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魔鬼传奇 > 第三百零五章 战斗中

第三百零五章 战斗中

    下午四点五十分,方适悄悄摸到疑似强虫的附近,他在河谷上方,距离强虫四百米。左右观察后抓一个大石头砸向了百般无聊的小魔物,一砸之下,几只小魔物当场被砸死。立刻有魔物发现方适,发出尖叫警报。中魔物马上从梦乡苏醒,冲锋在前,带领小魔物朝方适所在位置而去。

    方适就那边等着,等着,等到这些魔物到了面前,开杀!

    这种战斗完全是拳打幼儿园,脚踢敬老院的难度,不一会功夫就杀死了两只中魔物,百只小魔物。这时候疑是强虫终于动了,高耸而起,身体压垮河谷,倒了河谷之上,密密麻麻的脚一起奔跑,冲向方适。

    方适立刻走人,疑是强虫不舍追击,后背拱起,凝聚魔气成光束射击方适,方适左闪右避,但是疑强追的快,方适没敢回头看,经常被魔气打中,打中之后持续时间内,方适的护体念力快速消耗,当念力要消耗干净时候,方适念力又瞬间膨胀而出,继续扛着。

    “验证的时间到了。”

    三分钟的追击后,狩猎侧面的一发子弹命中疑强的头部,冲击力很大,让疑强的脑袋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恼怒的看向侧面,看见了在大石头上的狩猎。距离比较远,疑强稍微犹豫片刻,还是追方适去了。

    很快,第二发,第三发子弹连续命中疑强,终于让疑强爆发,咆哮声中抛下一百多米外的方适,扑向了七百米外的狩猎。

    到现在基本肯定疑强就是强虫,如果是弱虫,在遭遇埋伏后,十有八九有退缩之意。方适在侧面看着强虫接近狩猎,通过耳机道:“不急、不急、不急……走了。”

    距离还有三百米,石头后的戴尔扛起了狩猎拔腿就跑。方适见戴尔步行如飞,很快将强虫抛在身后,急道:“太快,停……”

    戴尔停步,狩猎开始酝酿,而后命中一公里外的强虫……

    很简单的战术将强虫拉出了五公里。

    但这只是开始,因为在弱虫被攻击后,方适他们并不知道双虫有何种沟通渠道,强虫会不会回援。

    弱虫战场,武神打响了第一枪,他在百米高的悬崖处,如同流星一般斜射向河谷。黄叶吓了一跳,老爷子是不是太托大了。而后再看,武神还在原地,一个念力拟成的武神流星斩月。

    一斩而过,肉眼可见武神念力分身切开弱虫护体魔力,一片紫色鲜血喷洒出去。弱虫二话不说,身体蜷成一团,开始朝地下钻。速度很快,前后不过十秒,其只有小半身体在外。这时候剑骑到了,她如同陨石一般砸落在地面上,手握巨剑刺入土地。剑骑长发飘荡,双手抓了剑柄吼叫一声,大地裂开,弱虫冲地而起,强悍的魔力将剑骑挤飞,撞击到了对面的河谷。剑骑落地后完全不在乎这种级别的撞击,双手握剑,快速奔跑冲向弱虫。

    弱虫蜷身体,将肚皮包裹起来,眼睛在外,几十道魔光如同机关枪一般的乱射。剑骑无视,一路踩水踏石冲到弱虫面前,而后双手挥剑。这是一记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挥斩,其简单到没有碰过兵器的人都能做到。

    就是这样简单的招式,砍进了弱虫的身体。弱虫魔气强大,拼命扭动身体,魔气将近身的剑骑再次弹了出去,剑骑再次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再次撞击在山石上,落地之后,剑骑双手握剑转动。她有武技,但是这种对抗她的武技完全没用。不过她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耐揍。

    剑骑一剑砍伤弱虫,弱虫垂死一般的挣扎,其庞大的身躯将河谷夷为斜坡。这时候云霞到了,云霞用的是一把钢枪,准确从侧面刺入弱虫的头部,弱虫挥动脑袋,将云霞砸进山体之内。一次,两次……当要砸第三次时候,预言召唤的一个白色的胖乎乎的兔子出现在弱虫的眼前,弱虫愣了愣,云霞借机冲出山体,他也不逃跑,双手握枪再次刺入弱虫的身体。弱虫魔气喷射,将云霞如同打棒球一般斜线击飞出去。

