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三十一章:牵手

第三十一章:牵手

    晚上八点。

    陈守义正迅速的回了一条张晓月的短信,结果手机又死机了。

    他一脸抓狂,实在受不了这个破手机,先前上网下单时死机了好几回,他还能情有可原,这次发个短信,还给他死机。

    这就怪不得他翻脸无情了,不念旧情了。

    他取出手机卡,手猛地用力,把手机捏碎,扔到垃圾桶里,看了眼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动画片的贝壳女,犹豫了下,便放弃了随身带她出去的念头。

    反正宾馆附近不远处就有家手机店,来回花不了多少功夫。

    他走出房门,把门关上后,直奔楼下。

    火速买了一支中档价位的手机。

    然而等回来时,却发现宾馆门口,已经站着几个警察。

    陈守义不由心中一惊。

    贝壳女被发现了?

    他心脏剧烈跳动,脸上却维持着平静,一脸若无其事的,走向宾馆。

    这一个月来,他所经历的林林总总,或离奇,或神秘,或危险,普通人甚至一辈子都可不能经历,就在先前不久,他才刚刚杀死了两个蛮人,论心理素质,早已不是普通的少年能够衡量。

    “等等,你是干什么的?”一名警察忽然叫住他。

    陈守义努力装作老实人的样子:“我是五中的学生,这几天为了准备武者学徒考核,家里担心我睡不好,就住在这里?”

    警察不由看了一眼,怪不得这少年给他有种隐隐压迫感,接下来,他态度好了不少:

    “身份证给我看看?”

    陈守义立刻摸了摸口袋,很快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

    “那就进去吧!”

    才刚走进宾馆,六七个衣衫不整春光外露的男女,就一脸狼狈被警察赶了出来,很快便老老实实的蹲在宾馆大堂,不少人已经脸色苍白的纷纷打起电话,各施神通。

    “喂,爸!我被警察抓了。”

    “不是,我是那种人吗,是那个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

    ……

    “老婆,我马上要去出差。

    “对,最挺急的,立刻就要走……谁叫老板离不开我呢,没我不行啊……大约两三天,也可能五六天。”

    “吵?我这是在街上呢!”

    ……

    原来如此,竟不巧碰到警察扫黄了。

    看着这些狼狈的身影,此时陈守义全然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

    既然是查房,他的房间,自然也不会漏掉。

    不过他虽然心中焦急,脚步依然沉稳。

    走到二楼时,他就看到自己房门口,已经站着三人。

    一人是宾馆服务员。

    另两人则是警察。

    此时那名服务员拿着备用房卡,正准备开门。

    陈守义心跳不由加速,立刻快走了几步。

    走到跟前后,他没有说话,强自镇定的站在几人旁边。

    他心中清楚这时候越是多话,越证明心中的紧张,就越会惹人怀疑。

    这时房门打开了,其中一名稍年长的警察探过身体,大略的扫了一眼,似乎并没发现什么,转身向陈守义问道:“这是你的房间?”

    “是的,我就住在这里!”陈守义连忙示意下房卡。

    警察接过后检查了下,发现房号无误,有意的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芭比娃娃不错。”

    陈守义勉强挤出一丝干笑配合了一下。

    两人警察也没怀疑,很快就去了下一个房间。

    等着两名警察离去,他连忙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贝壳女穿着公主裙,一动不动的端坐在枕头上,全神贯注的看着动画片,似乎丝毫没有被刚才的动静干扰。

    刹一看,还真像一个芭比娃娃。

    陈守义长出了一口气,他都不知该称赞贝壳女“演技出色”,还是该说她没有一点的警惕心。

    他忽然感觉背后有些湿哒哒的,这才发现后背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

    好在这只是虚惊一场,不过这宾馆也实在有些不安全。

    他只能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必须更加谨慎,无论出门,都必须随身带着贝壳女。

    这时他想起张晓月短信,连忙拿出新手机,发现里面已经多出了两条。

    “你在干什么?”

    “怎么又不回?”

    陈守义汗然,连忙迅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

    “不好意思,刚刚手机坏了,出去买了个新手机!”

