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15.渔家风俗

    PS: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弹壳想冲冲榜单,咱们推荐票比较少,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帮忙投一下,新书期推荐票比较重要,烦请大家能支持一下新书,谢谢。****

    海上生活从来不是愉快的享受,自古以来渔民过的都是半截身子淹在水里的生活,指不定什么时候遇到意外丢了命。

    即使没有遇到危险,在海上讨生活也很苦,往往需要凌晨踏着夜色出海,午夜再踏着夜色返程。

    傍晚敖志义又来了一趟,告诉敖沐阳出海时间,他留的时间是凌晨两点钟,早早就要出发。

    这个点对敖沐阳来说不算什么,他在京都的时候作为厨师,经常两三点钟起床伺候炉火,给酒店顾客准备早餐。

    可回家之后,他不想遭这个罪了,就对敖志义说道:“太早了,这我可起不来,五点钟吧,五点钟出海我愿意跟着船。”

    敖志义立马摇头:“五点钟?天都踏马大亮了!老话说的好,早起鸟儿有虫吃,咱们五点钟才出海,能吃个骚球?”

    敖沐阳慢悠悠的说道:“我这几天出海,都是中午甚至下午。有没有收获,跟你出海早晚关系不大。”

    敖志义只能妥协,他就是知道敖沐阳每次出海有收获才想带着他上船。

    美美的睡了一觉,凌晨四点半他起床洗漱,发现将军在盯着鱼池子舔嘴巴。

    见此他赶紧过去看了看,发现龙虾好像少了几只,就拍了拍将军脑袋佯怒道:“不准吃里面东西,听到没有?再吃就揍你!”

    将军摇摇尾巴,满脸无辜。

    带了一张渔网和一个钓竿,他和将军上了渔船。

    敖志义家拥有村子里性能最好的渔船,是一艘有年头的机械拖网渔船,名字很响亮,叫做‘龙头号’。

    这艘船的吨位是两百吨,能进入较深海域,在村子里收获最好,村里不少人都指望能跟他的船出海赚点钱。

    他能坐稳村长宝座,跟这艘船有很大关系。

    敖沐阳慢悠悠的上了船,他在村里一个叔叔敖千气竖起大拇指道:“你有能耐,我跟村长的船好几年了,头一次睡到天亮才上船。”

    朝阳已经升到空中,颜色还尚未变为金黄,而是绚丽的橘红色,同色光芒洒落在海洋SH水被映的通红,波涛翻滚,如红绸起伏。

    听了敖千气的话,敖沐阳笑了笑没回答,他指着海面道:“多美的海,多美的早晨。”

    将军扒拉在船舷上往下看,张开嘴迎着海风吐舌头,头顶白毛被吹的猎猎摇摆。

    敖志义从驾驶舱探头出来,看到他带着狗顿时急眼了:“怎么还带着狗上来了?娘的,可别让它下水呀。”

    根据渔家风俗,晨开渔船如果看见狗、蛇或老鼠在海边和船边游过,还有野鸭、野禽飞过,这都是不吉利的。

    敖沐阳知道这些风俗,他抱住了将军点头答应,这样,龙头号就发动起来出海了。

    渔船开出去不远,敖沐阳听到有人叫喊,他回头一看,发现是敖小牛在一边喊一边追,一直追到码头,跳下码头依然游着追逐。

    见此他就对开船的敖千气说道:“千气叔,调头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作为船长的敖志义不满了,道:“回去干啥?”

    敖沐阳拖着将军道:“那我自己跳下去了。”

    敖志义指望他来找渔获,此时投鼠忌器,只好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渔船开始在海上绕圈,没有直接调头,不是渔船太大不好调头,而是渔家有风俗,晨开船如欲转回,不能立即调转船头,须绕路回摇,寓意是“好人不走回头路”。

    敖小牛也知道这风俗,看到渔船开始划圈,他就游回到码头上。

    渔船回去后,敖沐阳问道:“怎么了?”

    敖小牛嗫嚅道:“阳叔,你池子里的虾怎么养?我刚去你家锁着门,我没有钥匙。还有,还有,你出海小心点……”

    最后的话才是重点,敖沐阳明白,因为他父亲的事,这孩子对出海有点恐惧了。

    屋子钥匙被他随身带着了,毕竟鱼池里养着一些锦绣龙虾,不得不防备有人眼红偷走。

    他笑道:“放心,小牛,叔肯定会安全回来。那些虾先不用管了,去找小伙伴玩去。”

    敖小牛点点头,又从兜里掏出个一看质地就很粗糙的观音坠递给他,道:“阳叔,这是我娘给我求的菩萨,你先戴着,她会保佑你的。”

    敖沐阳接过来戴到了脖子上,敖小牛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敖志义那边则快要哭出来了:“麻痹,就这破寄吧事?”

    他怒气冲冲的开船,渔船加速,越来越远。

    敖沐阳回头看,敖小牛一直站在码头上。

    将军跟着看了一会,很快它的注意力被船尾的鸭笼吸引住了,跑过去摇着尾巴看。

    敖志义看到后又吓了一跳,喊道:“阳仔你看好你这狗,它要是动了我的鸭子,我烧了它下酒!”

    敖沐阳吹口哨唤回将军,这次他没计较敖志义的话,因为船尾的鸭子确实很重要。

    这也是一种渔家风俗,渔民认为鸭子‘有尾’,养鸭吉利,可以香火不断,又因为‘鸭’的谐音‘压’,所以喜欢养在船尾,以此来压船尾。

    敖志义这船鸭子养了有年头,都是老鸭子,相当于他的吉祥物、幸运符,要是真给将军咬死,那他肯定要跟敖沐阳拼命。

    渔船入海,敖志义把船舵给了敖千气,说道:“阳仔,你来看看,咱们哪里下网好?一定要上鲤鱼或者黑鱼呀!”

    敖沐阳无奈的拍了拍额头,道:“村长,你怎么这么迷信?你就这么重视习俗?”

    以前渔民们讲究第一网的收获,比如捕到鲤鱼,就叫鲤鱼跳龙门,如果捕到黑鱼,就认为黑潮在后。

    所谓‘黑潮’就是大鱼群,当大量的鱼聚集在一起出现在水下的时候,水面看起来颜色发黑,鱼群游动,黑色水面涌动,这就是黑潮。

    但那时候海里鱼多,第一网下去肯定有收获,所以讲究多,现在可能连续下去几网都没有收获,再讲究这么多还有什么意义?

    敖志义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怎么能说是迷信?别瞎说阳仔,你去干活吧,听老祖宗的准没错,你爸妈,咳咳干活干活……”

    敖沐阳没接话,他要了一艘皮筏艇放下去,划着船桨在四周游荡起来。

    敖志义不能把希望放在他一人身上,他也知道鸡蛋不能完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就把船上其他人赶下海去找鱼群。

    离着渔船远点了,敖沐阳一头扎进水里,一边用金丹凝练水气,一边查看水下情况。