    云霞刚飞,武神到了,他轻轻的踩踏弱虫外层的护体魔气,在护体魔气上奔跑后跃起,双指成剑,一道念力打进弱虫的体内,念力贯穿弱虫的身体。遭受围攻的弱虫更加疯狂的扭动身躯,如同刚被挖出泥地的蚯蚓一般,乱蹦乱跳,加上它身体庞大,横扫附近的山石。剑骑再次接近,这次被没有伤到弱虫就被撞飞。云霞刚杀到,也被扭动的身躯弹飞几十米外。唯独是武神,脚尖在山石和弱虫的护体魔力中轻点,如同一阵风一般,始终徘徊在弱虫的身体附近。抓住一个机会,一道双指念力再次射穿弱虫。

    弱虫背部一拱,将武神弹飞,但是武神的飞不是剑骑和云霞的飞,他是借力直线飞起,在半空转身蓄掌落下,掌未出就有龙吟之声,眼看要落到弱虫护体魔力上。武神一掌推出,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打在弱虫的护体魔力上,弱虫身体停顿,身体下方一个罡气波炸开,将弱虫身体挑起数米。

    黄叶惊问:“武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他最轻松,撒豆成兵,几千土兵和魔物们杀在一起,虽然打不赢,但是等魔物杀光了土兵后冲过来,就会落进剑阵陷阱。

    “绵力。”武神解释了一句。

    刚力如同剑骑,大开大合。绵力打在皮上,皮不疼,但是皮包住的五脏六腑都会被打成肉酱。

    “你别骗我,降龙十八掌是外功,武当才是内家绵掌。”

    “呵呵,小说看太多了你,这确实是降龙掌,但是并非十八掌。人力不可和龙力对抗,降龙掌以绵长暗伤为主,不过它疗伤的速度比我想的要快。”武神轻轻落到了高处,拔出自己的佩剑,这是一口木剑。

    黄叶:“下一招是独孤九剑?”

    武神无力吐槽,木剑在手,指向百米外疯狂扭动的弱虫:“剑意,剑乃凶器,轻易不出,出则见血。”

    说罢,人如落叶一般飘向弱虫,弱虫不知道哪只眼睛看见了武神,感觉到威胁后突然停止了扭动。等武神落下,弱虫身体强力一弹,魔气撞击向武神。原本武神应该被魔气吞噬,化成血沫,但是武神如同风一般,被弹了起来。

    在即将被弹起的瞬间,木剑发出宝剑出鞘的声音,剑气射入弱虫的身体。一招得手,武神借弱虫这一弹离开了弱虫。

    云霞和剑骑又扑了上来……

    和弱虫的战斗不会有太多悬念,因为之前剑骑就和弱虫打过三次,弱虫实力肯定强于大家,其弱弱在遇袭慌乱。否则以其强悍的念力,硬吃几道攻击,找机会来一次反击,就有可能重伤其中一人。

    魔光本是弱虫最好的利器,可惜在慌乱中乱射一通,不仅耗费念力和体力,而且魔光无法持续伤害某一个人。导致其只能依靠身体的弹跳和滚动来拼命阻止外敌对自己的侵害。不过毕竟是大魔物,魔力当量非常高,伤口修复速度非常快。

    云霞、武神和剑骑三位主力在预言辅佐下,配合越来越娴熟,轮流进攻,轮流补位。预言甚至召唤出飞行生物成为武神的垫脚物。在这种情况下,结局已经能预见,弱虫的死只是时间问题。

    整个作战按照计划完美的展开,现在又回到作战计划的核心,方适三人能拖住强虫多久?一旦强虫回援,弱虫会立刻变成强虫,双虫合并,威力不是1+1=2那么简单。

    ……

    弱虫那边一开打,强虫这边立刻有感应。不过强虫看狩猎距离不远,打算吃掉狩猎后再回援。方适在侧面指挥非常完美,让戴尔再最适合的时间点背狩猎跑路。一路追,一路跑,一路开枪挑衅,不知不觉过了七分钟,强虫也被拉出了十公里之远,快到戈壁和沙漠的交界处。

