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十六章:通用语

第二十六章:通用语

    其实看谁是高手很简单,就看围观的人多不多,一般高手,总是能吸引不少目光。

    陈守义并不急于练习,一个个看过来。

    这时他脚步一顿,前面围着一大群人,就连不少附近箭道馆的教练,眼睛都不时的往哪里瞟。

    这是一个神情冷漠中年人,身材精悍,休闲的运动短袖下,裸露的胳膊肌肉,线条纤细紧密,犹如钢丝绞成一般,每次箭矢射出,都发出尖锐的厉啸声。

    他动作充满着韵律,仿佛带着某种节奏,虽然射箭速度不紧不慢,却给人一种如行云流水般绵绵不绝的感觉。

    陈守义在旁边静静的看了好一会,然后走到休息区,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似乎在养神,他这一坐就坐了两个小时,等他睁开眼睛时,那中年人已经走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该得到的已经得到了。

    “请问有什么需要可以帮忙?”

    “我要一把三百磅的弓!”

    陈守义领取了一把弓箭和三个箭袋,来到其中一个空位。

    他试了试了弓的力道,发现对他如今的力量而言,有些轻了,不过他并不打算换,三百磅弓已经是男子武者学徒的考核标准了。

    一般而言,普通的成年人也就能拉个四五十磅的反曲弓,弓箭超过一百磅,便已超出猎弓进入战弓的范畴,而三百磅的威力,在中短距离内,威力已堪比步枪了。

    和剑术一样,箭道同样有着一套标准的发力和动作,但相比剑术要简单的多,更考验的是眼力、直觉和预判能力。它并没有多少的窍门,除了本身的天赋外,就是多练,反复的练。

    像他这样剑术熟练的人,想要入门更是没有任何困难。

    他闭上眼睛,回忆了下先前在记忆空间中那中年男人的肌肉记忆。

    下一刻,他就睁开眼睛,立刻开弓射箭。

    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晦涩,相当完美!

    箭矢嗖的迅疾飞出,飞的无影无踪。

    陈守义摇了摇头,再次一箭射出,这次倒是中靶了,可惜只有一环。

    第三箭,再次脱靶。

    第四箭,三环!

    而到了第五箭后,基本都已经能上靶了。

    他不停开弓射箭,如今他体力强大,力量源源不绝,三百磅的弓,对他而说几乎毫不费力,根本感觉不到多少体力的消耗。

    没一会的功夫,三个箭袋就已经射完。

    他取来箭,把靶位的距离进行调整,没有休息,又继续射击。

    为了安全,这里的每个射箭位都是由墙壁隔开的,随时都可以过去取箭。

    他的成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提升,等到箭道馆关门时,他箭道等级已经从(未入门),到了入门(10)

    ……

    晚上九点半,他夹着公文包,返回宾馆。

    才刚准备上楼梯,就被前台叫住了:“小帅哥,你的包裹到了。”

    “哦,谢谢!”陈守义感谢了一声,拿过后,匆匆回到房间。

    他关上门,坐在床上撕开包裹,里面是三本厚厚的书。

    《和蛮人交流的常用对话》

    《异界通用语词典》

    《看图学蛮语》

    不知道什么原因,人类各国目前所能探索的区域内,异世界的语言似乎都只有一种,无论两个蛮人部落空间距离相距多远,无论这个部落是否信奉神灵,甚至一些其他和蛮人完全不同的智慧生物,语言都几乎相同。

    这是一种极其无法理解的现象,超出人类的常理。

    不少科学家都对此做过无数的研究,直到最近几年基因学飞速发展,才做出较为可信的解释,研究发现他们的基因关于语言的有效片段数量极多,几乎是人类的数十倍以上,但语言的能力,却根本没比人类更强。

    在进化学上,这种现象是严重的浪费,是一种巨大的冗余。

    一些科学家对此推测出一个惊人的猜想,那就是他们的基因应该能遗传语言的信息。

    然而这个猜想,自问世以来,一直存有很大的争议,因为它又可以推演出一个更匪夷所思的结论。

    那便是异世界所有生物,都来自同一个起源。

    这种起源不是像地球这样,从原始海洋浓粥中,诞生的第一个有机分子。

    异世界生物“起源”至少应该是一个能用语言交流的智慧生物,在“它”陨落后,“它”的细胞和基因开始扩散。无数的生命再此基础上衍生,进化。

    而“它”的语言则通过基因被继承下来。

    ……

    不过陈守义而言,无论异世界生物起源有多么神秘和匪夷所思,至少对他而言,他不用担心贝壳女的语言是某种稀其古怪的小种语而素手无策。

    想起贝壳女,陈守义连忙拉开这个才刚买了不久的崭新公文包。

    从里面取出被捆绑的贝壳女。

    他撕开黏在她嘴上的胶带,又剪开绑住的手脚。

    贝壳女活动了下手脚,恨恨的看了陈守义一眼,别过头,一脸生气的样子,不过等陈守义递上五彩玻璃珠后,她立刻变得眉开眼笑,

    她对着灯光照了一下,看着那变幻迷离的色彩,越看越是喜欢,坐在桌沿上双脚,不由开始晃来晃去。

    这种玻璃珠是小孩玩的珠串子,相当便宜,三十元一大盒,陈守义就买了一盒,里面少说也有数百上千颗,各种颜色都有。

    陈守义估摸着,可以用上很久。

    给她喂过蜂蜜后,陈守义把她放到枕头边上,打开电视,切换到动画片。

    便不在管她。

    她现在对电视相当沉迷,特别是动画片,虽然听不懂,但光画面就能看的津津有味,眼睛都一眨不眨的。

    而陈守义,则拿过一本最简单的《看图学蛮语》,开始认真学习异世界语言。

    看了一会,他突然对贝壳女说道:“波扎洛克巴多!”

    在书上,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是朋友!”

    贝壳女却恍若未闻,眼睛盯着动画片目不转睛,全神贯注。

    陈守义拿过遥控器,关上电视,又继续重复了一遍。

    贝壳女气坏了,叉腰站起来大声喊道:“备齐!备齐!备齐!”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惧怕这个巨人了,只要给他找到足够的金色砂石,就算再怎么放肆,他也不会管,当然除了被捆绑关起来的时候。

    “备齐?”陈守义丝毫没在意贝壳女的生气,他细细听着这细微的声音,心中默默的念着,连忙拿出词典,按照发音进行查找,可惜找了半天,也不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发音有差错?

    “备齐,太奇,配齐,佩奇!”

    “佩奇!”

    这时他突然想起她刚才看的动画片,灵光一闪:“小猪佩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