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三十九章:劫后余生

第三十九章:劫后余生

    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部落族长的死亡,让蛮人士气直降谷底,恐慌开始蔓延。

    这是一个人数只有数百人原始部落,其社会发展还没出现农业,还是以渔猎采集获取食物为生。

    谁能获取更多的猎物,谁能让族人吃饱肚子,谁能保护部落,谁就是族长。

    犹如猴王之与猴群,族长的竞争一向激烈而又残酷,随时都会面对无数的挑战,当年老力衰,明智一点的通过“禅让”,主动退位,要么被新的更强壮的竞争者挑战中杀死。

    因此每一个在任的族长都是一个部落中最强壮最可怕的战士。

    这样一个人物的死亡,对一群组织结构松散而又纪律松懈的蛮人们的打击,可想而知。

    ……

    就在陈守义准备趁此时机,逃往通道口时。

    两条独木舟的蛮人,也慌慌张张的拿起撑船的蒿子,几个蛮人合力用力一撑,两条独木舟便一前一后的逐渐脱离搁浅的沙滩,缓缓的趋向大海。

    陈守义跑了几步,见后面再无动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们竟然逃跑了?

    见到眼前这一幕,他脑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回头又惯性的跑了几步。

    等等,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还要跑?

    这样岂不是显得心虚,显得底气不足!

    他回过神来,随即,他就立刻掉头,朝原路返回。

    直到双脚沾到海水,他才停了下来。

    他远远的开弓朝天空射了几次,他发泄似的大声恐吓道:

    “回来,让我杀了你们。”

    “我会割掉你们的……呃!”

    他忽然卡壳了,不知道头颅该怎么说,他还没学这个词汇。

    不过这并不影响实际效果,蛮人们看着这名拿着可怕武器的神秘人物不停发射的攻击,神色越发惊恐,愈加拼命的划船。

    本来吗,树神神谕内容就相当含糊不清。

    作为一个还没点燃神火的神性生物,它的能力相当有限,对危险预知,也仅限模糊的感应,只知道危险在北方。

    但到底是什么程度的危险,它也说不清,感应模糊,可能只是死几个信徒的小小危险,也可能是一个连它都可能陨落的危机。

    但神谕一下来,不可避免的就被蛮人过度解读。

    这次行动聚集了全族大部分的青壮,明显就是奔着应对灭族危险等级去的。

    结果还未完全登陆小岛,人员就死伤近半,连最强壮的族长也死于敌手。

    这不只证明神谕的正确性,同时,在蛮人眼里,陈守义也已经被衬托的就像噬人的恶魔一般。

    ……

    陈守义发泄了一阵,见两艘独木舟越越划越远,他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仿佛虚脱了一样,浑身提不起一丝的力量。

    自己竟活了下来?

    在二十三个蛮人的追杀中活了下来!

    他身体一仰,躺在沙滩上,闭上眼睛,任由雨水浇淋,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转而笑容越来越大。

    活着的感觉真他妈好!

    ……

    雨越来越小,没过多久,雨就停了。

    随着乌云散去,阳光洒下大地。

    躺了足足半小时,他终于站了起来,朝尸体走去。

    身上湿透的衣服歪歪斜斜的贴在身上,鞋子也被灌满了水,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让他极其不舒服。

    他索性脱掉上衣。

    鞋子却是没脱,这里的沙滩可不是筛选过的人工沙滩,上面充满着尖锐的砾石以及贝壳的碎片,以他这双没有经过什么磨砺的脚板,估计很快就会皮破血流。

    躺在沙滩的蛮人只有两具,一具是最早射杀的那个蛮人,一具则是蛮人的族长。

    那些在海中的倒是不用他处理。

    浅海上丰富的小型海洋生物,是最好的清道夫,用不了多少,这些尸体,就会只剩下一堆白骨。

    先检查了一下那个普通蛮人的尸体,结果发现这个蛮人,除了身上兽皮,穷的完全是身无外物,至于那臭烘烘的破烂兽皮,他根本是懒得看上一眼。

    陈守义一把扛起尸体,趟过海水,随意一扔,就已经完事。

    随后他又走向那个高大强壮蛮人族长,相比于那个普通蛮人。

    这位蛮人的族长,就阔绰多了,光腰上那张油润光滑水浸不湿的兽皮,就显得颇为不凡,隐约中似乎还散发微弱的荧光。

    他忍不住摸了一下,竟感觉触手温润,甚至还带着隐隐的排斥之力。

    显然这张兽皮绝非普通野兽留下的。

    可惜似乎也没多大用,也只是看的的稀奇,难道他还能围着兽皮不成,或者做件皮衣。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不顾恶心,把这张兽皮从尸体上扯了下来,毕竟终归是个战利品,就算做个收藏品,也是不错。

    “咦!这是什么?”

    他刚扯下尸体身上兽皮,一颗龙眼大小,两头尖尖,像是果核的玩意儿,就滚落下来。

    陈守义的目光立刻就被东西吸引。

    它上面有着神秘的花纹,却又带着晶石似的半透明,在阳光散发迷人的光晕,氤氲生辉,看起来相当漂亮。

    这种做工精美的物品和这些原始的蛮人格格不入。

    如果不是从其他地方得到的,那就是完全是自然形成。

    它仿佛带着魔力似的,陈守义越看越是喜欢,怦然心动,他伸手捡了起来。

    谁知他手指的皮肤才刚和这颗神秘“果核”接触,还没等细细打量,异变忽然就发生了。

    隐隐约约中似乎有种微弱而又轻柔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似低语,似呢喃,声音充满着诱惑,让人忍不住想去细听。

    他思维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仿佛沉浸在梦境中。

    这时,声音忽然变得惊恐起来,仿佛受到莫大的惊吓,很快便迅速的远处。

    他打了激灵激灵,回过神来。

    只感觉刚才精神恍惚一下,对于先前的声音,他完全没有一丝记忆。

    这时他低头看向这颗神秘“果核”

    却惊讶的发现,它竟已如风化一般布满了裂缝,原本神秘迷人光晕,也彻底的散去。

    再没有先前那种般的充满着诱惑力。

    “咦,身体怎么感觉好烫。”

    PS:新的一周,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