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夏纪 > 第六五四章 月昼

第六五四章 月昼

    有点出乎方云意料之外的是,金线吊蛤蟆地形没有任何异常。

    栩栩如生的蟾蜍没有任何生机,就是一块巨大的月岩,耸立在月湖之滨。

    走近之后,豁然发现,那根金线,就恰似蟾蜍的舌头伸向远方,好似在攻击猎物。

    蟾蜍身躯下方,果然有一块面积较大的阴影,几亩范围之内,显得十分阴凉,足够大家在这躲避月面的高温。

    鬼谷子神奇的卦术,让凰三啧啧称奇。

    这种异术没有任何道理,让人不可琢磨,关键时刻十分好用。

    按照凰三的说法就是:“难怪鬼谷前辈所向披靡,无所不利,原来他能准确地算到什么方向对自己有利,什么方向能躲避灾难,真是太神奇了。”

    听到凰三的判断,感受到鬼谷子的神奇,方云不由讶异地判断,该不会,当日对战天女魃的时候,鬼谷子已经算到自己有办法拿下旱魃,所以从头到尾都隐藏了自身最强的绝招鬼谷龙钉。

    还有就是,也不知鬼谷子是否已经算到,自己闯荡通天塔的时候,碰过他的鬼谷龙钉呢?

    很快,方云脑海之中就否定了这个猜想。

    大家相聚之后,鬼谷子就从不施展这神奇而诡异的龙钉,那么,按常理推断,他应该是觉得这门绝技目前还没有暴露。

    心思电转,片刻之后,方云心中又不由微微一晒,也不知是怎么了,自己心中老是惦记着鬼谷子的绝技,这是不是一种忌惮,或者是本能的恐惧?

    鬼谷子可是自己这一边的真正大能,共同闯荡月宫,关键时刻能够给己方提供帮助的大能,自己没有理由如此防备他吧?

