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四十六章:乐极生悲

第四十六章:乐极生悲

    梦境的时间很长,但实际上却短暂的仿佛失神了一下。

    陈守义睁开眼睛,躺在床上,心中静静的回味着刚才梦境中记忆。

    这次优化,炼体三十六式改变极大,不只是动作变得更加复杂,难度更高,还多出一点神秘的味道。

    他猜测这应该是地球环境变化的原因。

    没有神秘力场入侵,没有这种环境支持,这次优化,也许将会是另一个版本。

    他心中忍不住突发奇想,如果优化时,身在异世界的小岛,又会这么样?

    那里的神秘之力浓度更高,估计会更加偏重神秘力场。

    不过猜测毕竟是猜测,没有验证的猜测,永远只是空中楼阁。

    陈守义转而不在想这些。

    他有些心痒难耐,迅速起身,在狭小房间里摆开姿势,开始演练。

    在梦境时他还没觉得,真亲自修习起来,他才发觉难,相当难!

    所有的动作,似乎都违反人运动的常理,重心时刻变化,往往让身体处于极不平衡的状态,同时还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入静,心神古井无波,平如镜湖。

    好在这种对常人而言最难的清醒式的入静,他在梦境中亲身经历过不知多少遍,对他而言,倒是算不上什么难度,很容易就能入静。

    但关键是,每做一式身体都仿佛被电流击中,浑身酥酥麻麻,奇痒难耐。

    而且随着动作的连续,酥麻瘙痒还会不断的叠加,愈演愈烈,对他的心境产生严重的干扰。

    心神稍有波澜,动作就会被打断。

    一开始,陈守义最多只能练习到十一二式,就难以为续。

    身体麻成一片,皮肤全是鸡皮疙瘩,肌肉都仿佛抽筋了一般,跳动个不停。

    最难以忍受的还是瘙痒,这种痒不是来自皮肤,而是来自肌肉,甚至来自骨骼,抓无法抓,挠又无法挠,简直让人心火腾腾直冒。

    不过正是这种强烈的反应,让陈守义感觉到,这个二次优化版本的强大效果。

    纵然身上有着这样那样的难受,他依然咬牙坚持下去。

    他每练习几遍,就休息半分钟,等那酥麻感稍退后,就继续练习。

    半小时,他已经能练到第二十一式,停下来时浑身都感觉僵硬了一般,头皮发麻。

    当两小时后,他已经能练到三十三式,可惜心神微一波澜,身体一僵,他就硬生生的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

    正百无聊赖的贝壳女,见巨人倒下了,顿时眼睛一亮,立刻如跳蚤一般从床上跳下,迈动小腿飞快的跑了过来。

    “巨人,你怎么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体,小手鬼鬼祟祟的抓起一颗从他裤袋里掉出的玻璃珠。

    陈守义完全没有察觉。

    “没事!”他躺了一会,便缓了过来。

    见他站起来,贝壳女小腿连忙倒退了几米,站在床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口袋。

    陈守义没有在意,起身又继续练习。

    他还不信,这套动作练不成了。

    一分钟后,他身体再次重重倒下。

    下一刻,贝壳女眼睛都在发光,她又飞快的跑了过来,故技重施,眉开眼笑道:“巨人,你没事吧!”

    这次掉了好多的一颗,她两手都抓不过来,她捡起一颗,又掉下一颗。

    贝壳女努力的想要把所有珠子都捡过来,心中狂喜的同时,也越来越急,浑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这宝石是我的!”这时一个雷鸣般的声音的响起,贝壳女吓得浑身一僵,手上的珠子洒落一地。

    不知在何时,巨人竟已经坐了起来。

    “不!不!不!”贝壳女立刻重新抓过两颗,死死的攥住,偏过头道,眼泪都掉下来了。

    “它从我口袋掉出来的,它就是我的。”陈守义摆事实讲道理,他先前还想着贝壳女怎么变得这么好心,原来是为了玻璃珠。

    “可……可这是我捡到了。”贝壳女瘪着嘴,哭着道。

    “但它还是我的!”见她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陈守义话题一转:“不过,如果你帮我捡起来的话,你可以拿一颗。”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已经有了些许黑心资本家的风范了。

    贝壳女一听,立刻停止了哭泣,神色有些希冀道:“那下一次宝石又从你口袋里掉了呢?我捡到还有奖励吗?”

    “没有下一次,我会把宝石放到其他地方。”

    巨人那残忍的回答,让贝壳女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她抽泣的擦了擦泪水,委屈的蹲下身体把地上的一颗颗宝石捡起,放到陈守义的手上。

    “你脚下还有一颗。”陈守义眼尖,看着她后跟有些踩不平,立刻说道。

    贝壳女泪水顿时流的更快了,她恋恋不舍的移开脚,捡起玻璃珠子,恨恨的放到陈守义的手上,口中大声道:“#@@¥的巨人,给你!给你!全部给你!这次真的没有了。”

    陈守义有些不放心的仔细的检查了下地面,发现确实没有了。

    这才把口袋里的所有玻璃珠掏了出来。

    那迷离的光辉,把贝壳女的眼睛都迷住了,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陈守义遵守承诺,给了贝壳女一颗,又当着她的面数了一遍,然后来到床头柜前,把数十颗绿豆大小的玻璃珠放到抽屉里。

    贝壳女目光紧紧随着玻璃珠转动,直到消失不见,才算故作不在意的偏过头。

    见巨人过来后,她又退回床下,眼角看着黑暗中的那颗她第一次捡到的玻璃珠,她心中不由暗自得意。

    又有两颗了。

    ……

    等到傍晚五点,陈守义终于把炼体三十六式完整的一遍练完。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一种神秘的气机降临,他冥冥中仿佛感应到一种微弱而又无所不在的伟力,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组织,每一块肌肉,乃至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这种力量之中。

    身体的酥麻,正在飞快的消退,取而代之是暖融融的一片。

    他回过神来,感觉身体上下无一不舒服,前后的剧烈反差,就像*****,差点让他呻吟出声。

    ……

    去卫生间洗了个澡,陈守义再次出门。

    街上车还依然堵着,一些餐馆已经关门歇业,但大部分还是在正常营业,陈守义看到附近的有家营业的快餐店,刚准备进去,就感觉有道目光正在看他。

    他现在感应敏锐,立刻转过头。

    一个穿着短裙的娇俏少女站在街上,有些不确定道:“哥?”

    “星……星月,你怎么在这里?”刹一见到他妹妹,他难免有些慌乱,好在很快就镇定下来。

    “哥,这句话应该我问吧,你现在不是在集训吗?”陈星月一脸狐疑的打量了下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哥哥,语气却丝毫不客气道。

    “今天停电,训练了大半天,老师就通知集训要推迟几天,我这正准备回家呢。”

    陈守义接着皱眉道:“对了,现在这么乱,你不呆在家里,乱跑什么?”

    有陈星月在,他对家里还是相当放心的,毕竟怎么说也是武者学徒,远不是普通人可比。

    “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妈让我看看,这里超市还能不能买到东西?”陈星月说道,不知道为何,面对哥哥的训斥,她竟感觉到有些紧张。

    “家里没买到?”陈守义问道。

    “买了,不过妈觉得可能会不够。”

    PS:新书期推荐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