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五章:弓步刺剑

第五章:弓步刺剑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睁开眼睛,愣了足足几十秒,他才终于回想起昨天的奇遇。

    虽然已经清醒,但一夜过后,却仿佛这一切犹如一场美梦,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小心试探了呼唤着“知识之书”

    直到虚幻的属性面板,在他脑海中闪现,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这是真的,不是梦,我真的已经不同了!”

    暗暗默念了几句,他的胸膛似乎填充满溢的力量,浑身都充斥着无穷的动力。

    这时他发现面板上的能量已经有所的提升,昨天优化后还只剩下0.2点的能量,仅仅睡了了一夜就已经提升到0.24。

    或许过不了几天,他又可以再次优化。

    他伸手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只是五点半。

    这个时间,要是在以前他还会继续小睡一会,直到熬到六点半,被他妈叫醒,才会不情不愿的迷迷糊糊起来。

    但此刻此刻,他却睡意全无。

    他迅速床上坐起。

    “嘶!”

    下一刻,他就感觉全身肌肉酸痛,但正是这种酸软,让他面露喜色。

    按照常理,像他这种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练习几遍炼体三十六式的人,一般情况下,是很少会出现这种乳酸分泌过量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唯一的原因便是,这次的练习,涉及到很多以前从未锻炼过的肌肉。

    这无疑是件好事,说明优化过的炼体三十六比标准版本能更加深入的锻炼全身的肌肉。

    他咬了咬牙,忍着酸痛,走进卫生间冲了个澡。

    等洗完澡,刷牙的时候,陈星月也穿着睡衣进来了,她半眯的眼睛,一脸迷迷糊糊的走到抽水马桶间,正准备脱下裤子,上厕所。

    陈守义见状连忙咳嗽了一声。

    陈星月瞬间睁开眼睛,看向陈守义,眼神锐利,气势隐隐,直到看到是他哥,才瞬间恢复原本的面目,嗔怪道:“哥,你真讨厌,吓了我一跳。”

    陈守义才被她吓了一跳,直到现在心脏都砰砰跳动,在这种可怕的气势下,自己在她面前,简直就像一只无害小白兔,仿佛随时都被她碾压。

    好在这毕竟是妹妹,陈守义有足够心理优势,很快收拾心情反唇相讥道:“这还怪我喽,你进厕所不会看一下的?”

    “谁叫你今天好端端的,这么早起床。还有,你光着身体,穿着内裤,在自己的亲妹妹面前,你就没感觉羞耻吗?”

    陈守义下意识看了看内裤,胸口一窒,一时间竟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果然是牙尖嘴利的妹妹,昨天还感觉变得乖巧可爱了一些的妹妹,才只是一天,就露出本来面目。

    最后,口拙讷言的陈守义只能横眉冷哼以对,连忙刷好牙,哼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

    ……

    “爸!妈!我去上学了。”

    接过陈母早上买的包子,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推着自行车就往外走。

    “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四个大肉包下肚,却发现依然不顶饿,不得不中途在小吃店里,又买了五个,这才感觉到饱了。

    ……

    孙鑫一走到教室,就一脸抱怨道:“昨天你没来,真是气死我了,我好不容易升到的黄金段位,结果碰到小学生,现在又被害到白银了。”

    陈守义一边背着英语,随口说道:“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游戏吗,再追上来不就好了。”

    陈母管的严,他游戏基本很少玩,也没玩的条件,比如电脑他家里一台都没有,就算手机,也是父母淘汰下来的老机子,只能上上网,打打电话,就是担心他学坏。

    “你……跟你没什么共同语言?”孙鑫郁闷的够呛,这时他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咦,今天怎么这么用功,受刺激了。”

