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21.喝大酒

    将军逮回来的野兔足有五六斤,对于兔子来说,这重量一般,但对于野兔来说,这是一只大兔子了,长得很肥硕,拎在手里沉甸甸的。

    敖沐阳也笑了,他去给将军洗了洗嘴巴,然后拌着羊奶粉给了它一碗狗粮,这是奖励它带回来的收获。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龙头村有山又有海,以前村里人少的时候,生活的很滋润,山上有野味有野菜,海里有的是鱼虾蟹。

    在敖沐阳小时候,他们还能经常在山里抓个野鸡、抓个野兔,带回来改善生活。

    但是,现在不管山还是海,环境都被破坏的厉害,野兽越来越少,鱼虾蟹也越来越少,山上野鸡和野兔已经很罕见了,几近灭绝。

    看到将军抓了只兔子回来,一行人啧啧称奇:“今年我在山里转了它娘好几圈,一个兔子没逮着。”

    “草它酿,我家狗养了一年半了,也一个兔子没逮着。”

    “将军逮着常见,它以前没人养,老往山里钻,去山里找口嚼头,这点它是有经验了。”

    本来敖沐阳准备上菜了,这只野兔送来不能不吃,他让敖沐风回渔家乐去拿了个小烤炉,准备做个川味的手撕烤兔。

    来到院子的有十多人,不光船上渔夫,还有几个熟人,这样一只兔子哪够吃?还好敖沐风家的农家乐里也有兔子,敖沐阳就买了一只。

    手撕烤兔需要腌制,这一环节尤其重要,关乎烤兔的味道和口感。

    敖沐阳拿出盐、姜粉、花椒粉、十三香、鸡精和酱油醋等,他快速做了酱料抹上去,道:“先慢慢吃着吧,这得等一会。”

    众人不着急:“等等,等等,等烤上兔子再开饭!”

    太阳下山,万星降临。

    鲜艳的星光从夜空撒下,点点滴滴五颜六色,闪烁之中其绚丽绝不是都市霓虹所能媲美。

    隔着都市远了,加SH风吹走污染过的空气,龙头村当地的夜空格外静谧,更是格外灿烂。

    星空广袤,如无边无际的穹顶挂在上面,这里的星空是3D的,大星小星错落有致、红光白光交相辉映。

    如果有人站在山上,这时候其他人仰望他,会感觉他站在了群星之中!

    徐徐海风吹走了白日的热气,凉爽的水汽轻拂而来,吹面不寒、恰好舒爽。

    嗅着莞香树的香气,敖富贵的父亲敖千茂喝了口凉茶道:“难怪羊子不愿意拆了,这小屋住着挺得劲。”

    “跟回到三四十年前了似的,对吧?”村里的老人敖志兵叼着烟袋锅笑道。

    敖富贵道:“就是这灯瓦数太小了,羊子明天我给你换个大灯。”

    敖沐阳笑道:“算了,这东西够用就行,你上个金卤灯和高压钠灯倒是亮,但是没意思。”

    敖富贵愣愣问道:“金啥灯和高压啥灯是个啥球?”

    聊着天,兔子腌制的差不多了,烤炉的炭火也焖的正好,红彤彤的无烟碳闪烁着火光,风一吹有细碎的火星飘在空中。

    火星如金星,海风如春风。

    敖沐阳将两个兔子夹好放了上去,宋秋敏说道:“我来抹油,你先去带大家吃吧。”

    这点他没有客套,说道:“行,烤兔子三二一原则,刷三遍油,抹两遍水,撒一遍料。”

    敖小牛问道:“阳叔咋还要抹水?”

    敖沐阳笑道:“这样保持肉里的水分,吃起来才嫩呀。”

    他带着敖小牛先上凉菜又上热菜,敖富贵给大家倒酒,院子里的氛围热闹起来。

    “呦呵,万年青呀,我正馋这一口了。”

    “羊子这鱼冻做的好吃啊。”

    “还有泡椒鱼皮?哈,这是下酒好东西。”

    “哎窝草,黄金鳝啊?这是下本钱了,溜鳝段加黄鳝汤,合起来得几百块钱的黄金鳝啊?”

    敖沐阳问道:“现在黄金鳝这么贵?”

    “一斤一两百块,这是市场上,酒楼里黄金鳝比它娘什么澳洲龙虾、帝王蟹还贵呢!”

    敖沐阳拍拍敖富贵肩膀道:“那你干啥不卖掉?”

    敖富贵嘴里咀嚼着鱼皮道:“卖掉干球?你这里喝大酒,我拿过来你就多道菜,吃吃吃,这鱼皮辣的一笔,香!”

    他们这正开吃,将军看向门口,有人推开门讪笑道:“哈,吃着咧?”

    敖沐阳一看是村里一个叫敖千耀的长辈,他儿子敖文昌和敖沐阳是同学,两人是他们一辈唯二考上大学的,不过敖沐阳没去读。

    看到敖千耀,敖志兵笑道:“你鼻子灵啊,顺着香味过来的?”

    敖千耀讪笑道:“这香味太霸道了,拿瓶酒过来跟你们一起坐坐。”

    说着,他亮了亮手里的一个酒瓶。

    将军看到他带着酒来,就摇摇尾巴坐下了。

    敖沐阳加了个凳子让敖千耀坐下,后者说道:“其实我过来还有别的事,我是来宝报信的,路上我看着村长了,他好像也是打算过来。”

    大半龙头村的村民死烦敖志义,后者的村长位子坐的并不牢靠,全靠一个在镇里当官的本家亲戚和渔船龙头号帮衬,另外村里也确实没有合适当带头大哥的人选。

    “他卖完鱼了?今天卖的倒是快。”敖富贵撇嘴道,“麻痹只要他回来了,肯定少不了蹭饭。”

    敖沐阳指了指门口道:“将军,出去看着门,大家这会默默吃先不多说。”

    将军出了门,不一会它叫了起来,门外响起敖志义的声音:“它酿个比,这熊狗叫叫叫,再叫炖了你!”

    “汪呜汪呜!汪呜汪呜!”叫声越来越响亮。

    “阳仔,你在家呢吗?把狗拖开,我找你说个事,有事,你去接个人……”

    “汪呜汪呜!汪呜汪呜!”

    “屋里人呢?出来个人给我把狗——草拟亲娘,我走我走,你个死狗别过来,滚一边去!”

    过了一会,将军的叫声停歇,敖沐阳举起酒杯道:“来,喝酒,这会干净了。”

    “喝酒喝酒。”

    “嗯,这鳝鱼煸的好,肉嫩有味,好吃!”

    “小牛,来,整一口……”

    “孩子还小呢,他爷算了吧,等他好歹上大学再喝。”烤兔子的宋秋敏赶紧维护儿子,敖小牛自己倒是馋的不行。

    渔家人喝酒很有耐性,一块鱼干、一小碗山菜就能喝一晚上,他们喝到半途,烤兔肉终于好了。

    敖沐阳去将它撕开,四个兔前腿他扔给了将军,将将军吃的摇头摆尾。

    烤兔肉上桌,又掀起了一轮划拳高潮。

    一直喝到午夜,众人才摇摇晃晃的散掉,敖沐阳懒得收拾,关了门看了看天色,就搂着将军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