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十一章:褪皮

第二十一章:褪皮

    整个改造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他身体高温,才逐渐消退。

    此时他的属性已经变成。

    力量:12.6(10)

    敏捷:12.8(10)

    体质:13.5(10)

    智力:12.3(10)

    感知:10.8(10)

    意志:11.4(10)

    除了意志和感知没有变化,剩余的属性,都出现大幅度增长,一些属性甚至增加了两点。

    他用力捏了捏拳头,身体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

    他的五感变得更加敏锐,思维更加灵敏,就连昨天月考的那几道怎么都解不开的难题,如今只是心思一转,就感觉豁然开朗。

    甚至连时间在眼里似乎都减慢了不少。

    ……

    三倍的重力,在此时感觉起来,似乎比起地球都大不了多少,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他站了起来,准备探索下这片区域。

    他拄着木棍,轻一脚重一脚的走着,沿着山腰步履维艰。

    新增长的力量,似乎还不容易掌控。

    之前用力习惯,和如今强大身体产生了严重脱节,要么用力太大,要么用力太轻,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好在小心翼翼走了十几分钟后,他便慢慢有些适应。

    这是一处荒芜的小岛,只有大约一个平方公里左右。

    除了中央一座山峰外,四周都是海洋,岛上也并没有什么动物,草地上倒是有些类似蚂蚁似的小型昆虫在这繁衍生息外,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生物。

    这让他彻底松了口气,这说明这里相当安全。

    他绕着山腰粗粗观察一圈,见时间估摸着快要凌晨两点了。

    他便开始返回。

    等他通过通道重回地球后,顿时感觉浑身都轻的快要飞了起来,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轻轻飘飘。

    他一开始是慢慢的走,后来就开始跑。

    好几次摔倒,又爬起来继续奔跑。

    空无一人的空旷街道上,陈守义兴奋的狂奔,他边跑边笑,速度越来越快,如一阵风一般一路穿街过巷,很快跑回家。

    他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返回卧室。

    关上门后,他扑倒在床上,翻滚了几圈,今天的奇遇,让他感觉刺激而又兴奋。

    他无声的笑了几声,忍不住又打开属性面板。

    增加的属性并没有退回原样,同时,天赋能力的选项也依然还在。只是“自然之愈”被一个“初级自愈”取代。

    他握了握拳头,手掌的皮肤在紧密摩擦之下嘎吱作响。

    一切都是真实不虚。

    他真的变强了,超乎想象的强大。

    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兴奋迅速消退。

    “这个空间通道要不要上报?”

    陈守义心中有些犹豫,从本心上讲,他是绝不愿意的,没人会愿意。

    据说武道学院的武者学徒,都会进入隐蔽的空间通道,进行训练,这说明异世界独特的环境对武者学徒的实力,会有着很好的提升。

    他现在一身的属性超过武者学徒的标准,甚至已经接近武者。

    比如男性武者学徒考核,要求卧推达到两百公斤,而他现在,从属性进行估算,已经可以达到两百九十公斤,离武者的三百公斤标准,也只有一步之遥。

    而敏捷比力量更是高0.2点,完全达到了武者标准了。

    至于体质,则是如今他所有属性中最强的,达到惊人的13.5。

    但他终归还没通过武者学徒考核,就算通过武者学徒考核,想要进入武道学院,也还要等五个多月。

    在这段时间里,一个只对自己开放的空间通道,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他能感觉到,如果能在三倍重力下进行迅速,自己的实力一定能进一步的提升。

    可是,一个不设防,还处于城市中的空间通道,终归还是有些危险。

    这一晚,他辗转反侧,心思挣扎,直到快要天亮,他才迷迷糊糊睡去。

    还没睡多久,生物钟就准时的让他醒来。

    虽然只是眯了一会,陈守义却感觉神清气爽,丝毫没有连夜通宵的困意。

    他拿过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发现屏幕还是黑屏,他连忙按下开机,好在很快又重新亮起,看来异世界的环境,并没有把它烧坏。

