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四十八章:音爆

第四十八章:音爆

    在迷蒙的月光下,在夜深人静中。

    这具行走缓步的尸体,给人一种浓浓的阴森之感。

    昨晚那个鬼虽然也渗人,但终归没有亲眼看到,犹如隔了一层,还无法给他带来更深感受。

    然而这具诡异尸体,却切切实实在摆在眼前。

    诡异而又渗人!

    刹一见到,即便是陈守义也感觉一阵鸡皮疙瘩。

    或许已经死了一天,王大爷尸体已经有些腐烂,他隐约中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尸臭味道。

    小巷的远处,几个胆大的身影在偷偷观望,远远的不敢靠近。

    陈守义猜测,这应该是王大爷家的亲戚家属。

    碰到这种半夜诈尸的事情,他们一家估计现在也是吓得够呛。

    按照这一边的习俗,亲人当天死后,第二天晚上还要灵堂,做“白事”,直到第三天凌晨才会送到火葬场。

    但以如今的形势,街上道路堵塞,又加上停电,送去火葬场火化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大爷的干瘪尸体,缓缓走近,很快就来到他的窗下,尸臭味越来越浓,令人作呕。

    他尸体的脚步没有停留,很快就远去。

    陈守义看了一会,重新回到床上,才躺了没多久,外面就传来大喝声。

    “什么人?”

    “站住!”

    “不然我开枪了!”

    自昨晚开始,东宁市的主要街道都日夜有军警巡逻,许是注意到那王大爷的诡异,很快就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寂静的深夜,变得喧闹起来。

    陈守义没有过去凑这个热闹,他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他忽然有些想张晓月,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可惜自从断网后,彼此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

    第二天,电依然没来。

    街面也愈发萧条,除了到处都是在检修线路的工人,行人稀疏,人心惶惶。

    早上的时候,陈守义去了趟学校,却失望的发现学校已经停课了,校门紧闭,空无一人。

    他又来到张晓月家的小区,徘徊了许久,看了看没有信号的手机,最终只能无奈离去。

    陈守义不知道张晓月家在哪一栋楼,哪一室?

    就算知道,他也不好贸然上门。

    不知不觉中,他又走到烂尾楼附近,发现这边已经有交警在到处贴通知了。

    陈守义凑过看了一眼。

    通知是关于堵车的。

    通知上要求,明天中午所有把车落在道路上的车主,都必须坐在车上随时等待配合道路的疏通,如果到时没到,或无法开动,汽车将做为报废车处理。

    这里的大部分车其实还是能开动的,真正无法动弹的只是少数,不过正是这些车的抛锚,才让整个车流无法动弹。

    这是上面是动真格的了。

    不过想想也是,要是任由车留在街道上,这路恐怕将会无期限的堵下去,不仅造成了通行不便,也加大了恢复市面秩序的难度。

    ……

    明山公园山巅。

    有着一颗巨大的银杏树。

    十月已经快接近中旬,银杏树的树叶已开始泛黄,随着一阵强风吹过,银杏叶沙沙作响,一片片树叶飞舞而下,犹如飘扬飞舞的蝴蝶。

    忽然,恍若有一阵幻影闪过。

    伴随着空气的厉啸声。

    这些树叶,还未飘落在地,就被一股小型的音爆绞得粉碎。

    一个唇红齿白的俊秀少年,手持一根树枝,在银杏树下,目光锐利。

    剑要准,更要快。

    相比于刺弹力球,树叶更轻,运动轨迹更多变,同时也更容易被出剑时携带的气流所影响,但高速的思维判断能力,以及快如闪电的出剑速度,却把这些干扰的因素降到最低。

    他瞥了眼手上的树枝,发现顶部已经在刚才的几次全力刺击下已经被音爆炸成了一束蓬松的纤维。

    这里位于东宁市最大的公园,明山公园的山巅,

    因为街上军警依然没有减少,陈守义也不好再去烂尾楼的空间通道,不得不到这里练习。好在这种时候,这里显得相当冷清,很少有人会来这里。

    ……

    自再次强化后,在各种属性相辅相成下,他的出剑速度,快了将近五成。

    今天这一次练习,发现自己终于突破了音障。

    “不过这种音爆刺击,对身体负荷相当大,刺到最后,明显感觉到可怕的阻力,就像刺向一块铁板一样,只是连续出了数十剑,就感觉身体被反震得有些麻木了。”陈守义微微皱眉。

    “好在武道发力,是尽可能的调动更多的肌肉参与用力,相应的反作用力也被这些肌肉均匀的分摊。”

    其实,也就是他体质强健,若是换一个其他力量和敏捷相当的武者,恐怕最多也就刺个一两剑,身体就要吐血了,甚至要是在异世界,他有自然之愈的天赋能力在,这种影响还未更弱,微乎其微。

    这时,远处传来说笑声。

    很快,一对年轻男女搂搂抱抱的朝这边走来。

    “这里太安静了,一个人都没有,我好怕。”

    有人我还不来呢,青年心道:

    “有我在,怕什么?山顶上有颗老银杏树,听说都有几百年了,也不知道现在落叶了没。”

    女孩想到男朋友的实力,心中的担忧减轻了不少,但还是不想太来这种没人的地方:“我们看一看,还是早点回去了,听说最近治安不太好。”

    “咦,好像有人!”青年说了一声,语气有些失望。

    女孩看见眼对方相貌,长得眉清目秀,还有些青涩,应该还是学生,一看就不像是坏人,便松了口气道:

    “真的啊,他在干什么?”

    “真烦人!”陈守义看着这对情侣,眉头微皱,只好无奈的停了下来。

    他走到不远处的凉亭坐下,趁着这时间休息一会,准备等他们离开,再继续练剑。

    这对情侣,在银杏树下亲昵的搂搂抱抱了一会。

    很快青年对女孩似乎耳语了一句。

    女孩立刻打了他一下,面色羞红。

    随即青年就朝陈守义走来。

    “哥们,给我的面子,让个地方。”

    陈守义奇怪看了一眼这个凉亭:“这么大的地方,还不够你们坐?”

    青年眉头皱了皱,一脸不悦道:“我的意思是,你离开这里,到别处去玩,给我个面子。”

    陈守义明白过来,心中也有些不爽了。

    “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练习地方,你过来打扰我,我不计较也算了,竟他妈还想得寸进尺。

    青年一愣,似乎没想到陈守义这个一看就像高中生的少年会拒绝。

    现在的高中生,都变得这么嚣张了吗。

    “草,话听不懂啊,别给脸不要脸,想找揍是吧!”

    陈守义心火腾腾直冒,这两天这种压抑的气氛下,他本来人就有些烦躁,这一下完全是一点就着。

    “我揍你妈!”

    他陡然一脚踢向他的大腿,青年显然也是练武道的,反应极快,脚立刻本能的后退,但还是有些来不及,大腿被脚尖重重的踢中,一阵难言酸麻传来,右脚顿时跪倒在地。

    “我就说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嚣张,没想到还有两下子。”皱眉缓了数秒,青年站了起来,怒容满面:“这一脚力量不错,不过比起真正的武者学徒还是差远了。”

    ps:不好意思晚了,求一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