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三章:阴影

第五十三章:阴影

    一时间,箭如雨发。

    短短五秒时间,陈守义就连续射出八根箭矢。

    可惜,只有五箭射中目标。

    七八十米的距离,对他而言还是有些太远,再加上独木舟在海中摇摆不定,命中率就更低了。

    好在数量弥补了一切。

    见两人蛮人纷纷倒下,他长出一口气,把战弓放到一旁。

    然后继续划船,慢慢接近独木舟,

    刚刚还吓得躲了起来的贝壳女,见已经无事了,没等陈守义诱骗,就迫不及待的飞出舱内,主动飞去远处的那艘独木舟侦查目标,很快就吓得飞了回来,一脸惊惶失措道: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巨人死了!一个巨人还活着。”

    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陈守义看着正一脸焦急的提醒着他前面情况的贝壳女,心中有些无语。

    除了其中一个被射中脑袋的当场死亡外,另一个只是胸膛射中了两箭,哪有这么快死!

    他慢慢划船,一分钟后,他终于靠近独木舟。

    那个还活着的蛮人,口中不停的吐着鲜血,眼中带着惊恐。

    陈守义一手拉过船绳,一手提剑,一跃跳到对方那艘独木舟。

    那个蛮人激动的挣扎了几下,但插在胸膛的两支三棱箭头利箭却已带走了他所有的力量。

    “你们部落有多少人?”陈守义走上前去,把剑指向他的喉咙,冷声问道。

    蛮人怒目圆瞪:

    “西克洛,霍比古索巴答牙,会杀了你的。”

    他含糊说了一句,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便彻底的没有了声息。

    陈守义凝神细听,结果只听懂了后面几个字。

    他面色有些严肃起来。

    虽然前面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从后一句话中,他就已经听出这个蛮人部落显然还有依仗,并确定能杀死自己。

    他顾不上处理这艘独木舟,立刻跳了回来。

    拿出那本通用词典。

    迅速按照发音进行查找。

    没过多久,前面一句就已经找到。

    这是一个单词,大意为亡魂;地狱和邪恶者,按照语境,这显然是称呼他的,应该是邪恶者的意思。

    这就是蛮人眼中的自己吗?

    他心中有些沉默。

    他继续翻找后一句,这句话他说的相当模糊,他只能按照大致的记忆,进行搜索。

    最后只找到两个音节,一个是树的意思,一个是圣洁或者神圣,其余却翻遍了都没有找到相应的。

    “神圣的树?”

    “还是圣洁的树?”

    好像意思都一样。

    “这么说,这个部落有一颗树,会杀死他。”陈守义暗道。

    如果在地球,要是有人说,有颗树会杀死你,陈守义绝对嗤之以鼻。

    但在这个世界,一些强大的植物,同样拥有超凡的能力,甚至能如动物一样,行走大地。

    这时他不由想起那次他从蛮人族长获得的那颗犹如果核一样的神秘物品。

    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他看向还在远处的小岛。

    上面绿荫缤纷,远远看去犹如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许是看的久了,不知为何,森林在他眼里,忽然变得阴郁起来,仿佛笼罩着一层阴影。

    他连忙挤了挤眼睛,又仔细一看,结果一切已恢复了正常。

    “错觉还是心理因素。”

    陈守义有些不确定。

    不过今天,他来的仓促,时间也来不及。只是过来探路确认一下,倒是没有登岛的打算。

    他出来时已经是中午,如今估计已经过去了大约三个小时,哪怕回去又要花上同样的时间,地球那边天都已经黑了。

    他远远的看了一阵,就决定先返回。

    等明后天再做打算。

    他把那对方的那艘独木舟和他那艘用绳索相连,然后他便开始往回划。

    拖挂了一艘独木舟,他的速度顿时就更慢了,等回到小岛时已是五小时后。

    离开小岛前,他在附近水潭边洗了个澡,洗掉身上的污渍,又把衣服上沾上的几个血点去掉。

    等走出通道后。

    除了远处几处独立供电的大厦还散发着光亮外,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了。

    电依然还是没来。

    街道冷冷清清,除了几辆零星汽车,冒着浓重的尾气,在路上驶过,一整条街上,只有他一人在行走。

    当然还有几名警察。

    因为行踪异常,陈守义一路被警察问询了好几次。

    好在他那张略显青涩的脸,是最好的保护色。

    谁能想到,就在先前不久,他还面无改色的杀死了两个蛮人,并处理一具人类尸体。

    “不要在街上乱逛知道吗,你家在哪里?马上给我回去!”

    “好的,好的,我正往家赶呢!”

    ……

    “爸!妈!我回来了,快开门啊。”

    “死到外面好了,还回来干什么?都几点了。”等卷闸门拉开,陈母黑沉着脸骂道

    “妈,今天真的有事,走的有些远,赶回来就来不及了。”陈守义缩着脑袋,连忙钻进卷闸门。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

    “不能说,反正是重要的事!”陈守义试图含糊过去道。

    陈母不知想到哪里去了,态度顿时一缓:“那也不能回来的这么晚,外面多危险,今天我们附近又有人死了。”

    “妈,你瞎担心什么?要不是现在无法考核,我都已经是武道学徒!”

    感觉着陈母的担惊受怕,陈守义忽然觉得应该显露下自己一下的实力,不然每次晚归都会让父母提心吊胆。

    他左看右看,拿起餐馆方桌上的一只碗碟,仿佛捏饼干一样,就被他轻易的掰断了一片,随后把那一片捏在手里,似乎准备用手指捏碎。

    “你不要手了?”陈母被吓的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一声:

    她还未说完,陈守义手指就已经用力一搓,伴随着一声渗人的碎裂声,无数的粉末纷纷扬扬的洒下。

    “快给我看看,手划到了没有!”陈母一脸紧张的连忙抓过陈守义的手。

    陈守义把手摊开,只见手指和拇指除了太过用力,而微微发红外,手掌竟毫发无伤。

    “你看,一点都没事。”陈守义有些得意洋洋道。

    他高达13.8的惊人体质,让他看似婴儿般娇嫩的皮肤,实在极其坚韧,普通人拿把普通的匕首,如果不用尽全力,估计都无法捅入。

    “啪!”陈守义后脑勺一痛。

    “看把你能的,我还管不了你了?下次再干这种事情,小心你的皮。”

    PS:新的一周,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