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章:烂木板

    下午放学的时候,陈守义好不容易摆脱了两位损友去网吧玩一会的建议,孤零零的骑着自行车回家。

    “爸、妈,我回来了。”

    现在离吃饭还早,还不算最忙时候,餐馆里也没一个客人,陈母坐在收银台里,一遍遍按着计算器,头也没抬道:

    “饿了没,饿的话先让你爸给你弄个盖浇饭。”

    开餐馆的吃晚饭一向很早,因为等正常吃饭的时间,往往都是最忙碌的时候。

    “等小妹来一起吃吧!”陈守义丢下书包,无精打采的说道。

    “那就不用杵在这里了,回房间做作业去!”陈母蒋芬看了他一眼,一脸嫌弃道。

    “今天没多少作业,我早就做完了。”

    “那就帮你爸杀鱼,以你这成绩,我也不指望了。”

    陈守义也是被打击惯的人了,向来逆来顺受,闻言丝毫没有反应,立刻乖乖的跑去厨房。

    陈大伟一边处理食材,一边笑道:“别听你妈的,好好回房间看书,离高考只有一年了,二本可能是希望不大,三本我觉得还是可以拼一拼的!”

    “谁让你儿子生的笨,我又不是不努力,可考不好,又能怎么办?”陈守义忍不住小声抱怨道,这暑假里,他一天都没有休息,尽上补习班了,可成绩还是提升不大。

    他从小最怕他妈,这话也就只能跟他爸讲讲,跟他妈,那是万万不敢的。

    他一边说道,一边抓起一条鱼,摔晕后,就熟练的刮起鱼鳞。

    “这要问你妈了,怀孕时不好好待着,非要去田里乱跑,结果跌了一跤,就把你提前生出来了。”陈大伟心态很好,一脸乐呵呵的说道。

    相比于聪明的老二,他还是喜欢这个傻乎乎的儿子,这儿子像他。

    “这还怪我喽!”在前面算账的陈母,听到陈大伟的声音,顿时高了起来:“你也不想想,我怀的时候刚刚农忙,我不去给你们送水,你们渴死啊。”

    “谁怪你了!”陈大伟闻言那正切肉的刀,立刻停顿了片刻,连忙道。

    陈守义挤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在这个家阴盛阳衰严重,他老妈地位最高说话最管用,老爸只能排第三,前面还有个妹妹,当然最没用就是他了。

    “嘶!”

    似乎乐极生悲,陈守义刮鱼鳞的刀不小心太用力,顿时割破了手指,很快就鲜血直流。

    “早就叫你不要干了,快去洗洗,创口贴在楼上客厅的茶几下。”陈大伟看了一眼,连忙道。

    伤了手,陈守义自然也干不下去,连忙洗了洗手,慢腾腾的走到楼上。

    他家房子是自建的临街房,上层住人下层饭馆,刚建时这里还是郊区的农村,这些年随着城市的扩建,这套房子,也就越来越值钱了。

    他走到楼上,找到创可贴,刚贴好就听到楼下传来老妹甜腻腻的声音。

    听得陈母对待女儿和对待他,截然不同的态度,陈守义暗暗撇了撇嘴。

    这个马屁精!

    不要看在外面他这么维护这个妹妹,实际上两人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

    从小时候抢玩具,抢零食,抢宠爱,到长大后比成绩,比奖状。

    妹妹的存在,总让他感觉一所是处,犹如行走的垃圾。

    最让他悲哀的是,以前他小时候抢不过的时候,还能把她揍哭,现在连这个,都有心无力了。

    她现在已经是准武道学徒,就算让他一只手,都能把他碾压。

    “哥,听妈说你杀鱼割伤了!”很快,妹妹陈星月也走上楼,笑眯眯的说道。

    陈星月梳着一头马尾辫,皮肤白皙,看上去娇俏可人,活力十足。

    可是只有陈守义才知道这个妹妹有多腹黑。

    “没什么,只是破了点皮而已!”陈守义努力摆出老哥的威严,淡淡的说道,从她表情中,他能看到幸灾乐祸的味道。

    陈星月也没有追根究底,拿过遥控器,就打开电视。

    “众所周知,异世界是个神明统治的世界,里面的社会形态还处于未开化的时期,类似于人类早期的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之间,但随着最近开拓者的探索的表明,异世界正发生着剧烈时代的变迁。

