,也没有出现蛮人的袭击。

    他心中越来越放松,快步前行。

    他在小岛的另一侧,又找了两艘还在近海捕鱼的独木舟。

    接下来,他绕岛走了一圈,也没有再次发现。

    这估计已经是蛮人部落所有的独木舟了。

    发现目标后,他便有些迫不及待把独木舟重新推向大海。

    随着小岛逐渐远离,陈守义心中彻底的松了口气,浑身都放松下来。

    先前压力实在太大了,好几次,他都差点忍不住逃离,好在终归有惊无险。

    ……

    接下来时间,陈守义试图像昨日那样进行对那两艘独木舟进行诱杀,可惜这两艘靠的有些太近,当另一艘发现不对时,就立刻开始逃离,他最终也只成功了一艘。

    他追赶过一阵,可惜他只有一人,对方独木舟上却有两人,速度远远不及。

    再加上蛮人也没向岛上逃离,而是驶向更远处的大海。

    陈守义也只能无奈望洋兴叹,未尽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