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四十四章:见鬼

第四十四章:见鬼

    半夜一点。

    寂静的宾馆二楼走廊上一片漆黑。

    带着一种淡淡的阴森之意。

    一个诡异的身影不停的在走廊上徘徊。

    他浑身都是鲜血,青白的仿佛死人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这里在哪里?

    我又是谁?

    对于先前的一切,他似乎已经毫无记忆。

    他不停的来回走动,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似乎正在宾馆的走廊上。

    他感觉自己的思维很迟钝,很多事情都已经想不起来。

    他也感觉很累,很虚弱,他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他迈动脚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坐了个开门的动作,然后走了进去。

    实际上上却是身体穿门而过,仿佛身体已经变成虚幻一般。

    房间是双人间,除了他之后,还有一名同事。

    他忽然想了起来,自己一名机械工程师,这次和公司的老师傅一起来东宁市,就是因为他们公司的机械出了问题,来客户这边检修的。

    同事还没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似乎失眠了。

    看着这名同事,渐渐的,不知为何,他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怨气。

    平静的脸上,变得扭曲而又狰狞。

    ……

    “鬼啊!”

    一声尖锐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走廊。

    紧接着,门嘭的一声推开:“救命啊,快来人啊!”

    陈守义在睡梦中被这尖叫声猛然惊醒。

    旁边蜷缩着身体的贝壳女也被吵的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眼缝,眯了陈守义一眼,又翻了身继续睡。

    发生了什么事?

    他迟疑了下,迅速穿上衣服。

    拿过手机打开电筒。

    等一打开门,他便敏锐的感觉空气中似乎带着一丝莫名的寒意,仿佛在吹着冷气。

    但只是片刻,这些阴冷的气息从他周围消散。

    不远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瘫软在地,他似乎吓的不轻,双手抱头,身体拼命往墙边缩。

    他惊恐的说着什么,声音带着哭腔,浑身瑟瑟发抖。

    “求求你,别过来!”

    “小张,冤有头债有主,害死你的不是我啊,等回去后我一定给你烧香磕头赔罪。”

    “我是没帮你,可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也害怕呀!”

    在这个阴冷的深夜,老者的声音异常渗人。

    ……

    但让陈守义感觉奇怪的是,他根本看不到对方在和谁说话,仿佛他的前方有个看不见的人影。

    这个时候,不少人门口都已偷偷打开了一条小缝,朝这边观望。

    过了一会,许是看到陈守义站在走廊上,一点事情都没有,终于有几个人,大着胆子走了出来,小声的朝老者指指点点。

    “这人和那个先前死的人的同事吧?”

    “好像是,他这是疯了吧!鬼,哪有什么鬼,我怎么没见过?”

    “也许做了亏心事呢!”

    任何时候都不会缺少看热闹的人,很快走廊就渐渐热闹起来,但没有一个敢于靠近那个老者,只敢远远的观望。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大多数人普遍的想法。

    说实话,面对这种诡异的事情,陈守义也感觉有些渗人。

    自从昨晚异变后,这个世界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同。

    还在这种怯意也只是一丝,毕竟他连蛮人都杀过十几个,尸体都能亲自背过,胆量自然不是普通人可比。

    陈守义咬了咬牙,大着胆子,朝那个老者走了过,他有些想看看,这个鬼是什么样的?

    恐惧来自神秘,一直在异世界出没的他而言,迟早需要面对这种东西。

    而且他相信即便真的是鬼,在神秘力场浓度还极低的现在,也根本不可能出现强大的鬼魂,更何况还成鬼不久。

    “小兄弟,别过去啊,万一真有鬼呢。”旁边一个青年见陈守义准备走过去,好心提醒道。

    “没事,从小到大,我还没见过鬼呢?我去看看情况。”陈守义笑笑说道。

    说着,也不顾其他人再劝,

    就朝前走去。

    随着他走近,前面阴冷的气息迅速消散。

    他现在浑身气血旺盛,对于这些阴冷之气而言,简直就如烈阳一般。

    还未等他走到那老者的跟前。

    他就感觉精神微微恍惚了下,下一刻,就隐约听到一声怨毒绝望的尖叫声。

    咦,好像没了!

    走廊依然还是原来的走廊,只是似乎少了一种诡异阴森的气氛,多了一丝人气。

    陈守义原本走过来时,还精神紧绷,心中七上八下。

    谁想到轻松的跟什么一样,还没用力呢,对方就倒下了。

    “大爷,你没事吧?”

    他拍了拍这位吓得瑟瑟发抖的老者,他身上散发一股尿骚味,这位刚才显然已经被吓尿了。

    “别……别杀我啊!”

    “大爷,你做噩梦了吧,鬼,哪有什么鬼?”

    老者听到陈守义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他才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有些神经质的左右张望。

    他身材有些微胖,脸上眼袋很重,带着不健康的浮肿,仿佛好几天都没睡过了。

    ……

    一阵热闹后,陈守义回到房间。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半。

    他看着依然淡定安睡的贝壳女,就为自己先前的紧张感到好笑。

    相比于异世界,这种鬼,估计根本不值一提。

    他猜测就算他不过去,恐怕也无法伤害到人。

    只是他有些疑惑,为何那老者能看到,自己和其他人却看不到呢?

    不知怎么的,他心中不由想起一些网上什么人容易见鬼的传言。

    虽然大都无稽,但有两点,老者是满足的。

    比如年老体虚生病的人,比如精神虚弱时常失眠的人,那老者都符合,再加上那鬼直接针对他,估计这也是他能看到的原因。

    算了,不想了!

    继续睡觉。

    ……

    一夜无话。

    第二天陈守义起床,发现电还没来,信号和网络依然还处于中断。

    他心中有些沉重去卫生间,洗漱完毕。

    回来后穿上衣服,把贝壳女装进公文包,就出门了。

    街上依然堵着车,一夜过去了,道路还是没有疏通的迹象。

    陈守义注意到不少工人,在路边检修线路。

    街上除了警察之外,也多了全副武装的士兵。

    给人一种凝重的气氛,仿佛风雨欲来前的压抑。

    陈守义拿着公文包,脚步沉重的走着,没过多久,他就来到报刊。

    没有网络,没有电视,获取外界信息就只能通过报纸。

    寻常冷清的报刊,此时却难得排着长队。

    所有人都在彼此打听着小道消息,说什么的都有?

    什么地下巨型空间通道干扰了?

    什么太阳黑子风暴?

    甚至连说世界末世的都有。

    陈守义趁着排队,听了一耳朵,足足等了几分钟,才买到今天的报纸。

    然而等粗略的翻过一遍后,也没获得有用的信息。

    报纸上只是简单提了提停电和断网的信息,也在说正在全力紧急检修,保障民生。

    却没有提起具体的期限,至于东宁外界的情况,更是一字没提。

    报纸上大幅度的篇幅,都在讲着全市各类物资供应充足,提醒百姓不要恐慌,不要哄抢。

    PS: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