    结果足足十分钟,短信依然久久不回。

    陈守义心中有些失落,他翻看着通讯录,手指不停的滑动,他看到熟悉的名字,心中犹豫了下,大拇指按下拨打图标,响了五六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

    对方没有说话,他只能细弱的呼吸声,以及周围的嘈杂声。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这还是两人认识起,第一次打电话。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陈守义才开口道:

    “这几天,我一直都有些忙着准备武道学徒考核!只有晚上才有些空闲。”

    “我又不是你的谁,你不用解释给我听,你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张晓月小声说道。

    虽然语气中带着些小脾气,但语气也是轻轻柔柔的,细声细语。

    此刻张晓月和闺蜜正在逛街,捂着话筒,脸上红扑扑的。

    陈守义装作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我突然发现你真是很现实的人?”陈守义说道。

    张晓月避开闺蜜的捉弄,心中有些生气,这个词对女生可不是什么好词:

    “陈守义,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现实了?”

    “你不就是我的班长吗?我才刚准备休学,你就和我果断划清关系了,这不是现实是什么?”陈守义绕了大弯道。

    “好吧,就算这样,那我们也只是班长和同学的关系。”张晓月抿嘴笑道。

    “班长不是应该对同学如春天般亲切的关怀吗。”

    “那你想怎么亲切?”

    “比如……”

    “比如什么?”张晓月心脏忍不住砰砰跳动,柔声道。

    “你现在在哪里?”听着对方略显急促的呼吸声,陈守义心中生出从所有未有的强烈冲动。

    “在逛街!”张晓月说道,随后又补了一句:“和我以前初中同学在一起。”

    “地址报给我,我马上过来。”

    ……

    陈守义挂掉电话,心中兴奋,他挥了挥拳头。

    看向还在聚精会神看着动画片的贝壳女,为了自己的幸福,就只能对不起她了。

    他拿过遥控器关掉电视,还未等她抗议,陈守义就用一颗小玻璃珠,堵住了她所有不满。

    然后抓过喜滋滋的贝壳女,用绳子再次绑好,又封住她的嘴巴。

    ……

    程娟等张晓月挂掉电话,心中惊讶:“晓月,老实交代,你和陈守义什么时候开始勾搭的?”

    这是一个只能打个七分的美女,但不错身材却弥补了这点,腰很细,脚很细长,胸部鼓鼓,一件松松垮垮短袖T恤,都快要被她穿出紧身的感觉,简直快要呼之欲出。

    “什么勾搭,这么难听,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张晓月捂着有些发烫的脸蛋,娇嗔道。

    “普通朋友你干嘛这么脸红,要不要我学学你刚才你的语气?我倒要看看,倒底是什么人,勾走我们以前的班花。”

    “到时候,你可别乱说话!”张晓月羞急道,她从没有过如此被一个男生吸引,心中一直都有些患得患失。

    “原来是还你还是主动的!”程娟张了张口,惊讶道,她心中更加好奇,她倒想看看,这个男生有什么三头六臂,把张晓月都迷住了。

    很快,两人就见到陈守义过来了。

    陈守义给程娟的第一感觉,就是皮肤好好,然后就是沉稳,沉稳不像是同龄人,这种感觉,她只有在父辈中才能看到。

    其实,真正感觉惊讶的反而是张晓月,只有她才清楚,陈守义的变化有多大,不过总是习惯把心事放到肚子里她,并没有多问。

    程娟很没有灯泡的自觉,不停问着问题:“你和晓月同班吗?”

    “你要考武道学院?”

    “怎么带着一个公文包?”

    陈守义有时点头,有时回答一句,比如解释下的公文包问题。

    好在没过多久,程娟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气氛一下安静下来。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过了一会,张晓月小声解释了一句。

    她今天身上穿着白衬衣,下身穿着一件黑色褶裙,露出两截莲藕般的小腿,略显青涩的妩媚小脸带着还未消退的红晕,看起来娇俏可爱。

    “挺好的,不过我喜欢文静一点的。我妹妹已经够闹的了。”

    “你还有妹妹,怎么没听你说过?”

    “你也没问啊!”

    两人一边漫无目的走着,一边小声聊着天,两人心中仿佛压抑着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彼此说话都是刻意的收着。

    不知不觉中,两人越走越近,陈守义闻着少女身上阵阵幽香,以及那触手可及的柔弱无骨的滑嫩小手,他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脏在胸腔剧烈的跳动,手掌心都有些出汗。

    他的手不停的伸出,又迅速缩回。

    反复再三。

    终于,他轻轻的抓过张晓月的手。

    张晓月顿时浑身一僵,无力的挣了一下,垂下头,脸红双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