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十四章:善意谎言

第二十四章:善意谎言

    陈守义只感觉寒毛倒竖,他再不敢待在这里,决定立刻离开。

    离开前,他解开绳子,连带贝壳把贝壳女捞起,朝通道外快速走去。

    把贝壳女留在这里,万一死了,或者逃了,那就可惜。

    不一会的功夫,他就离开烂尾楼。

    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派喧闹的街道,陈守义轻轻松了口气。

    相比于诡异莫测的异世界,还是地球更能让他有安全感,这里没有那么多神秘古怪的生物,也没有鬼怪幽魂,一切都让他安心。

    这时他看了手中的贝壳,发现原本散发着的魔幻般的五彩氤氲,此时已经彻底暗淡下来,艳丽的色彩也逐渐褪去,表面变得斑斑驳驳。

    陈守义愣了下,心中恍然。

    难怪这个贝壳这么漂亮,也难怪贝壳女会选择这个贝壳安身,原来这个贝壳并不普通。

    可惜,到了地球后,它的超凡褪去,已化为平凡。

    不过他心里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至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这贝壳有什么用?

    他想起里面的贝壳女,把贝壳轻轻掀开一条缝。

    好在她还活着,只是缩在里面,满脸惊恐,浑身抖个不停,显然被环境的变化,吓得不轻。

    见她没死,陈守义也就放心了。

    路过一家饰品店,他忽然心中一动,走了进去。

    今天国庆第一天,店里人流不少,这种店里面大都是女生,当然也有陪着女朋友的男人,而像陈守义这样单独进来的,却少之又少。

    他慢慢逛着,很快就挑选了一卷胶带,一卷尼龙绳,一把小剪刀,又找到几套小尺寸的芭比娃娃的衣服,可惜找不到内裤和内衣,他也只能将就着。

    当付钱的时候,收银员看着五六套芭比娃娃的衣服,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半分钟后,陈守义面无表情走出饰品店,又走到超市买了瓶蜂蜜。

    先前他便注意到这个贝壳女似乎以花蜜为食,估计蜂蜜也没什么问题,以她饭量,应该很好养活。

    ……

    走出超市后时间还只有下午三点,阳光依然炙热,陈守义忽然感觉无处可去。

    看着依然白嫩的皮肤,在异世界将近半天的暴晒,似乎并没有多大效果,十三点五的体质,让他几乎已经免疫了紫外线的伤害。

    他打开手机,一边和张晓月聊天,一边漫无目的闲逛,直到快要入夜,他才决定回家。

    “妈,我回来了。”陈守义说完就趁着陈母不注意,快步朝楼上走去。

    这个时间,正是餐馆最忙的时候,正搬菜的陈母,只感觉人影一闪,就蹬蹬的跑上楼梯,她追着背影骂道:“你不吃饭了?”

    “在同学家,吃过了。”他忽然停下脚步,想到一个主意,决定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楼梯并没有灯光,黑暗是他最好的掩护,他放心的转过身到:“哦,对了妈,我现在的武道学徒考核体能已经达标了,就差剑术和箭道还差一些。”

    “真的,儿子,你体能能通过了。”闻言,陈母大喜过望,她本来一直担心这个平庸的儿子,将来会一无事成,却没想到升入高三后给了她个大大惊喜。

    “妈,你没看到我最近强壮了许多吗?所以我打算休学。

    这几天,我了解了下,有个补习机构在搞封闭式考前培训,听说成功率很高,所以我想报名。”

    “既然有用,那当然要报,需要多少钱?”她对一些地方很节省,但只要对儿女成绩有用,却从来都是大方的惊人。

    “大概需要一万八,十五天时间。”陈守义犹豫一下,说了个数字。这类考前培训很多,这个价格已经是行价,太低就容易暴露。

    “只是需要住在外面!”最后他佯装犹豫道。

    “都这么大的人,还怕住在外面,什么时候报名?”陈母心情不错,笑骂了一声道。

    “明天早上。”

    “这么急,还好卡里还有笔钱,等我忙完,就把钱打给你!”

    黑暗中,陈守义看着母亲满脸带笑,一脸欣慰的样子,他忽然眼睛一酸,有些想哭。

    在记忆中,从没有一件事情,能让父母感觉到欣慰过,有的只是一次次的失望。

    “不过以后永远不会了,你们会为儿子自豪的。”他擦了擦眼睛,转身回到卧室,反锁住门。

    ……

    他坐在书桌前呆呆坐了一会,心绪飘飞。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连忙从塑料袋里拿出贝壳。

    贝壳女躺在里面,一动不动,眼睛红肿而又空洞,没有丝毫的神采。

    她的嘴已经被胶带封住了,双手和双脚也都被绑在一起。

    陈守义干笑了一声,想了想便把她从贝壳中捞了出来,他拿起一把小剪刀,在她麻木的眼神中,剪断绑在手脚上的尼龙绳。

    然后又撕开嘴上的胶带。

    他拿起先前买的芭比娃娃的衣服,决定给她换上。

    赤身裸体实在太有碍视线,每每让他尴尬无比,还是穿上衣服自然一些。

    他小心翼翼的捏起她的胳膊,给她套上上衣,生怕一个用力就把她捏断。

    事实上,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她比想象的要皮实,毕竟是三倍重力下的生物,可不像表面那么脆弱。

    穿衣服的过程中,贝壳女一动不动,任由他摆布,似乎心若丧死。

    她没有哭泣,因为她的泪水已经流干;也没有尖叫,这徒劳无功。

    自从她感觉周围环境变化,发现自己已经失去所有能力,再不能飞行后,她便已经彻底的绝望和麻木了。

    好不容易给她套上公主裙后,陈守义不由抹了把虚汗,轻轻呼出一口气。

    “哦,对了,还有蜂蜜。”

    他连忙从袋子里拿出蜂蜜,拿过金属调羹,舀了浅浅的一小勺,又掺了些温水,放到她面前。

    这根调羹比她身高还长,勺子是比她头三倍还大。

    贝壳女鼻子微微耸动了几下,随即别过脸,一动不动。

    见她非暴力不合作,陈守义忍不住用手指拨弄了几下,拨的她身体在书桌上滚来滚去,但贝壳女愣是一声不吭。

    陈守义终于放弃了,不再管她,反正饿个一天应该死不了。

    他从床底拿过木剑,继续开始练剑。

    只是才刚做了一次弓步直刺。

    木剑便刺破空气,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声,他连忙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门就啪啪的敲响了。

    “什么事?”陈守义身体贴着门口沉声道。

    “哥,你回来了,刚才你房间里什么声音?”

    “没什么,外面传来的,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哦,我吓了一跳!”

    妹妹很快就走了,陈守义松了口气。

    他看了看剑,又看了看自己手,在异世界练习时他对自己有多强还没有什么清晰的概念,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刚才那一剑应该已经接近音速了吧。

    他忽然发现先前借口外出一段时间,是如此的明智,若是继续住在这里,不说其他,连练剑都有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