    似乎这是条地盘线,强虫昂首挺胸看着狩猎对自己开枪,但是这次没有再追,它似乎思考了一会,放下身体趴进了峡谷裂缝中,方适他们立刻失去了强虫的踪迹。

    方适早有准备,侧面拦截,手中黑矛飞出钻地而入,而后爆开,炸起几十米的山石。方适接黑矛落在高处,这招并没有伤到强虫。也就是说强虫并没有逃跑,或者撤向弱虫方向。

    “小心,小心。”方适忙警告。

    这片区域如同干裂的旱田,裂缝大不说,多处深度达百米,如果不是站立在顶部,而是在裂缝内步行,那这里就是一个大迷宫。

    黄叶耳麦中问:“什么情况?”

    “不清楚。”

    强虫突然落进裂缝,方适在退路拦截,而后再到强虫失踪的位置,前后花费了一分钟左右。方适现在无法确定强虫的方向。可以肯定的是,强虫没有挖洞,因为挖洞会有震动,自己能感觉到。那只有一个可能,强虫在裂缝下游动。是游动撤退,还是游动准备偷袭呢?

    方适:“戴尔,你们站在高处中间位置。”不钻地就无法破土而出,只要不站立在高处边缘,就不会被吞吃和攻击。

    这时候就是方适当诱饵的时候,方适站立在高处的边缘,慢慢延着边缘伸头查看裂缝内的情况。这裂缝太坏了,好多地方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底。方适后悔,应该把米连娜带上。

    话说米连娜去哪了呢?

    其实调查组错了,但是又没错。错在请白帮焚化的不是米连娜,真是一具偷出来经过化妆的尸体。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要让调查组不要逼的那么紧。

    怎么处置米连娜的问题上,毕斯和方适产生了不同意见。毕斯打算长期囚禁米连娜,而后经过潜移默化,将米连娜中的记忆洗掉。他没有克西的天赋能力,只能是让米连娜记忆断片,混淆事件前后顺序。即使将来坦白交代,事件也无法连贯,这样一来,法庭上毕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方适主张等双虫之战后就放了米连娜,他愿意承担所有的罪责。大丈夫敢作敢当的同时,方适也有自己的看法。假设双虫之战自己赢了,联盟最多判自己几年,甚至可能因为还要继续对抗魔物,会采取保外候审的方式。假设自己输了,基本也就死了,审判与否没有意义的。反而联盟还要掩盖这件事,鼓吹自己的英雄行为。活着时候,联盟敢鼓吹,方适会翻脸,方适更喜欢做个低调的英雄,毕竟自己这英雄已经有田有地有女人。

    双方争论,各不让步,争论了半天无果后,爱德华家族的人打来电话,告诉毕斯:米连娜死了。怎么死的?黄叶干的。黄叶就在一边听两人争吵,而后出门溜达一圈。在黄叶看来,两个愚蠢的人类在进行一场愚蠢的争论。

    试问:米连娜凭什么活着?

    从公义来说,米连娜帮助魔女,绑架秦照,杀害乔生她最少是帮凶。还有在无风之地几位守护骑士遇袭和被追杀,与米连娜脱不开关系。米连娜被捕后,没有任何悔罪行为,也没有任何道歉的行为。死,是应该的。

    从私人角度来说,米连娜侵害了秦照,必须死!再者,米连娜之死符合了各方的利益。

    从正能量的角度来说,米连娜爱着克西,克西爱着米连娜,两个相爱的人因为恩怨和立场无法走到一起。如今克西已死,米连娜独活就显得爱情不够伟大。爱情不够伟大就不符合主流正能量价值观,所以为了符合主流价值观,米连娜必须死。

    黄叶先斩后奏杀了米连娜后,毕斯和方适也无奈,毕斯和黄叶本不算熟,杀了米连娜符合自己家族利益,他实在无法指责。方适习惯了黄叶这种为人,很生气的要求黄叶下次做决定一定要通知自己,并且自己同意才行。黄叶回答了‘哦’。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至于米连娜的尸体,方适和黄叶都没问。方适不是呆子,既然人都死了,就不要把自己拖进去。他不是为了表明自己光明磊落而去自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