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明日支配者 > 第九十七章 真实的谎言

第九十七章 真实的谎言

    埃弗雷特·查尔斯的生死并不重要,至少对温言和杨大壮来说不重要,除非他们有私交,但如果双方之间存在私人交情,她们两人恐怕没法通过超情二处的政审。

    那么,为什么温言要请方子羽去美联邦施以援手呢?

    并不是为了拯救那位素未谋面的议员先生,而是为了卖个人情给欧阳杰。

    欧阳杰倾心于青梅竹马的洛瑾瑜,方子羽和洛瑾瑜合作愉快,欧阳杰心里肯定不痛快,如果方子羽能在这时候给予帮助,不仅能化解欧阳杰的敌意——更精准的表述应该是:醋意——还能巩固三位明日支配者之间的同盟关系。

    就连方子羽自己,也一直在寻找开展合作的契机,只不过欧阳杰远在大洋彼岸,又一直在玩火,方子羽不想也不敢轻易接触。

    所以,重点是与欧阳杰合作,而不是保护埃弗雷特。

    换句话说,方子羽能否起到作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表明态度,刷好感度。因此,必要时可以放弃埃弗雷特。

    死个议员无所谓,国会议员多着呢。

    温言注视着银江,江面上倒映着稀疏星光,而她眼里倒映着整个江面。

    凝望良久后,她微微抬头,感慨道:“她说的对,你变了,变得很快。”

    “嗯,我也发现了。”方子羽心情复杂,笑意苦涩,“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不是变好变坏,是变成大人了。好了,不说这个,回到你刚才的问题。”温言忽然摆出了老师讲课的态势,“埃弗雷特是少有的亲华派,因为亲华标签,他在党内很受排挤,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人越多越好。所以,能保住他最好。当然,事不可为就撤,保住自己最重要。”

    方子羽似懂非懂,他知道近一段时间国际形势愈发恶劣,却不知道恶劣到什么程度。

    网上传言分为两派,有一派说华美两个超级大国已处于交战边缘,随时可能爆发大战,只不过战争形式可能是贸易战、信息战或冷战。

    另一派则说世界第三次大战将会因人口与宗教问题在欧洲掀起,随后战火会烧遍北美与东亚。

    对这方面,方子羽了解不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联邦参议员若是遇刺身亡,必然会导致形势更加紧绷,像衔尾蛇这样企图制造动乱的邪恶组织也就有机可乘。

    方子羽没出声,温言就继续说:“你的预知范围仅限于一座城市,对吧?所以你得去美联邦才能帮上忙,嗯,有可能你根本帮不上忙,没关系,能让欧阳杰欠你一个人情,也算是有所收获。”

    “让他欠我人情就算有所收获?好吧,算是吧,但回报跟风险不成正比啊。”方子羽并不是在拒绝,他老早就答应了温言的请求,现在只是在讨价还价,争取更多利益。

    “还有她的好感。”温言转身,用下巴指着坐在包厢内沉思的洛瑾瑜,“支配者的人情,价值连城喔,即便是对同为支配者的你也是这样。”

    “理论上是这样,可我怎么能相信他会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赶来帮忙呢?”方子羽自嘲一笑,意味深长地叹道,“人都会变,我变了,他也变了,谁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反手捅我一刀?”

    “你不能相信,永远不能。”温言递出一个赞赏的眼神,她是在赞赏方子羽的谨慎。

    “不过……”温言话锋一转,“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给你讲个故事,是我父亲讲给我听的,这个故事的名字叫《真实的谎言》。”

    听到温言提及那位已故的老前辈,方子羽肃然起敬,洗耳恭听。

    “我父亲告诉我,语言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因为语言创造了谎言。”

    “猴子猩猩也有自己的语言,但不能像我们的语言这样复杂、精确,当一只猴子发现附近出现狮子,它会对同伴发出警告,但它却说不清狮子有几只,从哪个方向来,离猴群还有多远。人类则不一样,我们人类不仅能说出狮子的数量、位置和距离,还能向同伴说明它们的具体状况。”

    “因此,石器时代手持木矛石刀的原始人也能围剿狮子,因为语言的精确,为大规模合作奠定了基础。如果没有这样的大规模合作,金字塔、长城、神庙这样的奇观不会出现,甚至连国家都不会出现,人类可能永远留在渔猎时代,而不会成为地球的霸主。”

    “那么,语言到底神奇在哪里呢?它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能创造让人相信的谎言,真实的谎言。打个比方,几个游猎部落遭遇了生存危机,他们必须联手才能猎杀巨象并继续存活下去,于是他们约定,大家联手一起对付巨象,猎杀巨象后大家一起吃肉。”

    “可是他们手里拿的是石头和木棍,要猎杀巨象肯定死伤惨重,死掉的人怎么能吃到肉呢?丧失青壮战力后的部落又有什么资格分肉呢?如果没有足够精妙的语言说服所有游猎者相信‘猎杀巨象后一起分肉’这个不切实际的谎言,那么他们就不会合作,也许他们会自相残杀,也许他们会在迁徙途中相继灭绝。”

    “谎言,使得利益分配不均的合作成为可能。猎杀巨象后,损失惨重的部落必然被其他部落所合并,这看起来很不公平,但对人类来说是件好事,因为他们学会了合作,并且学会了相信真实的谎言。”

    “信仰是谎言,真神从未降临,但这个谎言创造了许多让人不敢置信的奇迹。公元前9500年,智人就能建造出雄伟的哥贝克力石阵,如果没有信仰,没有宗教,身处于采集社社会的游猎者们怎么会聚到一起,完成这项奇迹?如果没有这项奇迹的诞生,又怎么会有更多人选择相信这个谎言,继续创造更多的奇迹?”

    “同理,秩序是谎言,法律是谎言,国家是谎言,金融是谎言,它们都是被人虚构出的、只存在于人与人的信任之间的谎言,这些谎言都会导致利益分配不均,但却成为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要素。”

    “而你现在面对的选择,也是一个谎言的开始,你不相信欧阳杰,他也不相信你,但如果你们共同创造一个谎言,那么你们可以不再信任彼此,而是信任这个谎言。”

    “就像远古时期,游猎部落里的采集者们还没有货币这个概念,他们以贝壳、石头作为信物,创造了最早的贸易,谁会相信贝壳和石头能换走粮食和陶器呢?猴子和猩猩绝对不会这么做,但人类会,所以人类能创造奇迹。”

    真是个精彩的故事,方子羽听完沉默许久,想到了另一件事。

    “温老师,按你的说法,你帮助我、欧阳杰和洛瑾瑜,也是一个,真实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