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一章:闯入者

第五十一章:闯入者

    “竟还没死?”

    陈守义心中惊讶,下意识的看向尸体的眼睛。

    他眼睛半睁半闭,透过他的眼帘,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陈守义隐约感觉到尸体眼中似乎正散发着微弱的幽光。

    他看了一会,就退回院子中。

    不是因为害怕,实在是那股味道太难闻了。

    等陈守义坐下,陈星月就靠了过来,小声问道:“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就在那里,你自己不会去看?”陈守义看了她一眼,说道。

    “别这么小气,说说会死了。”

    “别说死,小心一语成谶!”

    陈星月有些被吓到了:

    “哥,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不逗你了。”陈守义也不在开玩笑,小声道:“手还在动,不过绑起来了,今天估计没你什么事。“

    陈星月顿时松了口气。

    ……

    时间缓缓的流逝,月光似乎变得愈加清冷。

    期间,那老人有些支撑不住,就被劝着去睡觉了。

    到了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灵堂就传来砰砰的震动声,那尸体开始挣扎。

    所有人顿时都停了下来,面面相觑,一脸惊疑不定。

    过了良久,王大爷的二儿子王德文大着胆子,去灵堂看了一眼,回来后脸色苍白:“没……没事,爸绑的好好的呢。”

    所有人听闻都松了口气。

    陈守义敏锐的注意到自己妹妹原本紧紧抓着裤腿的小手,也变得松弛下来。

    他不由感觉好笑,既然这么害怕,又何必出来。

    ……

    砰砰的震动,不停的响起,越来越剧烈。

    伴随着从尸体喉咙深处发出用力的“嗯嗯”声,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午夜,显得相当渗人。

    但陈守义只感觉无聊。

    却只能继续煎熬。

    他甚至都有些希望王大爷能挣脱出来,热闹下气氛。

    可惜,在这种低魔的环境下,王大爷也有心无力。

    ……

    也不知熬了多久,天终于破晓了,尸体的动静也逐渐平息。

    回去的路上,陈星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脚步雀跃道:

    “就这样五千就到手了,没想到这么轻松。”

    “你只有两千,三千是我的。”陈守义残忍的戳破她的美梦。

    “不用你提醒,贪财鬼!”陈星月冷哼了一声,说道:“早知道这么省事,当初我一个人去了。”

    原本都可以拿五千的,现在连一半都拿不到。

    “没有我,你敢来吗?”陈守义斜睨了妹妹一眼,说道。

    他早已看穿了妹妹的外强中干。

    “有什么不敢的,懒得跟你说。”

    “唉,轻松赚了三千,也不知道该怎么花?”陈守义做思考状,一脸欠揍道。

    “哥,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你知道吗?”陈星月在背后咬牙切齿道,看着他屁股,恨不得踢他一脚。

    “竟然说你哥讨厌,本来我还准备不要的。”

    “哥,你是我的亲哥,你最好了。”陈星月秒变脸,毫无节操的说道。

    ……

    作为一名拥有二十余万巨款的“富豪”,他怎么可能真的好意思去拿妹妹的好不容易赚到的血汗钱,先前只是对她开个玩笑罢了。

    走到家门,发现父母早已经起来了。

    看着两人有些困意的脸上,显然也是担心的一晚没睡好。

    “先别进来,跨个火盆,去去晦气。”陈母迷信的把一把干枯的蒿草在一口破锅里的点燃。

    ……

    上午只睡了几小时补眠,醒来后,陈守义就感觉精力充沛。

    吃过中饭后,陈守义就提着公文包,又去一趟烂尾楼那里。

    军警依然在附近巡逻,但这次陈守义却忍不住了。

    这几天都没去荒岛那里,他心中有些担心蛮人的异动。

    趁着警察不注意,他身影一闪,就朝烂尾楼飞快跑去。

    一路有惊无险,等走到地下停车场后。

    他脸色就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停车场的地面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脚踩在上面,都会留下清晰的脚印,本来脚印只有他一人。但此刻,却多出一双。

    他面色变得凝重起来,顺着脚印一步步朝前面走去。

    来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顺着他的脚印行走,直到消失在通道口结束。

    “终于有人发现这个通道了吗?”

    对于这一切,陈守义虽惊却并没感觉什么意外,烂尾楼又不是在偏僻荒无人烟的所在,而是在街道附近,只要有心人,就能轻易的发现他异常的行踪。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他就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

    对方脚印只有一个方向,证明对方还在里面,只是上面已经积累了灰尘,厚度和他最近的一次脚印相差无几。

    他最上一次来异世界是几天前了?

    已经过去四天多。

    他心中隐隐已经有了猜测。

    那人估计已经死了。

    不过想的再多也没用,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

    陈守义一步走进通道,场景才刚一变幻。

    眼前就看到了一具尸体。

    尸体面朝下,穿着一身西装,一副白领打扮。

    陈守义第一眼就看向这具尸体穿的鞋子,鞋子的花纹,和脚印一模一样,显然发现通道的就是这个人。

    他已死去多时,尸体都有些浮肿腐烂,双脚呈现不自然的扭曲,显然是承受不了这里的重力,忽然跪倒在地所致。

    陈守义下意识的看了尸体离通道的距离,足足相距二十多米。

    他有些想不通,当初,这个人怎么跑的这么远。

    三倍重力,对普通人来说已经相当危险,在地球上摔一跤,不过破个皮的事情,但在这里,却轻者骨折,重则致命。

    直到陈守义注意到前方不远处,一堆金砂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他才恍然大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果然不假。

    估计对方是看到自己的那堆金砂,才冒险深处。

    这些金砂其实也就半斤不到,最多也只能值个四五万,结果却把命搭了进去。

    不过对陈守义而言是个好事。

    ……

    尸体虽然有些发臭,却必须处理。

    见过王大爷的这种诡异的变化,陈守义对尸体变得相当敏感,连地球的环境下,都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更何况这里还是神秘之力更高的异世界。

    他屏住呼吸拉起尸体的一条腿,就往山下拖去。

    十几分钟后,他便尸体扔进大海,然后仔细的洗了下手。

    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了一个钱包,显然是拖尸体的过程中,从对方口袋掉落下来。

    钱包摊开着,露出上面的照片。

    他本来不想理会,就算里面有再多钱,他也不想捡,但看到钱包上夹着的照片,他还是忍不住蹲下身来,把照片取了出来。

    这是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

    照片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坐在父亲的脖子上,笑的很开心。

    陈守义忽然把照片揉成一团,用力的扔向远处。

    人又不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