    平时和他相比,陈守义虽然也算用功,但也不会用功到这种程度,和他说话着,都分心二用,嘴里念念有词,默记英文单词。

    “现在高三了,再不用功就晚了!”陈守义头也不回的说道,他现在动力满满,浑身都带着一股劲。

    无论是通过武者学徒的考核,还是考上大学,他至少要通过一项。

    孙鑫呵呵一笑,放下书包,不以为意。

    陈守义这样的话,他已经听过不少次了,每次都只有三分钟的热度,用不了几天,他就会回复原状。

    ……

    下午,东宁五中的篮球馆中。

    数十个橡胶人体模型,整齐的排成两排。

    一个个身穿校服的少男少女,手持着木剑,不断的对人体模型进行一次次的刺击。

    “啪啪”声不绝于耳。

    一个身穿运动服的强壮中年男子,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不时对动作进行纠正。

    武者学徒的冷兵器考核要求,除了弓箭是必考外,其余的短接兵器并不限制是剑,无论是刀、剑还是枪甚至匕首任何一项都可以,只是他们班的体育老师,擅长剑法,也因此他们武道课冷兵器教学都统一只教授剑术。

    陈守义一脸认真的一剑又一剑的刺出,把模型刺的东倒西歪。

    这种模型上身是人体结构,下身却并没有脚,是一个半球形的底座,里面充塞着数十公斤的金属,如一个不倒翁,就算再大的力量,也无法把它击倒。

    “每一次标准的弓步直刺,都是全身肌肉协动的体现。”

    “弓步直刺不要用蛮力,不是越大越好,好好体验了下自己的发力,是否肌肉发生联动,并找到肌肉联动的节奏。”

    “从踏地的左脚板,上至腿臀,到腰肢,到胸间,再到臂膀,手指,感觉一下是不是每块肌肉都用劲了,是不是每个关节,都参与了发力。”

    “人体处处都是杠杆,如何用最小的力,撬动最大力,力量从底层层层增幅,最后激发贯穿到剑尖!”

    “如果大家“入静炼己身”已有一定火候,达到这一步,就相对会简单一点,如果没有,那就只能反复的苦练了。”

    体育老师讲的关于刺击要求,都是老生常谈,陈守义早已能倒背如流。

    网络时代,知识都是廉价的,只要手指轻轻一动,就能搜集到一大堆,什么教学视频文字都有。

    可是知道归知道,真正想要做到却是千难万难,包括他在内,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标准的弓步直刺,这个剑术中最基础的动作。

    剑术入门最难,不知多少人身体素质过关,却被最终挡在这一关。

    至于“入静炼己身”那就更是难上加难,陈守义连单单入静都磕磕碰碰,更不说在心思似存非存,似有似无中,感应“炼化”身体。

    不过相比其他人还相对流畅的动作,陈守义浑身肌肉更是僵硬的就仿佛是石块,简直惨不忍睹。

    但他还是认真一次次的刺击,努力体验着身体的发力,让动作一次次的朝标准靠拢。

    好在旁边更加不堪的孙鑫,以及前方的赵一峰,让他有所安慰。

    一节课,很快就结束了。

    三人组又聚在一起返回教室。

    “真是累死我了!这武道课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上课。”赵一峰气喘吁吁的吐槽道,黑胖的脸上,满是油汗。

    “你应该减肥了。”陈守义看了一眼,忍不住道:“女生似乎不喜欢胖的男生。”

    “说的你好像有人喜欢一样。”赵一峰反唇相讥道。

    陈守义:……

    陈守义在这个班级默默无闻,仿佛透明人,除了在和两个损友一起时,有着说不完的话,平时他都沉默寡言,有时候女生招呼一声,还会莫名脸红。

    “你们说,女人是什么滋味。”旁边的孙鑫一脸好奇的插话道。

    “这还不简单,花点钱就行了。”赵一峰一脸淫荡道:“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很安全的,要不改天一起去!”

    “我就算了,这种地方我可不去。”陈守义吓得连忙拒绝道。

    他是绝不敢去的,一想到那种地方,他就会联想到性病,再联想警察,再联想父母的失望以及妹妹的鄙夷和嘲笑。

    特别是最后,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也许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