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三十五章:树神

第三十五章:树神

    只有细节处才能见真章。

    看着刺空的小球,他顿时醒悟过来,自己看似已经颇为强大的剑术,只是构建在武者级别身体素质的表面光鲜,实则内里却是虚浮不稳。

    武道不像学习,不是你懂了,你就会了。

    记忆只是记忆,想要变成自己的,就需要一遍遍的反复练习,千锤百炼,最终形成肌肉记忆,成为身体的本能,这方面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他心中浮躁褪去,迅速沉静下来。

    随即,再次对着小球一剑剑的刺出!

    ……

    距离这里,百多公里处的一座小岛。

    这座小岛,相比陈守义所在小岛可要大得多了,方圆足有五六公里,岛内物产丰富,绿树成林。

    特别其中一颗大树鹤立鸡群,它高约数百米米,如翠玉一般的树叶犹如巨大的伞盖遮天蔽日,覆盖近五分之一的岛屿面积。

    在大树底下,一群数百人的部落便驻扎着这里。

    这是一个相当原始的部落,文明还处于雏形。

    作为地位较高的青壮年身上大都围着一身兽皮,年幼者以及妇人,则基本都是赤身裸体。

    当然,兽皮在这里意义,也已超脱了衣服,是武力和地位象征。

    不过这支部落生存的却相当不错,男的孔武有力,女的面色红润,青幼年的比例极高,

    在岛上树神的庇护下,这里既没有什么可怕的猛兽,也没有什么危险的自然灵,整个部落欣欣向荣,充满强劲的上升力,每一年诞生的新人口都远远多于死亡。

    自从五年前在神谕下,以付出三十几个族人为代价,协助树神把岛上的一头巨兽干掉后。

    他们已经整整两年都没有出现一个非正常死亡的族人了。

    直到昨天!

    在黑夜降临前,他们有两个出去捕鱼的族人再出去后也没有回来。

    这个世界的黑夜是危险的,在岛上有着树神的庇护,没有什么自然灵能够侵害他们。

    但一到了海洋,这个树神伟大的力量暂时还无法延伸的区域,恐怕已十死无生。

    为了这件事情。

    一大早部落的巫师,趁着族人还未外出狩猎、采集,便召集所有族人,向树神进行祭祀。

    巫师已经垂垂老朽,脸上皱纹遍布,对于他这个年纪,他已经开始考虑死后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死亡可不是生命的结束。

    他在一次沟通树神的过程中,神智似醒非醒时,曾朦朦胧胧的见过无数早已死亡族人在那里继续着生活,过后安乐而又祥和。

    之后再次沟通,树神传来的信息,也证明了确实如此。

    而祭祀树神这样的行为,不仅是他作为部落超然地位的体现,更重要的是能讨得树神的欢心。

    这样的活动,自然有条件要搞,没条件那创造条件也要搞。

    ‘树神’相当庞大,不提那巨大无匹的伞盖,光树身就有十几米的直径,谁也不知道这颗树已经活了多少年,它的树皮犹如干枯的大地,裂缝遍布,给人一种沧桑而又古老的感觉。

    按照地位和年龄,所有部落的族人,都围着树神围成了几圈。

    最内圈的是部落的族长和一些最强壮的战士,后面则是还在成长期的青少年,最后则是妇女和儿童,至于更小的婴幼儿自然是不会被带到这里。

    作为这样一个原始的部落,以及一个刚刚产生神性的还处于懵懂的‘树神’。

    祭祀自然谈不上什么复杂的仪式,更不要说什么正式的祈祷词,不过即便如此,肃穆的气氛却一丝不少。

    垂垂老朽的老巫师,疯魔般舞动,手舞足蹈,口中发出连他都听不懂的古怪呼喝声。

    很快,一头捆住四脚的如山羊一般大小的野兽,就被四个壮汉抬着走到树身附近。

    祭祀拿出一把黑色的像是黑濯石磨制的石刀,在它凄厉的惨叫声,一刀割断它的喉咙,大量的鲜血喷涌出来,鲜血才刚淌落在地。

    一种清冽而又微弱光辉,就在树根密麻交错的地面升起。

    原本还在抽搐的野兽,忽然脑袋一歪,彻底的没了声息,仿佛灵魂已被吸收。

    四周变得一片寂静,所有的蛮人,面色敬畏中又夹杂着恐惧,即便懵懂的儿童,此时也一脸不安的闭上嘴巴。

    在光辉中,老巫师已经闭着眼睛坐下,头部歪斜,似乎已失去了意识。

    但没有一个蛮人敢于惊扰巫师和树神的沟通。

    过了良久,老巫师终于睁开眼睛,他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惊吓,脸色惊恐而又扭曲:

    “危险来自北方!”

    ……

    对于这一切,陈守义恍然未觉。

    他一练就连续练了四五个小时。

    对快速移动的小球,他从一开始的十剑能够刺中二三次,到最后,基本已经能十中四五。

    当然陈守义也清楚,也就是初次练习,他才能有这么大的进步,至于之后每一点的提升,都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

    就像是考试,从考二三十分到四五十分,是最简单的,稍稍努力一下,甚至考试时认真仔细一点,就可能做到,而从七八十分,到九十分,那就绝不是短时间努力一下,就能行的。

    越到后面,每前进一步就越为艰难!

    ……

    感觉着腹中的饥饿,陈守义终于停了下来。

    才回到通道口,不到半分钟的功夫,肌肉的酸软,便已在自然之愈的天赋能力下,迅速的平复。

    他打开公文包,刚拿出作为午饭的熟牛肉和面包。

    贝壳女便身体轻盈的飞了过来,一边邀功的指着远处的多出来的一堆金砂,一边大声喊道:

    “宝石!宝石!宝石!

    陈守义对金砂已经少了最初的兴奋,但为了不打消贝壳女的积极性,还是过去看了一眼。

    大约有三两的样子,加上以前几天剩下的,已经又有一斤多。

    按照估算的份量,他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三颗小玻璃珠作为奖励。

    贝壳女一脸喜滋滋的接过,财迷似的对着阳光照了照,随即又飞到空中,在一片草丛上久久盘旋,如防贼似的警惕的注意着陈守义,趁着他不注意,她连忙迅速飞入草丛。

    借着草丛的掩护,她蹲着的身体,纤细的双手用力刨开一个小土坑,露出埋在里面的贝壳。

    她打开贝壳,把三颗玻璃珠放到里面。

    这里的玻璃珠已装的满满当当,散发着一片珠光宝气。

    好似怕被这光芒灼瞎,她微眯着眼睛。

    看着这个装满宝石的‘巨大’藏宝箱,只感觉心驰神迷,完全不能自己。

    足足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连忙合上贝壳,又用土壤重新把她掩盖。

    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陈守义面前晃了晃,很快,又动力满满的,四处寻找金砂。

    正吃着晚饭的陈守义,这才抬起头,无语的看了眼她忙碌的身影。

    PS: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