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十八章:生死无常

第十八章:生死无常

    一个挡路的行人,被他一手甩开,身体飞了六七米外,才重重的落了下来。

    所幸街上的汽车,一见不对,立刻踩了刹车,才没有酿成惨剧。

    “他是蛮人,干掉他,不要让他跑了。”一个同是从书店逃出的中年汉子,大喊一声,抄起路边店铺的一把扫把,调转过来,当剑对峙。

    看他的架势,明显是学过剑术,甚至可能是武者学徒,不然这种时候,没人有这样的勇气挑衅一个蛮人。

    正准备逃跑的陈守义,忍不住慢下脚步。

    作为少年人,他心还未冷,血还热,他左看右看试图寻找趁手的武器。

    然还没等他找到武器,蛮人便瞬间朝那中年汉子冲去,陈守义无法形容他的速度,即便他的肉眼都很难捕捉,十几米的距离,瞬息便至。

    那中年汉子剑还没刺出,一个拳头就重重的击中他的头颅。

    他身体腾空飞了起来,很快便如破布袋的滚倒在地。

    头骨尽碎,如同一个砸烂的西瓜。

    最可怕的是,至始至终,那蛮人手上都提着床单裹成的大布袋,里面装满着书籍,分量起码有上百斤。

    陈守义只是看了凄惨的尸体一眼,心中的热血迅速消退,一股寒意传遍全身,原本的跃跃欲试,烟消云散,只剩下心底的恐惧。

    好在这个蛮人再没有进行无谓的杀戮,威慑过后,他警惕的左右看了一眼,迅速的朝前方逃离,他的步伐沉重而又巨大,每一步都能跨越五六米远。

    只是数秒后,那蛮人便已消失在街道中。

    事情发生的太快,等全副武装的特警赶来后,已经三分钟后。

    只是这个时候,陈守义早已离开了现场。

    两者都推着自行车,一路上的行人,一见两人身上的斑斑鲜血,就纷纷避开,面色惊惶。

    只是两人在心神不宁下,都恍若未觉。

    张晓月相当安静,身体都在微微打颤。

    陈守义能感觉她心中的恐惧,其实不仅是她,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生活在和平中的人,总是无法想象死亡的残酷,即便新闻时有播报这类的新闻,也因离得太远,没有切身的体会,而显得不怎么真实。

    东宁市一直以来都是个安静而又祥和的小城,即便十几二十年前的那场异界入侵战争,也只是发生在遥远边陲地带的一场小规模高烈度的战争。

    就规模而言,还比不上两次世界大战,甚至没有影响到生活。

    或许陈守义会对网上关于当时的在那场战争的动用了多少先进的装备,而看的津津有味,却根本感觉不到那场战争的残酷。

    在这个小城市,唯一称得上异界入侵的事件,还在于两年前。

    两个偷渡的蛮人,在东宁郊外被击杀。

    不久后,这个位于东宁市附近的隐蔽的虫洞就被发现,然后军队驻扎。

    警察的效率很高,走在路上,广场的广告屏上就正在播放那蛮人的通缉令,引得不少人驻足围观,脸上带着恐慌。

    陈守义一路把张晓月送到她家小区门口,说道:“班长,我先走了。”

    顿了顿,他又安慰道:“那蛮人应该逃不了,街上到处都是摄像头,或许等晚上,新闻就会有播报。”

    “谢谢你陈守义,要不是你拖着我,我可能……”

    “你是我们班长吗,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不要想太多,我先走了。”陈守义挤出一丝笑容,装作轻松的样子。

    说着,他骑着自行车,飞快的离去。

    在路上,他接到电话。

    “你怎么还在外面?快回来!”电话里是陈母焦急的声音。

    “妈,我马上回来。”陈守义没有问为什么。

    他挂掉电话,加速往家里赶。

    饭点已经关门了,卷拉门半拉了,他从后门放好自行车,就被陈母拉了进去,然后迅速的锁上卷拉门。

    “菩萨保佑,你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情,真是吓死人了。”陈母一脸紧张的说道。

    忽然她神色一楞,脸色刷的白了。

    “你身上怎么有血。”

    陈守义摸了下,上面血迹已经干涸,只在手掌上留下血痂的碎末,里面可能还有些许碎肉。想起这些东西,是从尸体上溅到的,他就感觉有些不适。

    眼看无法隐瞒,陈守义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

    “你……哪里不好去,非要去书店,你真是要被你吓死了。”陈母心中又是庆幸又是后怕,最后气得忍不住重重的打了他两下:“快脱掉衣服,等会我去烧掉。再拜拜菩萨,去去晦气。”

    作为开门做生意的人,往往最是迷信,他家里就常年供着观音和财神爷,只是无论是他还是妹妹,都是不怎么拜。

    “好的妈,对了,星月呢?”他一边脱掉外套,一边问道。

    “她早就回来了,和你爸在楼上看新闻呢。”

    在陈母的监督,陈守义拜过菩萨,走到楼上,又是被陈大伟一阵询问。

    电视正在播放刚才的新闻,他看到一具一具的打着马赛克的尸体,从书店里抬出,一些尸体甚至只能称为一滩烂肉,被装进收容袋里。

    “截止目前为止,本次袭击事件,死亡人数已达到135人,另还有43人重伤,正在紧急抢救中……”

    陈守义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看,现场比播放的新闻更残酷,他起身走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把全身残留的血气都洗干净。

    傍晚的时候,一家人简单的对付过晚饭后,都守在电视机前,看着最近的新闻。

    外面的街道,不时可以听到警车呼啸,显然所有的警力都已经出动。

    客厅的气氛有些压抑,没什么人说话。

    这样一个可怕异世界恐怖分子,游荡在城市中,没人还能吃得饱睡的香,若无其事。

    到了晚上七点。

    一则新闻突然插播进来。

    主持人看着稿子,面色露出一丝喜色,但一闪即逝,转而又变得肃穆:“现在播报一则消息,在全城封锁下,六点四十分,东宁市特警部队和武道协会的数名名誉特警,终于在羊湖公园中找到了蛮人藏身地点,经过激烈的战斗,蛮人最终被击杀。

    在此次战斗中,包括东宁市武道协会副会长周少峰在内,四名特警不幸因公牺牲……

    周少峰死了!

    陈守义愣了下,他第一次听到周少峰的名字,还是从学校的武道老师口中。

    两年前那两个东宁郊外的蛮人就是被他单人匹马,用一招出神入化的刺剑一一击杀。

    但一个如此强大的人物,一个资深的武者,却是出人意料的死了,死在围剿蛮人的战斗中。

    他心中感觉一阵后怕,又有些庆幸。

    如果当初,他头脑一热,冲了上去,也许……

    PS: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