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十九章:强大的蛮人

第十九章:强大的蛮人

    晚上打开属性面板,陈守义便发现这次经历,也并非没有好处,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再次涨了0.2点,如今已经变成是11.2。

    只是相比意志,他更希望是肉体的强大。

    他绝不想再次遇到蛮人的时候,他还是如无头苍蝇一样逃命,并把生命寄托于缥缈的运气以及敌人的心情。

    这一晚,他比以往更加努力,更加拼命。

    剑术、炼体三十六式、入静炼己身,依次练完后,几乎榨干了他身体所有的体力和精神。

    可是等精神稍稍恢复,他又躺在床上进入灰雾空间。

    这近一个月来,他在这里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凝实。

    虽然依然感觉虚幻,却已经有了些许质感,同时变化的还有那颗小树,它长高了几寸,空间似乎也稳固了不少。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叶,这些变化丝毫没有给他的实力带来什么助益。

    他看向今天的记忆树叶,很快心神便投入其中。

    他选择遭遇蛮人的那一段记忆,当他心神入驻那蛮人身体的时候,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油然而生。

    强大!无比的强大!

    身体充斥着一种爆炸似的力量,脚踩在地上仿佛都快要漂浮起来。

    不止如此。

    犹如雷阵雨后酷暑,眼前的一切似乎鲜活起来,耳朵充斥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声音,鼻子似乎也能闻到更细微的味道,视力更加明亮,皮肤的触感也变得敏感无比。

    只是感受了几秒,这些巨量的信息,就让陈守义晕晕乎乎,头昏脑涨,心神不得不从身体退了出来。

    这种感受让他新奇又感到震撼,这就是蛮人吗?

    当然能在武警的火力围剿中的过程中还能顺手杀死周少峰的蛮人,绝不是普通的蛮人。

    ……

    记忆空间的时间缓缓的流动,很快就到那站出来的中年汉子对阵蛮人的那一刻。

    感觉着自己眩晕感已经退出,陈守义心中有些犹豫是否再次进驻蛮人的身体。

    他想感受下,蛮人战斗时,肌肉是怎么发力的。

    可是,这毕竟是杀人,相当残忍血腥的杀人。

    这个中年汉子的头颅会被轰碎,脑浆四溅而飞。

    如果这只是电影,他可以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目不转睛,心神毫无波澜。

    但这是记忆,就在下午,这个中年汉子就死在他的眼前,凄惨无比。

    而他现在还要进驻蛮人的身体,亲身感觉“自己”是如何把他杀死的,用拳头把他头颅轰碎。

    他心里挣扎了一会,眼见那段战斗的记忆就要过去。

    他终于有了决定。

    下一刻,他心神就入驻了……中年汉子的身体。

    他的身体比陈守义要强大,至少应该是武者学徒的标准,但感受过蛮人身体后,这样的身体却让他感觉异常的“虚弱”

    惨剧发生前,他紧握着扫把,浑身肌肉节节贯穿,似乎想要出“剑”

    然而那蛮人速度太快了,快到超出他反应能力,只是刹那,一阵狂风扑面而来,随即,拳头便从远倒近,瞬间便重重的轰击他的头上。

    陈守义只感觉轰的一声炸响,眼前一黑,心神就被弹了出来。

    如果他能感觉心脏的话,他现在估计已经是剧烈跳动了。

    死亡的体验并不好,虽然仅仅只是削弱版,离真实的死亡不及万一,但依然感觉到一种发自心底的寒意。

    他又把记忆倒了回来,重回先前那一刻。

    这一次,他选择入驻蛮人,因为已经是替死了一次,这次他的愧疚感已所剩无几,再没多少心理阻碍。

    ……

    看着地面的尸体,陈守义从蛮人身体出来,他收拾了下复杂的心情,心中有些失望。

    蛮人的用力方式相当粗糙,还处于初始阶段,比起普通人,他也许已经是千锤百炼,发力严谨,但还是无法和人类的武道相比。

    想想也是,毕竟一个只是原始部落时代,在狩猎过程中一代代总结的经验技巧,而一个则是来自信息时代的集体智慧。

    最关键的是,异世界是超自然能力显化,而地球却超凡不显,两个世界环境不同,让他们对技巧追求,远没有像地球这般重视。

    不过他那可怕的身体素质却是弥补了一切,一力降十会,以前这句话,陈守义听过却一直体验不深,直到此时,他才切身的体会力量的可怕。

    那真是能碾压一切。

    ……

    第二天,东宁市风平浪静,他家餐馆也重新营业。

    而他也迎来了高三后第一次月考。

    如今他心态平稳,语文试卷发下来,他就一路答题,笔尖摩擦试卷,发出沙沙的声音,除了几道诗词填空不会留有空白外,他把试卷写的满满实实。

    考得好不好不知道,至少陈守义相当满意。

    第二门数学,对陈守义来说就难多了,他先是选择会的做完,然后在攻坚难题,等考试完依然有两道大题没有丝毫头绪。

    而后一天的英语和理综,同样让他头大。

    等考完后,陈守义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陈守义,你考得怎么样?”走出教室后,张晓月突然快走几步跟上陈守义说道。

    看着旁边巧笑倩兮的张晓月,陈守义不由想起前天握在手里的柔嫩小手,陈守义心脏忍不住砰砰跳动了几下。

    不过脸上却是丝毫看不出什么,这一个月的“修炼”,让他面对女人,至少表面上已经能淡然处之。

    “我的成绩估计是没指望了。”

    他缺课缺的太多,不是一个月努力就能弥补的。

    “不过,你应该会考武道学院吧?”张晓月抬头巧笑倩兮的看着陈守义,盈盈的目光似乎带着莫名的含义。

    “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你呢?”

    “还不知道呢,不过我会中海的大学。”

    两人默契的交流,让旁边的孙鑫看的瞠目结舌,可惜谁都没有理会他。

    前面小树林里,有人围在一起,似乎在打架。

    陈守义并没有在意,像东宁五中这样的普通高中,管理松懈,打架实在太常见了,早已见怪不怪。

    一群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少年,稍有摩擦就会爆出火星。

    “被打的好像是赵一峰。”孙鑫小声道。

    陈守义顿时停住脚步。

    张晓月一听是班里的同学,连忙大声道:“住手,别打的,你们哪个班级了,我告诉老师了!”

    “呦吼,美女,告诉老师啊,我好怕啊!”那三人停了下来,一个似乎是领头高个子,甩了甩一头飘逸的头发,一脸不羁的说道。

    陈守义看着张晓月一脸的羞愤,心中摇了摇头,面对这种人,讲道理是没用的,你越是软弱,就越是受欺负,只有更硬的拳头才能说服他。

    以前他知道这个道理,却没有更硬的拳头,但现在他有了。

    他立刻冲了上去。

    速度快的惊人,一个迈步就冲进人群。

    高个子站在原地,还没有什么反应,就被他手轻轻一甩,他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另外两个少年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冲上来,准备合力制住陈守义。

    可惜面对一个准武道学徒,这样的反抗就像小孩反抗大人一样毫无意义。

    他伸手抓住两人手臂,顺着对方的力量一拉,两人干脆利落的扑到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你给我等着。”

    “有种不要走!”

    ……

    “谢谢!”赵一峰鼻青脸肿的站了起来,看了看陈守义,又看了看俏丽的张晓月,喏喏的说道。

    “我们不是朋友吗?”陈守义说道。

    “赵一峰,他们为什么打你?”张晓月问道。

    “没……没什么!”他嘴巴动了动,面红耳赤的说道。

    ……

    赵一峰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原因,很快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陈守义沉默的看着他的离去背影,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