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六章:造船作坊

第五十六章:造船作坊

    听说只是这些自然灵,陈守义反而有些松了口气。

    这些东西,远没有蛮人临死前威胁的“圣洁之树”,让他感觉忌惮。

    更何况,若真的那么可怕,蛮人也不会生存至今了。

    这是种简单的逻辑。

    “没什么好怕的,现在是日升的时候,等入夜前,我们早就回去。”陈守义安慰了贝壳女一句。

    贝壳女用力的点了点头,紧张的小声道:“我不怕。”

    “表现好的话,到时候有奖励。”

    贝壳女再次用力的点了点头,挤出一丝笑容。

    显然这次连她最喜欢的宝石无法冲淡她心中不安。

    陈守义没有在管她,离出发前,他检查了下装备。

    然后,仔细聆听了下周围的动静。

    却发现四周相当安静,除了海面传来的那一阵阵海潮声外,连小岛树林中本应寻常的虫鸣鸟叫声,都很难能听到。

    不,不是很少,而是根本没有!

    整座小岛安静的甚至静谧,散发着一种不详的气息,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看了眼不远处的森林,他立刻打消了进入森林的念头。

    陈守义按捺住激烈的心跳,轻轻呼出一口气,随即就伏低身体沿着海岸,小心的朝前面走去。

    大凡陆地上的植物,大都惧怕高盐度的环境,从这里的海滩上没有丝毫植物生长,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在这个世界也是通用。

    “只要自己站在沙滩上,就算蛮人口中的那颗‘圣洁的树’再怎么强大,应该也无法奈何自己,最不济也还可以跑向大海。”

    他小心翼翼的前行,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贝壳女一路相当安静,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陈守义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坐在他肩膀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他暗暗腹诽:这小东西,嘴上说着不怕,实则早已抖成狗了。

    ……

    慢慢走了十几分钟,前面就出现了一条从远处森林流入大海曲折河流。

    河流约莫一米多宽,清澈见底,当然这种宽度,说是河流其实并不准确,充其量只是一条溪流。

    他手伸出水面,感觉触手温热。

    显然这条溪流应该来自于地热温泉,他打量了下周围,暗暗记下位置。

    以这座小岛的大小,这估计是这里唯一的淡水来源,顺着这条溪流,便极有可能找到蛮人的所在。

    他继续前行。

    没走几分钟,他突然趴在地上。

    吓得贝壳女紧紧扯住他的头发,差点都快摔出去了。

    不过此时,陈守义也管不了那么多。

    他眼睛迅速的扫了一眼,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块巨石,他心中一动,缓缓朝那边匍匐前进。

    爬行了近两分钟,他总算来到巨石旁,他呼出一口气。

    随即借着巨石的掩护,蹲着身体,朝远处小心观望。

    前面是一处巨大的工地。

    十几个蛮人,正忙的热火朝天。

    这里应该是一处蛮人的造船作坊。

    陈守义可以看到三根已经被分割好的巨大原木,依次排开,在沙滩上进行晾晒。

    其中有一跟原木已正在开凿了。

    显然,随着蛮人一下子损失了大量的独木舟,他们便立刻加紧了建造。

    在清晨的阳光下,这些蛮人挥汗如水,皮肤都被晒得油光水亮。

    和陈守义以前猜测的一样。

    这群蛮人的生产力水平还处于石器时代,手上开凿的工具只是一种边缘处磨成利刃的坚硬石块,握在手中就对着原木不停的砸。

    陈守义注意到,造船作坊的附近,有一条延伸至森林深处的大路。很明显,这种巨大的原木就是从那里通过滚木推到海边的。

    他目光低垂,仔细观察着那边的情况,不放过一丝细节。

    那里一共十六个蛮人。

    随身武器只有防身的长矛,以及开凿的石块,并没有携带短矛。

    他并没有看到其中有特别强壮的蛮人存在,大都体型瘦小,甚至还比不上当初来小岛的那些普通蛮人。

    不过想想也是,在这种原始部落,强壮的战士地位极高,显然是不会过来开凿独木舟。

    这些人应该只是些普通蛮人。

    不过陈守义没有轻举妄动。

    蛮人距离这里足有两百多米远,远远超出他最佳攻击距离,前面则一马平川,连掩护身体的巨石都没有。

    这种地形想要偷袭,简直是完全不可能,只能硬碰硬。

    不得不说,蛮人毕竟也是智慧生物,除了生产力落后外,本身并不缺乏智慧,而且这种狩猎为生的生存方式,对四周环境的安全比生活在和平中的人类更加敏感。

    造船作坊建在这里,显然考虑到其中的安全因素。

    陈守义从箭袋里,抽出一根箭矢,手指轻轻把玩着锋锐的箭头,心中久久下不定决心。

    一下子面对十六个蛮人,无疑是种冒险。

    如果能少上一些就好了!

    好在,转机很快就来了。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个蛮人似乎准备偷懒,和同伴说了一句什么,就放下手中石块,很快又有三个蛮人笑嘻嘻的跟了上去。

    四人说说笑笑,一路朝这边走来。

    陈守义转身背靠在岩石,呼吸变得越发平缓,他缓缓把箭搭在弓弦,瞥了贝壳女一眼,却发现她发现早已经如鸵鸟一般捂住眼睛。

    渐渐的,蛮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大。

    “这太阳太烈了,等会去水里,要好好泡泡。”

    “好啊,我知道那里有颗果树成熟了,到时候我们去摘几个。”

    ……

    等到眼角的余光,捕捉到看到蛮人,陈守义便瞬间站起,同时射出一箭。

    利箭发出一声厉啸,旋即就射穿其中一个蛮人的头颅。

    趁着其余蛮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又迅速射出一箭,又有一个蛮人爆头。

    这时,剩余的两个蛮人终于有了行动,手持长矛,猛地这里扑来。

    这群蛮人,本就是朝巨石走来,两者距离极近。

    只相隔了几米远。

    无论对陈守义还是对蛮人,这点距离,几乎眨眼间就能迈过。

    陈守义扔掉战弓,拔出长剑,电光火石之间,他身体微微一晃,就轻易躲开其中一个蛮人被血迹浸泡的发黑矛尖,同时前进一步,长剑闪电般一撩。

    一道寒光闪过!

    锋利的剑刃,迅速切开这个蛮人颈部,血液喷溅而出。

    感觉着长剑传来的入肉的触感,陈守义面色沉静,一剑建功后,他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借着这具还未倒下尸体的掩护,脚步如鬼魅般一闪,转至最后一人的背后。

    此时,那蛮人还在为忽然消失敌人,急的满头大汗。

    下一刻,他就感觉颈部一凉,浑身的力气,就如戳破的气球迅速的流逝。

    陈守义抽出长剑,轻轻一抖,把剑尖上的血迹甩飞。

    直到此时,两具尸体,才一前一后的纷纷倒下。

    “是……是那个邪恶者!”

    这里的巨大动静,终于被远处的蛮人察觉,顿时所有人都面露惧色,几个胆小的蛮人,甚至开始逃跑。

    陈守义一丝笑容,嗜血而又冷酷。

    这次以一对二,用短接兵器直接对抗,让他信心不由大增。

    同时,那群蛮人的低落的士气,也他原本的紧张感,迅速的消失。

    他瞬间动了。

    脚尖用力一踏,身体扬起一片沙土,继而便如一支离弦之箭,迅速的朝那群蛮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