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十九章:伏杀

第二十九章:伏杀

    过了好半天,陈守义总算放过已经被夸得如醉酒般晕乎乎的贝壳女。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忽然他身体一僵,瞳孔猛地收缩。

    远处的海面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艘独木舟,两个蛮人坐在上面,不停的划船,似乎正朝这边过来。

    “蛮人!”

    他回过神来,浑身一个激灵,连忙伏低身体。

    自从身体改造过一次后,他的视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此时独木舟虽然距离这里还有一公里多远,但他依然能清晰的分辨。

    这条独木舟相当的大,陈守义估摸着光直径就足有四五米,长约十米左右。

    可以想象,当初砍断的那颗树,是如何的庞大,如何的高耸。

    独木舟上的两个蛮人腰上围着一条兽皮,上身完全赤裸,陈守义没有看到他们是否携带了武器,但一身古铜色虬结的肌肉,却清晰的显示出两人的强壮。

    他心脏剧烈的跳动,呼吸急促,心中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微微战栗。

    自从上次在书店遇到的血腥事件,特别是听闻周少峰这样一个资深武者都为之丧命后,他就对蛮人就生出了种恐惧症,虽然明他知道不可能每个蛮人都有那个蛮人这么强,但心中下意识就会把那个蛮人代入。

    “不能在这里待了,必须把通道上报。”

    陈守义迅速把书和落在地上的杂物通通塞到公文包,又抓起还一脸懵然的贝壳女,朝附近的通道口快步跑去。

    几步后,他就回到地下停车场,继续向外面疯跑。

    但渐渐的,他越跑越慢,等快走到停车场门口时,他停住了脚步。

    心中似乎有一股强烈的冲动,直冲他的脑海,全身都有些热血奔腾。

    难道真的就真的就这么放弃这个空间通道?

    放弃岛上的金砂?

    就因为两个忽然出现,实力未知的蛮人。

    他如今的身体素质已经基本达到武者的标准,和蛮人也相差不远。

    而且,也许也并不是实力未知。

    陈守义忽然心中一动,左右看了看,很快走到墙壁旁,后背斜靠着,念头迅速进入灰雾空间,他立刻在记忆树叶中,看到了独木舟上的两个蛮人。

    ……

    不一会,他睁开眼睛。

    在身体的感受中,这两个蛮人身体比他更强大一些,但强大的有限,最多不超过一点五倍,远远弱于当初那个书店的神秘蛮人。

    他立刻胆子状了不少,并非不可以一战,如果小心一点的话?

    他心脏剧烈的跳动,面色挣扎,这次可不是切磋,而是生死的战斗,一个运气不好,真的很可能会死,但一想起将要放弃这个小岛和黄金,他顿时狠狠的咬了咬牙,猛地跑向通道。

    他打算先看看具体的情况,伺机而动。

    一进入异世界,他立刻找到落在地上的一根木棍。

    这根木棍已不是当初在工地上捡到的粗木棍,这是他无聊时,砍断这里一颗小树后,用刀一点点削成的,质地坚硬如铁。

    虽然没有削尖,但只要速度够快,肉体根本挡不住。

    他趴在草丛看向那艘独木舟。

    此时那独木舟,已经缓缓靠近小岛。

    有过十几分钟后,独木舟终于碰到沙滩,开始搁浅。

    两个蛮人从独木舟上跳下,拉出一条手臂粗细的绳子,淌着齐腰的海水走到海岸边的巨岩前,围绕着绑住固定,以免独木舟被海水涨潮时冲走。

    两个蛮人看着这个小岛,似乎很是高兴,不停的说话,偶尔发出粗豪大笑声,回头从独木舟上取来一个类似皮囊的物事,很快朝山上走来。

    陈守义注意到他们并没有携带武器,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但同样也意味,这个小岛,他们很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作为还生活在蛮荒部落时代蛮人,在陌生环境下,危险意识几乎是必备的。

    若不是他们清楚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不然根本不会这么粗心大意。

    但又一个疑惑,出现在陈守义脑海。

    他们为何会来这里?

    看着那个像似用来储水的皮囊,他心中若有所思看向百多米远处一个小水潭。

    莫非是为了获取淡水!

    他越想越有可能,这个小水潭是这个小岛唯一的水源,方圆不过十几米,却是极深,一眼看不到底,为了谨慎起见,一般情况下,陈守义是从来不会往那里凑的,就算口渴,他也是自带矿泉水。

    如果有什么地方,最有可能是他们的目的,就只有这个水潭了。

    他深吸了一口,把贝壳女胡乱放到一边,然后他握着抓着木棍,在草丛的遮掩下,矮着身体,轻柔而又迅速的朝水潭般走去。

    半分钟后,他再次蹲了下来。

    陈守义的判断没错,他们真的似乎只是过来取水。

    两个蛮人一路熟门熟路,一边闲聊,一边朝这边走。

    蛮人的形象并不符合人类的审美,至少这两个不是,两个蛮人面容粗粝,丑的无法直视。

    一个稍微年长,额头已经显露皱纹,一嘴焦黄色龅牙微微外露,鼻孔朝天。

    另一个则是正值壮年,却长得一双斗鸡眼,脸仿佛被板砖拍过一样,整个都是平的。

    两人丝毫没有警惕,估计谁也不会想到,会在这个荒芜的小岛中,有人潜伏草丛中,准备夺取他们的性命。

    几分钟的功夫,他们就来到水潭边。

    随即就蹲下身体开始灌水。

    此时杀心自起的陈守义,一点没有考虑过是否放任他们取水后离开,小岛并不大,一平方公里都不大,站在山上,整个小岛都可以一览无余。

    他们今天会过来取水,也许过个几天还会来,甚至还会带着更多的人,到时候一个没注意,自己被他们看到,或者悄悄摸近,那就危险了。

    要么放弃这个小岛,要么就干掉这两个蛮人,消除隐患,他只有两种选择。

    “就是现在!”