    现在由著名的社会学家罗教授来详细点评。

    ……”

    异世界的节目,他向来都极为感兴趣,陈守义索性也坐在沙发上看的津津有味,看了好一会,他转头疑惑的问道:“今天,你怎么不做作业了。”

    陈星月一直盯着屏幕,面无表情道:“我已经被京城武道学院保送了。”

    “什么!”陈守义吃惊的转过头,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道:“你……你已经通过武者学徒考核了。”

    “还没,不过也快了,我老师估计,再练习一个月,我就能通过考核了。”

    “可是……”

    “今年学校有三十个保送名额,分配到高一的有三个,我就是其中之一。”陈星月不等陈守义发问,就立刻打断道。

    这淡定而又理所当然的语气,差点让陈守义走岔了气。

    武道学院和高考是错开了,是春季招生,也就意味小他两岁的妹妹要比他早半年,就高中毕业了。

    “你还没告诉爸妈?”

    “这种重要事情当然要晚上说!”陈星月说道。

    陈守义没好气道:“那你为什么先要跟我说?”

    “谁让你是我亲哥呢,好消息当然要先跟你说喽!”陈星月终于绷不住了,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真是讨人嫌的妹妹,她的心估计都是黑的。

    陈守义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但他还是努力控制着想要扭曲的脸部肌肉,闭上嘴吧,再听她说话他估计自己恐怕就要憋出内伤。

    他紧紧的盯着电视,可是刚刚还看着津津有味的节目,此时却看得索然无味,想起自己灰暗的未来,他再也坐不住了,拎起书包:

    “我去看书了。”

    “马上吃饭了!”

    “不吃……呃,等会帮我送到卧室。”

    走到自己的卧室,关上门,陈守义立刻露出沮丧之色,为什么班级的女生辣么可爱,自己的妹妹却这么讨厌。

    这是赤裸裸的炫耀,在他伤口撒盐!

    他从书包里拿出数学课本,然而心烦意乱之下,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他推开数学书,走到卧室的橱窗柜前,准备换一下心情。

    橱窗柜是他书架,又是他的收藏室,里面除了各种参考书和文集外,还收集着不少来自异世界风格的物品,这些东西是他的最爱。

    青铜的斧子,皮质的盾牌,几块雕刻神秘图腾的石板,几个诡异风格的木牌,给人一种蛮荒的气息。

    不过这些都是从工艺品店买来的仿制品,连陈守义这样的外行人,也能一眼分辨。

    青铜斧的材质明显是工业冶炼的产物,盾牌的皮也是老牛皮鞣制而成,至于那些石板的图腾,根本就没有岁月的痕迹,连石料也是地球随处可见花岗岩。

    不过倒也不是全部都是仿品,其中有一件,陈守义就怀疑应该是原汁原汁的异世界产物。

    这是一块烂木板。

    它颜色黑沉,品相极差,几乎已经腐烂,上面千仓百孔,仿佛被白蚁蛀蚀过一样,这种现象说明它原身很可能是某种超自然物品,来历不凡,价值连城。

    直到到了地球,这些超自然力量发生崩解,材质迅速腐蚀。

    它已经成为一块真正的烂木板,就算扔到地上,碰到一个不识货的人,也根本没人捡。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块烂木板,就是陈守义在路过一处拆迁工地上捡到的,顿时如获至宝。

    他打开橱柜,拿出这块烂木板。

    在这方宇宙规则的腐蚀下,木板的内部已经千仓百孔,但他还是能感觉到它材质依然极其坚硬,隐隐显示着原身的不凡。

    在木板的斑驳的表面依稀可以看到,几幅神秘的图案。

    他曾经研究过,这是叙事画,地球很多古老的壁画,都是这种形式,它描述的似乎是一些异世界文明的重大发展进程。

    那个世界人类第一次使用火焰。

    第一次使用文字。

    ……

    每幅画的左上角都画着一个的神秘复杂的徽纹,各有不同,作为经常看异世界讲解节目的陈守义,早就清楚,这是异世界神明的标识,而且不止一个。

    可惜这并没什么用,再神秘的物品,落到地球,也会堕为平凡。

    他轻轻抚摸着木板,发出一声不知已经第几次的叹息,要是这东西真有超自然能力就好了。

    想到自己手举木板,无数璀璨的光芒,挥洒大地,他忍不住嘿嘿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