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三国之大汉崛起 > 第635章刘禅的阴招

第635章刘禅的阴招

    只是城中嘈杂,敌人也听不到马超的声音,投降的士兵并不多。

    马超见此,便策马出城,找到刘禅,对着刘禅说道:“陛下,城中还有三万多敌人,他们逃进了狭窄的街道和房屋之中,巷战对我军不利。

    依微臣之见,不如下令让骑兵撤退出城,然后恐吓城中敌军,说不投降便放火焚城,如此敌军必降。”

    “爱卿此计甚妙!”刘禅闻言便下令道:“传令下去,让兵马撤出街道,堵住各们,其余兵马上城墙,准备火箭。”

    “诺!”

    随着刘禅一声令下,汉军骑兵便从城中撤退出来,各门皆有兵马看守,其余兵马则上了城头。

    众将在城头对着城中大喝道:“秦朗与步度根已经逃了,尔等立刻器械投降出来,否则我便放火焚城了。”

    “快快投降,否则定要让尔等化为灰烬!”

    汉军撤出街道,又都上了城头,一起呐喊,城中敌军自然听得见。

    魏军从民房而出,远远望见城头上汉军弓箭手点燃火箭,引而不发,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

    要是他们不投降,汉军将火箭射入城中,他们焉能活命?

    “我愿投降,不要放火!”

    “我等愿降!”

    无数兵马放下兵器走出街道前来投降。

    “放开我,我要见陛下!”

    “你算什么东西,说见陛下就见陛下?”

    “我奉单于之命,有要事求见陛下,你们快带我去!”

    正在此时,城中街道一个鲜卑骑兵与汉军发生了争执。

    城头上凌统见此,下了城头,来到街道上。

    “怎么回事?”

    士兵见是凌统,拱手回答道:“凌将军,此人偏要见陛下,你说……”

    “哦?”凌统闻言看向那鲜卑骑兵,询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见陛下?”

    士兵连忙回答道:“我本是鲜卑骑兵,奉单于之命留了下来,有机密大事要告诉陛下,还请将军带我过去!”

    凌统看了看士兵,在他身上摸索起来,见他身上没有携带暗器,兵刃,便命士兵将他双手绑住,带去见刘禅。

    此刻刘禅已经回到了营寨,凌统将这士兵带到营寨,对着刘禅说道:“启禀陛下,此人自称是步度根的下属,奉步度根之命,有事求见陛下。”

    “哦?”刘禅看向那士兵,说道:“步度根有什么话让你告诉朕?”

    士兵双手被绑住,但脚却能动,见刘禅发问,一把跪了下来,口中说道:“我鲜卑愿意投效陛下!”

    刘禅沉吟道:“这是步度根的意思?”

    “不错,这是单于临走时交代的,让我务必告诉陛下。”

    “可笑!”关羽闻言冷笑道:“若步度根愿意归顺我大汉,先前为何不投降,如今他已经逃了,还说什么归顺我大汉的鬼话。”

    “将军有所不知!”士兵回答道:“秦朗驻守马邑之前,已经将我鲜卑百姓迁往雁门关以西,若单于刚才在战场上倒戈,那雁门关以南,我族百姓,便会被魏国斩尽杀绝,而且我族勇士,由于家人在南,只怕也不会轻易倒戈。

    如今单于已经跟随秦朗逃往雁门关,与我族百姓在一起,那逃走的两万多骑兵,也基本上都是我族勇士,单于告诉我,他愿意擒拿秦朗,打开雁门关投降陛下。如此一来,我族勇士便可与家人团聚,不必担心魏国加害了。”

    “哦?这倒也说得通!”关羽闻言眯着眼睛说到:“只是我为何要相信你?”

    士兵解释道:“魏国对我鲜卑不仁,我鲜卑为魏国卖命,可是他却抛弃我族勇士,单于担心继续跟着魏国,只会自取灭亡,所以愿意投靠大汉。”

    刘禅看了看士兵,淡淡道:“若他早日投降,朕还可以让他为朕守边,如今投降,可没什么好处。”

    士兵回答道:“单于说了,继续跟着魏国,只会是死路一条,投降大汉,好歹还能为子民谋一条生路。”

    “这步度根还有点远见!”刘禅闻言笑了笑,对着左右说道:“将他松绑吧!”

    “陛下,苴罗侯求见!”正在此时,一个士兵走了进来。

    “传他进来!”

    不过多时,只见苴罗侯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陛下……”

    刘禅见苴罗侯行色匆匆,便问道:“苴罗侯首领匆忙而来,可是有什么事?”

    苴罗侯拱手说道:“陛下,我刚刚接到消息,田豫在幽州那边击败我兄长,我族大败,连我兄长也战死了,我急需回去主持大局。

    如今陛下已经夺取马邑,击败秦朗,我鲜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在下是来向陛下辞行的。”

    虽然诸葛瞻建议素烈不要将轲比能战死的事情告诉苴罗侯,但苴罗侯在王庭也要一些势力,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如今苴罗侯总算是知道了轲比能战死的消息。

    不过好在刘禅这边也在苴罗侯退兵之前拿下了马邑。

    “竟有此事?”刘禅听了这话,佯装大惊,心中却感叹苴罗侯的狡猾,轲比能的确是战死了不错,但魏国也没有能力攻打鲜卑了,并且轲比能还立了素烈为单于,要他苴罗侯回去主持什么大局,苴罗侯故意不说素烈的事情,是打算回去争夺单于之位的。

    刘禅叹了口气道:“哎,轲比能单于战死,与朕也有关系。如今他战死,你回去主持大局,也是应该的。”

    苴罗侯手下有五万人,而刘禅只有三万余骑兵,虽然不怕苴罗侯,但如果直接将事情挑开,不让苴罗侯回去,势必会引发大战,到时候只怕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多谢陛下!”见刘禅同意自己回去,苴罗侯心中松了口气,看来刘禅还不知道幽州那边的事情。

    刘禅顿了顿说道:“如今轲比能单于战死,你们鲜卑群龙无首,不知单于临死前,可曾立下新的单于?”

    苴罗侯听了这话脸色一变,旋即说道:“我兄长突然战死,来不及立下新的单于。”

    “哦……”刘禅点了点头,看着苴罗侯说道:“苴罗侯首领你这段时间忠心耿耿替朕办事,既然你们鲜卑如今群龙无首,朕打算立你为单于。你先回营寨准备撤军之事,稍后朕会派遣林将军过去,随你一同前往王庭宣读圣旨!”

    “多谢陛下!”听了这话,苴罗侯大喜过望,轲比能已经立素烈为单于,他回去争夺单于之位,只怕会起争执,如果刘禅愿意支持他,那他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威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