    他心脏剧烈跳动,肾上腺素快速分泌,眼睛都有些充血,忽然神色一厉,脚下用力一蹬,从隐藏的草丛中飞快的蹿出,如一支离弦之箭。

    只是几步就跨越十几米远。

    那年长的蛮人似乎察觉到动静,下意识的回首过来。

    就见一个木棍在他眼前急速放到,下一刻便迅速从喉咙刺入,木棍余势不止,又把颈骨击断,从后颈穿出。

    此时陈守义根本没用恐惧,整个过程电光火石,迅雷不及掩耳,直到此时,另一个壮年蛮人,才反应过来,愤怒的大吼一声,朝陈守义凶猛的扑来。

    陈守义心中却出奇的平静,丝毫没有初次战斗时的慌乱,他从蛮人的喉咙迅速抽出木棍,脚下灵活的一退。

    那蛮人顿时扑了空,身体不可避免的出现微微的停顿,他还未来得及做其他动作。

    一记标准的弓步直刺,木棍就如闪电般,生生的穿透他的胸膛。

    他没有在原地做丝毫的停留,一击而中后,便迅速抽身急退。

    胸膛上的那足有婴孩手臂粗细的伤口,立刻喷涌出大量的鲜血。

    不过这样的伤害还不足以让他立刻毙命。

    他咆哮了一声,声震如雷,一脸凶悍,看也没看伤口,大踏步的朝他冲来。

    只是才没走了几步,他的脚步就越来越慢,终于支撑不住,缓缓的跪倒在地。

    整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仅仅不过数秒,就已经彻底结束。

    当然如果换过真正的战斗,两个蛮人也不会如此不济。一方面,是他们手上没有武器,另一方面,也是事情发生的太忽然,根本就是措手不及。

    ……

    等到两个蛮人彻底的死去,陈守义松了口气,在草地上坐下。

    他的手正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在战斗时他全神贯注,什么杂念都没没有,心中只有杀人一个念头,但此刻清醒过来,却有种后怕。

    他感觉自己刚才就像换了一个人,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挣扎,没有一丝恐惧,他都有些难以相信,自己心中深处竟隐藏着暴虐的因子。

    说到底,他和这两个蛮人之间并没有私人的仇恨,有的只是利益冲突。

    他们的存在挡了他的路!

    或者还要再加上一点宣传的影响,蛮人的形象在地球上几乎和恶魔无异,每次出现总是杀戮血腥有关,看到的一眼,他心中除了逃跑外,就只有杀了他们。

    他渐渐回过神来,两个蛮人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他不在多想。

    他站了起来,心中迅速平静下来。

    有时候杀人后的恐慌并不是杀人本身,而是杀人引发的后果,在这个异世界的小岛上,不要说死上两个蛮人,就算死上两个人类,也没人能够察觉。

    不过这两具尸体,必须处理一下,不说尸体会发臭,万一有蛮人再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混淆视线。

    他走上前,一把扛起尸体,脚步沉重的往山下一步步走去。

    搁浅的独木舟还绑在原地。

    他趟过海水,把尸体放到舟上。

    独木舟相当的宽敞,里面挤一挤的话,足可以坐上十几人。

    他在上面发现了数十条大大小小的海鱼,一张粗糙渔网,两支船桨,几块黑乎乎看着像是番薯的食物,以及两根长矛。

    看着这两根三米多长,两头尖锐的古怪长矛,陈守义心中不由一阵庆幸,若是当初这两个蛮人,携带着武器,战斗恐怕不会像这样轻松。

    他来回搬运了两次,把尸体都扛到独木舟上。

    然后解开绳子,趁着潮水过来,他立刻使出吃奶的力气,把独木舟用力的推向大海。

    他并非不知道,这条独木舟和上面的尸体,终归还有隐患。

    但独木舟太庞大,而且也太过沉重,很难毁尸灭迹,而留在这里的话,只会更危险。

    看着独木舟渐渐的越飘越远。

    他心中默默祈祷,只能寄希望于这件事情已经至此结束了,两者相安无事。

    ……

    他看了良久,呼出一口气,提着手上的两根长矛,转身回头走去。

    等走到他通道附近,他一直待得地方时,却发现贝壳女不见了。

    他不由急出了一身冷汗。

    先前他热血沸腾,全神贯注,跑去水潭埋伏的时候,他根本顾不上把贝壳女重新绑好,只是把贝壳女随手一扔。

    如今她显然趁机逃走了。

    ps:求推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