    心中自嘲了一下,方云收拾心情,盘膝而坐,开始恢复修为,同时也开始思考晚上可能爆发的激战。

    不死月兔诡异无比。

    按照鬼谷子的判断,不死月兔具有不断进化的能力,也就是说,今晚的不死月兔可能会更加难缠。

    如若不能找到办法除去“兔子帮”,大家在月球之上可能会寸步难行。

    而且,如若方云判断不出错,要想开启真正的月宫,那就必须除去这些讨厌的兔子。

    它们极有可能是月宫的第一道关卡,第一个考验。

    一夜激战,方云的消耗并不是特别大,天幽盏给了方云极大的帮助,月夜之中,方云甚至不用驱动防御罩,也能用心灯的能量驱散身外的寒意。

    而猰貐之眼则成了整个队伍能够完好无损的关键。

    哪怕是几位老祖,要想击中诡异的不死月兔都需要一些时间,只有方云,能一箭将其射杀,让其不得不重生,不得不重新开始挖坑。

    方云射杀不死月兔的关键就是猰貐之眼能够看到不死月兔诡异的存在方式,看透它躲避落日弓的诡异技能。

    由此,方云暗自庆幸的同时,再度得出结论,当年,大能后羿出道之后,首战就是斩杀猰貐,其中真正的原因,应该就是猰貐之眼对神射之术有着巨大的加持。

    还有就是,无论是猰貐之眼,还是无芯天幽盏,都能在月球之上产生巨大的帮助作用。

    换句话说,就是通天塔的设置,甚至是大地出现的那些远古生物,好似都在给自己闯荡月球提供必要的帮助。

    如若说这只是巧合,那么就未免太神奇了。

    如若说这是前辈大能设置好的考验,或者是前辈大能的布局,那么,这布局的大能,真正是有通天彻地之能,能算计到如今的年代,让方云无比震撼。

    盘膝而坐,方云很快恢复了自身修为,开始神游天外,心潮澎湃。

    许久之后,方云悠然睁眼,心中一动,一个如同鸡蛋壳般的罩子顶了起来,大步横空,几个飞跃,方云从蟾蜍的罩子下飞了出去,落在了月湖之中。

    外边气温奇高无比,方云的防御罩不停地冒出丝丝青烟,被烫得滋滋作响。

    放眼望去,整个月面此时化为一个巨大的镜子,光芒四射,十分耀眼,许多地方,都燃烧起熊熊大火。

    方云大步横空,向上轻轻一纵,整个身躯飞升而起,轻如鹅毛的漂浮在了半空之中,整个蟾蜍,还有整个月湖,出现在方云的眼前。

    漂浮半空,俯视月湖,认真观察,认真感知,片刻之后,方云不由心中一动,有了不同一般的发现。

    金线吊蛤蟆,这是一个十分奇特的风水地理,在这月湖之中,形成了一个自然聚能聚灵大阵。

    整个大阵的主轴就是蛤蟆的舌头,也就是那根金线。

    大阵的效果,就是汇聚太阳的精华,通过金线,不断地传输到蟾蜍的身躯之内。

    同伴在蟾蜍身躯下方感知到阴凉,一方面,自然是巨大的蟾蜍形成了一个阴影,挡住了阳光直射;另一方面,则是月湖附近区域的太阳精华,都被这种奇特的自然大阵汇聚,抽走,蟾蜍身躯下方的温度自然就低了许多。

    诡异的月岩蟾蜍,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天长日久,汇聚日光精华的蟾蜍,如若说没有蹊跷,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方云飘立空中,顿觉有些毛骨悚然。

    回头,缓缓地看了一眼依然在打坐恢复的修士们,方云心中突然蓦然一动,鬼谷子有神鬼莫测的查知危险的能力,那么,这个月岩蟾蜍真的不危险吗?

    或者,鬼谷子根本没感知到它的危险?

    如若算到了其危险,为何要把大家引过来呢?

    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

    重生之前,在大夏纪底层摸爬打滚的经历可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任何时候,都需要小心翼翼,才能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中活得更好。

    方云觉得,自己应该多个心眼。

    在外边转了一圈,方云从空中如飞而回,浑身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落在了蟾蜍巨大的身躯下方。

    感知到方云回来,吕洞宾睁开了双眼,露出自然的笑容,轻声问道:“外边什么时候了,情况怎么样?”

    方云笑笑说道:“依然还是清晨,太阳刚出来没多久的样子,不过温度奇高无比,据我估计,可能超过00度了。”

    吕洞宾依然盘膝而坐,两手平放在膝盖之上,飞剑静静地悬浮在两手之间,身上绽放白光,看起来十分神圣,听到方云的话之后,眉头微微皱起,轻声说道:“月球的昼夜交换周期比地球慢这么多吗?岂不是,下一个夜晚降临的时间也会特别长?”

    方云略微愣了愣,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此时,凰三睁开了眼睛,笑着说道:“吕哥,你不介意我说实话吧?”

    吕洞宾跟凰三比较随意,笑着说道:“有话就说。”

    凰三翻翻白眼:“吕哥的意思是有屁就放了?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吕哥,你既然苏醒到大夏纪,真该抽点时间去小云云的图书馆里恶补一些科技知识,就拿月球的昼夜时间来说,有研究表明,月球的昼夜时间,差不多相当于地球的一个月,也就是,这个白昼,大约相当于地球的14天左右。”

    吕洞宾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嗯,此间事了,我是该去系统的学习学习,多谢提醒,不过,从现在的情况去看,我们昨夜经历的月夜,只是极短一点时间,如若今夜到来,时间一长,不死月兔就会变得相当恐怖。”

    凰三呆了呆,摸摸脑袋:“这倒真是个麻烦事,小云云,你可是咱们的智多星,来,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

    方云笑笑,看向已经张开了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尹羽,轻声说道:“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怎么除去不死月兔,关键还在小羽身上,小羽,我觉得,你应该想到了怎么除去这诡异的兔子?”

    尹羽小脸上出现丝丝错愕的表情,有些被方云看穿的尴尬,小声说道:“我的表现那么明显吗?不错,我刚刚的确想到了或许可行的办法。”

    凰三兴趣大增:“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很好奇,这诡异兔子怎么才能杀死。”

    尹羽笑了,冲凰三吐吐舌头:“你猜……”

    凰三不由摸头,心说,猜你妹!三哥我早就看不惯你们这对狗男女眉来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