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十章:入夜

    还未走到楼下,陈守义就听到陈母的说话声。

    “真是的,这么邪门的事情,别人都躲都来不及,你还巴巴的凑过去,真是钻钱眼里了。”

    “妈!”陈星月抱着陈母的胳膊,撒娇道:

    “我一个武者学徒,有什么好怕的嘛,他们一家不都没事。”

    “万一那脏东西还认得人呢?”陈母还是不放心道:“人家连亲属都没敢去,你一个外人去什么?”

    “到时候,难道我还不会跑!如果连跑都跑不了,我待在家里也不安全。妈,你就放心吧!”

    “真是气死我了。”

    “好了,好了,既然你们要去,那就晚上小心点,到时候照顾一下你哥。”陈大伟说道。

    旁边正看着陈星月笑话的陈守义,听着不由张了张嘴。

    我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

    但最终,他还是没说什么。

    说了,还以为你吹牛呢。

    他心中决定等社会秩序一恢复,就去考核武者学徒。

    不要小看一个武者学徒的身份,它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地位的体现。

    换一种说法,就相当于提前拥有了政治权力,并享受相应的权力和义务,拥有了民兵的身份。

    特别是在东宁这种小地方,有一个武者学徒的身份,别人往往就会高看你一样,总能迎来敬畏羡慕的目光,这是普通人面对能轻易夺走自己生命的强大同类的本能反应。

    要不是陈星月是武者学徒,父母又哪那么容易同意出去。

    当然也不会有人来请她!

    ……

    清冷的月光,带着微微的冷意。

    两个人影,一高一低,一前一后的走着。

    小巷很安静,只能听得两人的脚步声,清晰的响起。

    陈星月一身棉质的运动服,肩上背着一个剑盒,手上拿着手机在前面照明。

    陈守义看着他手机,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怎么还有电?”

    “汽车上充的呀,你不知道吗?”

    陈守义:“……”

    要不是陈星月提醒,他都忘了车上能充电。

    ……

    这一带的小区都是自建的欧式两层半的房子,独门独院,由于当初统一规划,小区内横竖划一,看起来丝毫不显得凌乱。

    只是他家房子在街边,出门就到了街上。

    陈守义很少在小区内走动,如今走来,他感觉都有些陌生。

    此时还不到七点,小区的街道上,却是空无一人。

    要不是两旁的房子里,透着些许微弱的灯光,都让人怀疑所有人已早早入睡。

    王大爷家很好找。

    他家的院子里搭着黑色的篷布,黑沉的渗人。

    院子的铁门关着。

    两人走上前去敲门,只敲了两声,门很快开了。

    开门是王德彪的媳妇阿芬,一个四十多岁中年妇女,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胸口别着一朵黑色布花。

    她面容憔悴,眼袋有些深。

    她的眼睛给陈守义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这是一双充斥着惶恐不安的眼睛。

    不过任谁碰到这种事情,估计也无法安之若素。

    “哦,陈星月,你们来了,快请进。”

    “阿姨好。”陈星月道。

    陈守义也跟着称呼了一声,随着陈星月走了进去。

    院子里弥漫着淡淡的尸臭味。

    很冷清,人少的可怜。

    除了王大爷的一个兄弟和两个儿子,就只有王德彪的媳妇阿芬了,其余的亲戚都没来,显然是吓怕了。

    几人见到陈星月,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纷纷迎了过来。

    王大爷的弟弟一个七八十岁老人从座椅上站起,当先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说道。

    “星月,这次要靠你了,你们武者学徒阳气旺,最能震慑煞气,希望今天我这个弟弟能安生一点,我们这些活人,经不起反复折腾啊。”

    老人大都迷信,更何况发生这样的事情,由不得不信。

    陈星月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有些手足无措,面红耳赤:“这个……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就算没用也没关系,有你在我们就放心了。”王德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镇不镇得住的煞气倒是小事,关键是能壮胆啊。

    “是啊,是啊!”王大爷的二儿子也附和道,生怕把陈星月吓跑了:“现在我爸的尸体被绑了起来,没危险的。”

    “星月坐坐!”阿芬连忙招呼道:“还有大伟的儿子,都别站着。”

    称呼妹妹用的是名字,但到了他这里是某某人的儿子。

    称呼的区别,代表着两人在众人心中地位的差异。

    陈守义也没有在意,他早已习惯了。

    “陪星月过来的吧,都感觉有些不认识了。”阿芬强颜笑道,一边泡茶,拿点心。

    陈守义敷衍了回了一句。

    ……

    夜渐渐深了。

    几人坐在一边喝着浓茶,一边聊天。

    悲伤的气氛,经过这两天的事情后,早已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恐惧和不安。

    说着说着几人就聊起昨晚发生事情。

    言语似乎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把尸体领回来,应该任由警察处理。

    通话几人你一句,我一句。

    陈守义也大致了还原了当初的情况。

    原来那一天王大爷尸体被警察开枪打倒后,便变得如真正尸体一样,倒地一动不动。

    警察对这个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们没这个业务啊,而且也从没碰到这种诡异的事情。

    陈守义猜测,这些警察当时估计也吓的够呛。

    正好死者的家属就过来了,说明情况后,便叫家属重新领了回去。

    说起来这事,实在是一波三折。

    陈守义听了几句,就默默的发呆。

    他看了一眼拿着手机正专心致志玩着游戏的陈星月。

    心中不由感觉有些失策,早知道就应该带本书过来,哪怕是背背通用语词典,都比现在无事可做要强。

    他有些无聊的起身,在院子里走几步。

    这时,他看向灵堂,忍不住好奇,便走了过去。

    其他人看了他一眼,也没有阻止。

    ……

    此时,已经半夜十二点了,屋内烛光摇曳,一片昏黄,两根白色蜡蜡在案桌上跳跃燃烧着,已经烧了大半。

    空气中弥漫一股混合着尸臭和香烛的古怪味道,案桌背后搭着白色布帐。

    而王大爷的尸体便在布帐的后面。

    他下意识的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布帐,凑到王大爷的尸体面前看了一眼。

    尸体被绳索连床紧紧的绑在一起,上面皮肤蜡黄,没有一丝血色。

    一身寿衣,穿上身上,显得过于宽大,很明显尸体身体肌肉已经出现了萎缩。

    自昨晚领回后,这尸体就没有清理过。

    沾满灰尘的暗灰色的寿衣,上面已经有了几个弹孔,伤口处可以看到一种暗沉的湿迹。

    由于寿衣是灰色的,他也无法判断这是血还是尸体的油脂。

    除了身体有几个弹孔外,最显眼的伤口还是在头部,一颗子弹,从腮帮斜着射入大脑,留下一个恐怖的黑色伤口。

    这时,陈守义忽然注意到一个细节,他的指甲有些发黑,黑沉黑沉的。

    而且,手指还在不时的微微动弹。

    PS:求一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