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十八章:赞美

第二十八章:赞美

    “是,老师!”

    陈守义立刻过去穿防护服,几分钟后,他在美女老师面前站定。

    “大家仔细看我演示!”美女老师见陈守义已经准备好了,便一剑刺出。

    陈守义感觉对方的剑有些慢了,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下一刻,他身体便如平移般,向后滑行了一大步,轻松的躲过美女老师的刺剑。

    他早上就在异世界待了半天,此时他都感觉脚下还有些轻飘飘的,像这种出剑速度,对他而言,躲避起来几乎毫不费力。

    美女老师愣了会,美目扫了陈守义一眼。

    按照她的教学计划中,可不是这样的,他应该完全躲不过,被狼狈刺中,然后,她便具体讲解下对方失败的原因,让所有学员都能听个明白。

    这样一来,也能体现自己的教学水平。

    可结果却没想到,竟被这小子躲过了。

    她回过神来,只好继续讲道:“恩,陈守义做的还算不错,再来一次!”

    可惜对于美女老师心中想法,陈守义茫然不知,连忙又在对方面前站定。

    谁知才刚刚站定,对方就一个弓步直刺,安全剑发出一声轻啸,迅疾刺来。

    剑还未刺出,他的身体就已本能的做出反应,他双脚肌肉迅速的爆发,脚下滑行时比先前更加快了三分,再次轻松的避开。

    许是感知提升的原因,他的直觉变得更为强大,在对方身体才刚一动作,思维还未反应过来时,身体就已下意识的进行躲避。

    剑尖离陈守义还差一寸,但这一寸却好似相隔着天涯海角。

    所有学员看的一阵目瞪口呆,心摇神驰。

    “这不可能!”美女老师眼睛微微瞪大,心中大为震惊。

    如果前一次,还可以说是自己大意,没有估计到对方真正的实力。

    但这一次,她虽然算不上全力爆发,可一身实力,也发挥了七八成,而且还趁着对方准备仓促,没想到竟再次被他躲掉了。

    这种可怕的神经反应能力以及这种瞬间预判动作的能力,即便连她都有些相形见绌。

    她看向陈守义,透过对方面罩,她似乎看到对方嘴角隐隐自得的笑意:

    “好,很好,陈守义做的很好,再来一次。”

    她声音犹如从她牙缝中发出。

    她还不信这个邪了。

    即便再迟钝的人,此时也感觉到美女老师情绪有些不对,陈守义注意到对方原本柔美娴静的亲切俏脸,如今变得面无表情,生人勿进,他立刻心中恍然。

    再怎么看着温柔的女人,她依然还是女人啊!

    他连忙硬着头皮,老老实实的站好。

    美女老师黑沉着脸,闷声不吭,剑再次刺出,几如闪电划空。

    这次陈守义克制着身体的本能,动作有意放慢了半拍,脚才刚抬起,就听得“啪!”的一声,胸口一阵酥麻。

    美女老师顿时面色稍霁:“这次陈守义做的并不怎么好,现在我们分析下,他这次为什么会防御失败。

    首先,他精神并没有集中,目光呆滞,要知道在战斗时分心是个大忌。

    其次,……

    在次,……”

    陈守义站在原地,神色木然!

    讲解完毕后,美女老师就叫陈守义回去。

    在接下来演示身体躲闪防御以及武器防御的时候,陈守义就再没有上场的机会了。

    下课后,陈守义刚准备走,就被美女老师叫住了。

    “陈守义,等一下!”

    “王老师,你叫我什么事?”

    她挽了挽鬓发,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其实……以你现在的水平,已经不用来这里上课了。”

    陈守义愣了下,有些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有些不乐意道:“可是,我还有很多没学啊!”

    美女老师脸色微红,连忙道: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你的学习能力太强,继续待在班上按部就班的学习就有些太浪费了。我会在晚上有空的时候,抽出几晚时间,专门私下对你进行指导,你看这样如何。

    陈守义听得心中一阵惊喜,他早就觉得在培训班上学习效率太低,如果能这样的话那实在再好不过了。

    他连忙恭敬的说道:“谢谢,王老师。”

    “那就好,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1348392####,我只会对你辅导三个晚上,你哪晚有空的话,就提前给我打电话。”

    陈守义连忙拿出手机,记下手机号码,回拨了一下,然后说道:“明天晚上我就有空,王老师觉得怎么样。”

    “明天啊!”美女老师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就过来吧,我住在山水小区12栋1201号,来时打我电话。”

    ……

    陈守义回去后,又进入异世界。

    此时异世界依然还是上午。

    地面又积累了一小堆的金砂,显然贝壳女在他离开后,并没有松懈。

    他坐在地上,打算放松一下,突然心中一动,扯过绑着贝壳女的绳子,把她从远处拉了回来。

    “波扎洛克巴多!”

    “我们是朋友!”

    “普多!”贝壳女白了他一眼,偏过头,气鼓鼓的说道。

    细细的聆听,这个词陈守义恰好认识,是骂人的话,大意是混蛋,恶棍的意思。

    陈守义丝毫不以为意,只感觉心中兴奋,毕竟总算可以交流了。

    他又开口道:

    “蒲落蓝泽伊卡库!”

    “我带来和平和友谊!”

    贝壳女一听,立刻情绪激动起来,她小手指着陈守义,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还呸的冲他吐了口口水。

    陈守义毫不在意的抹了把唾沫星子,细细听得半天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见她情绪有些开始不太稳定,拒不配合的样子。

    陈守义自有解决的办法,他立刻从口袋的角落摸索出,一个小小玻璃珠子,在她面前晃了晃,下一刻,她便立刻安静下来。

    不过他也感觉到,这种话,是有些不合时宜。

    他从公文包里拿过《和蛮人交流的常用对话》,翻了一会,总算找到一条合适的短句。

    “你看起来真漂亮!”

    话音刚落,贝壳女身体一僵,瞪大眼睛,仿佛如中雷击。

    随即,陈守义就注意到她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速度的泛红。

    陈守义一看有效,精神一振,立刻翻书,又找到一句。

    “你真是个心底善良的姑娘。”

    “你真是太勤劳了!”

    “就算头顶的太阳,也不及你身上的光辉。”

    ……

    陈守义不停的查找着类似的短句。

    自小独自生活在小岛的贝壳女,哪里听过这样的赞美,她脸越来越红,头也越垂越低,很快身体就犹如煮熟的螃蟹一样,简直快要冒出蒸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