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三十八章:生死狙击

第三十八章:生死狙击

    气氛陡然凝重,空气似乎都变得压抑起来。

    雨水不停往陈守义的眼睛淌落,就像里面进了沙子一样,涩痛难言,但他却丝毫不敢眨上一下。

    他拉着强弓,瞄了了良久,也没把箭射出去。

    此时独木舟距离这里还有大约一百五十米左右,在这么远的距离下,重力以及空气中各种环境,都需要精确的计算之内。

    特别是现在还下着大雨,干扰严重,他没有一丁点的把握。

    就算在寻常训练时,他也没射过这么远的距离。

    他权衡了片刻,决定放弃。

    就在陈守义松开弓弦的刹那,那个高达的蛮人就瞬间有了动作。

    他快速的从背后抽出一根长约一米左右,儿臂粗细的短矛,再次向他用力掷来。

    一个小点由远及大,带着空气的厉啸,犹如一枚火箭炮一般呼啸而至,所幸这次不像上次那样猝不及防,陈守义只是本能往左侧迈了一步,就很轻易避开。

    短矛重重的插在沙滩上,炸出一个小坑,无数细沙四射飞扬,溅的他脸上生疼。

    陈守义面色凝重。

    这个蛮人力量极其可怕,至少也是他的两倍以上,甚至三倍。

    他心脏剧烈跳动,一边迅速后退,一边用眼角寻找掩护的地方。

    他不能跑,现在跑,他死的更快。

    在那个强壮蛮人时不时的短矛威胁下,他根本不可能心无旁骛的跑回通道。

    他很快在左近发现一块岩石。

    他快走几步,飞快的蹲下来躲在岩石背后。

    岩石只有大约一米,长大约一米五,在海潮的日夜的冲击下,它质地光滑而又坚硬,虽然不大,但作为掩护已经足够。

    刚一蹲下,耳朵就听来一声炸响,岩石都有些微微震动,木屑飘落的满头都是。

    他飞快探头看了一眼,转身背贴着岩石坐下。

    气喘如牛!

    紧张,焦灼,恐惧,又带着一种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的刺激。

    陈守义忍不住有些尿急。

    “草!草!草!”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就在一分钟前,他的生活还是如此的平静,平静的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继续下去。

    可一切都变了,他的生死只在旦夕之间。

    要不是这一切太过真实,他都怀疑自己现在就像做着一场噩梦,一场可怕的噩梦!

    他一手握着强弓,一手捏着箭矢,头靠在岩石上,闭上眼睛,任由雨水浇淋!

    时间似乎变得极为缓慢,每一秒对陈守义而言,都度日如年。

    但同时,又微微希冀,时间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直到永远。

    攻击忽然停下来,他也不知道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那刺破空气的尖锐呼啸声。

    他闭着眼睛,静静的倾听着外面动静,不放过任何一丝的声音。

    只是外面喧嚣的暴雨声干扰了一切,他一直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直到,十几秒后,一声微弱的落水声,传入他的耳朵。

    紧接着,他就听到第二声,第三声……一共六声。

    六个蛮人已经跳下独木舟了。

    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立刻从坐着变成半蹲。

    他没有贸然探头探脑观察,也没有立刻攻击。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他没有一丝把握。

    陈守义心中默默的数着数字,可数到一半,精神一阵恍惚,就忘了前一个数字是什么。

    “草,他妈给我冷静点!”

    陈守义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迅速出现一道红印。

    剧痛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他立刻重新开始数。

    直到数到二十。

    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迅速搭箭拉开强弓,身体从岩石背后站起,一眼就看到还在齐腰的海水中大步淌水的高大蛮人。

    事实上,这个高大强壮的蛮人,也一直紧紧注视着这里,随时都准备攻击,等陈守义身体探出。

    两人目光瞬间一个对视。

    电光火石之间,陈守义松开弓弦,蛮人也同时投掷出手中的长矛。

    两人反应看似不相上下,但实际上,一个是早已准备就绪,就差松开弓弦,一个则是看到目标,才仓促应对。

    一个只是一个短促的激发,一个则至少有三个以上长程动作,陈守义反应足足慢了一拍。

    此刻两者距离大约六十多米,完全是眨眼即至。

    陈守义没看结果,只来得及头本能的微微一低,短矛就重重的撞击在岩石上。

    他没看结果,飞快的再次搭箭拉开弓弦,数了一秒后,他又站起,飞快的射出一箭。

    又躲到岩石下。

    这次反击过来短矛增加到了六根,另外五个蛮人,也同时投掷出了攻击。一时间短矛如雨点般攒射,有一根几乎差点就洞穿的他伸出的脚背。

    他连忙缩拢身体。

    让陈守义心直往下沉的是,他连续射了两箭,那个高大的蛮人,却依然毫发无伤,也许被避开了,也许是被挑飞了,但无论哪一种结果,对他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时间不多了。

    他心中越发焦急。

    等他们趟过大海,他只能用剑肉搏了。

    然而面对六个蛮人,特别是那个强大的蛮人,即便他再怎么自信,他也不敢自信能够战胜,光那可怕身体素质,就足以把他碾压。

    而且最后两艘独木舟,也已经快搁浅了。

    “必须改变对策了!”

    他思维电转,想罢,再次猛地探身,射出一箭。

    一声短促的闷吭声。

    紧接着,耳边又传来一声怒吼。

    “终于死了一个!”

    但他心中却殊无喜色,因为他刚才射的并不是那个高大魁梧的蛮人,连续两次失利,让他决定,先剪除羽翼,最后才对付那个最强大的蛮人。

    等蛮人们反击刚过去,他再次探身,飞快的射出一箭。

    闷哼声再次传来。

    ……

    除了那个强壮高大的蛮人,其余的蛮人,显然明显弱了不少。

    除了其中一个蛮人躲开了一箭,又浪费了一根箭矢外。

    再没出现什么意外,连续六箭过后,第二艘独木舟上那仅剩的那个强大的蛮人,已经变得怒火冲天,面色扭曲。

    他脖子青筋如蚯蚓般扭曲,浑身肌肉膨胀,拼命的迈动双腿。

    可怕的力量,使得海水发出哗啦啦的巨响,形成阵阵巨浪。

    最后甚至开始在水中慢慢奔跑,速度越来越快。

    陈守义久久没有再次动作,只是蹲在岩石下,静静的倾听着。

    真正面对生死的一刻,他原本的焦躁,原本的恐惧,竟诡异消失了,他心中彻底的平静下来。

    他呼吸渐渐平缓,眼睛也越发锐利。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由远及近,频率从缓慢到轻快,到最后已经堪比普通人的正常奔跑的节奏。

    他甚至已经隐约听到那蛮人那如牛的气喘声!

    他微微闭上眼睛,一秒后,忽然睁开,下一刻,他身形如风而动,猛地站起。

    还没有丝毫细看,弓弦已经松开,只是凭着本能,就瞬间射出一箭。

    短短二十多米的距离,对于五百磅强弓的速度而言,短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正奔跑中的蛮人,身体只来及微微一偏,一根箭矢就射穿他的胸膛,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手颤抖的伸出似乎想要拔出箭矢。

    然而下一刻,又一根箭矢,瞬息洞穿他的头颅。

    他身体晃了晃,强壮不可思议的身体,重重的倒下。

    ……

    此时此刻,另两艘独木舟才刚刚搁浅,其中一个蛮人正准备跳下海,见到这一幕,忽然如中雷击:

    “族长!族长死了!“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