    “恩,只迟了了十几分钟。”

    他迅速穿好衣服,就去卫生间洗漱。

    陈星月早已经在卫生间,她穿着一件流氓兔的可爱睡衣,一脸睡眼惺忪的刷着牙。

    “早!”陈守义招呼了一声,继而拿出牙刷,也开始刷牙。

    陈星月漱了下口,把白色的唾沫吐掉,对着镜子瞥了他一眼,忽然道:“哥,你褪皮了。”

    “哦,有吗!”陈守义仔细看了一会,发现确实如此。

    脸上不知怎么回事,竟出现了不少老皮,东一块西一块,他也顾不得刷牙了,咬着牙刷,用指甲掐住其中一块死皮,对了镜子一撕,结果却撕拉一声,拉下了一大片。

    他愣了下,发现里面皮肤红白玉嫩,柔嫩的堪比婴儿。

    他回过神来,注意到陈星月一脸惊讶的表情,他面似平静说道:“可能昨天晒太阳晒多了。”

    “你昨天不是在考试吗?”陈星月立刻质疑道。

    “中午晒的,上厕所洗手的时候水龙头太大,湿了裤子,于是在太阳下多晒了一会。”陈守义一本正经的说道,他发现自己思维现在极其敏捷,谎话不经思索就能张嘴就来。

    “哥,你真恶心。”

    陈星月顿时一脸嫌弃道。

    “谁叫你好奇心这么强,更何况又不是尿裤子,只是水而已,有什么恶心的?你小学时,有一次你尿急的时候,你还……”陈守义立刻反击道。

    一看陈守义准备提起她小时候的丑事,陈星月脸色一红,顿时羞怒道:“哥,你再说这个,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至于先前的疑惑早已被她抛的无影无踪。

    看着陈星月狼狈而逃的背影,陈守义洋洋得意,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口舌上战胜这个牙尖嘴利的妹妹。

    等陈星月离去后,他连忙关上卫生间的门,对着镜子用力的搓了下脸,结果整张皮都被他搓了下来。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容,竟感觉有些陌生。

    自己看起来变得有些英俊,唇红齿白,皮肤吹弹可破,光滑的犹如敷着一层凝脂,一对粗大的眉毛下,一双漆黑的眼睛炯炯有神。

    和他以前微黑平凡的相貌,简直判若两人。

    看着镜子,陈守义心中没有喜,只有惊。

    “这让自己怎么出去?”

    “等会父母看到后怀疑,到时候自己继续解释被太阳晒的,不知道会不会信?”

    他看了下手臂,又轻轻一搓,顿时又搓出好大一块死皮,估计自己全身都已经彻底的蜕了次皮。

    他连忙脱掉衣服,洗了个澡,把全身的死皮都搓了个干净。

    回到卧室,他一脸苦恼坐在床上。

    这可怎么解释?

    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卧室,就算待在卧室,也不可能一直不见家人。

    这时他看到卧室的窗户,心中一动,不由上前打开窗户向楼下看去。

    楼下是条小巷,离地面大约有四五米高,陈守义感觉以自身现在的体质和力量,跳下去应该不会有事,至于解释还是等晚上再说。

    兴许晒个一天,又能重新回到自己微黑的皮肤呢!

    看着前面的行人逐渐走远,后面空无一人,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心中一横,随即他手臂在窗户一撑,便一跃而下。

    “嘭!”的一声,陈守义双脚只是微微弯曲,便已硬生生的站立,轻松的就像从半米高跳下一样。

    那个走远的行人,听到动静,以为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疑惑的回头观望,结果除了身后多了个人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陈守义对他笑了笑,然后走到餐馆附近,远远的喊道:

    “妈,我和同学约好了去玩,晚上回来。”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正在拖地的陈母听到陈守义的声音,下意识的说道。

    说完就感觉不对劲,这小子什么时候出去的?

    等她走到门口时,陈守义早已溜得无影无踪。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听说粉丝数量上一百,手机客户端的粉丝值就会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